刚刚更新: 〔我的绯色人生〕〔冰山王爷,请和离〕〔都市至强房东〕〔带着系统去打怪升〕〔狩妻狂魔:世子妃〕〔仙剑世界里的铸剑〕〔抱紧男神大长腿〕〔仙武世界穿梭系统〕〔第一名门:甜妻太〕〔恶魔校草,太过分〕〔穿越旅途又见君〕〔无常渡厄〕〔从地狱回来的主宰〕〔千年玉佩〕〔月下无影〕〔末世之假重生〕〔暴走商业街〕〔除邪路〕〔从狐妖开始的旅途〕〔最强兵王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四十五章 一杯粥的泼妇风波
    ,精彩小说免费!

    也就涉及到钱的时候,他会叫我一声姐,平时喊姜妍那两个字,喊的倒是没一点罪恶感。

    我直接把手里的卡塞给他,“吃点正经的,还要照顾爸妈。”

    他为我拦了辆出租车,我上车后,和他说了再见,看着他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姜深就像是烂泥扶不上墙的阿斗,没出嫁时,我一直怪是爸妈惯的,可每次,说完爸妈都会一如既往的鼓励他,他们说,孩子是鼓励出来的。

    我知道,他们只是舍不得。

    到家门口,正好遇上要出门的常遇爵。

    他看了我一眼,像路人一般,与我擦肩而过。

    我有些劳累,只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路的尽头,才转身向家里走去。

    回到房间,我筋疲力尽,一头倒在床头。

    张妈站在门口,“夫人,先生嘱咐我给您熬了乌鸡汤,您什么时候喝?”

    我摆了摆手,只感觉眼皮很沉,什么都不想做。

    就这么,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许是太累,这一觉我睡的很沉。

    突然,我被一阵吵闹的声音吵醒,我烦躁的晃动脑袋,扶上额头,“谁啊,这么烦人,睡觉都不让安生。”

    外面的吵闹声还在持续,我已经被折腾的没一点睡意,索性掀开被子,看看到底发生了没什么。

    “被再给我打电话听见没有啊你!”

    刚开门就听见咆哮声。

    我站在楼梯口,只见白夭夭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在破口大骂。

    “泼妇啊!“我自言自语一声,便下了台阶。

    张妈站在在厨房的门口,看见我走下来,便连忙跑到我的面前,手里端着一碗乌鸡汤,“夫人,您快喝吧,再不喝,凉了再热,就不好喝了,营养都要熬没了!”

    我不以为然的端起碗,在碗边吹了口气,便一饮而尽。

    我不喜欢这种所谓的补汤,这几个月没少喝,早就喝的我想吐。

    在我递给张妈碗时,白夭夭正好打完电话,气呼呼的站起身,没好气的瞥着我和张妈。

    张妈觉得事情不妙,接过碗,便立马转身进厨房,可惜,步子还是没声音快。

    白夭夭阴阳怪气的说:“张妈!我的鸡汤呢?”

    张妈停下脚步,身子一颤,回头看我一眼,似乎是在求助。

    我知道白夭夭现在是气不顺,纯属没事找事,心一软,便替张妈回答,“我渴了,就先喝了,让张妈再给你熬一碗。”

    白夭夭立马瞪着我,将手里的手机摔在地上,气势汹汹的向我走来,故意提高了音量,“你凭什么喝我的鸡汤,我现在也想喝,你喝了,凭什么让我等?”

    我不满她现在的态度,不过是个小三,张狂些什么?

    我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伸手捂住鼻子,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她听见,“白夭夭怀了孕不光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连牙也懒得刷,嘴变的这么臭!小心常遇爵嫌弃你,将你扔出去!”

    白夭夭一句话没接上来,身手敏捷,一巴掌扇在了张妈的脸上,骂道:“狗东西,以后有你好受的!”

    张妈的侧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我看着心里很不舒服,便随手扯了白夭夭一把,“我都跟你说了,一会儿再给你熬就是了,你怎么这样!”

    “我就这样,你不服啊?”她瞪大了眼珠子,紧接着说:“不服,不服有种让常遇爵也这样宠你啊!”

    一把针毫无防备的戳进我的心头,痛却不见血迹。

    我气急,直接一巴掌扇了她的脸上,“有他你了不起啊!得瑟什么,我现在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在这里大呼小叫,有种让常遇爵休了我,娶了你啊!”

    她的眼里滚着泪花,刚想和我说些什么,便听见开门声,我和她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

    谁知,她竟冲进来人的怀里,开始大哭。

    常遇爵皱着眉头,满脸的不悦,但他却一下一下安抚着怀里的恶人,“没事,别哭了,我帮你教训她。”

    我彻底怒了,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男人,“你凭什么教训我,只听贱人的一面之词你就确定事实是这样?”

    我说完,他怀里的女人哭的更大声了,我有些恼,冲着她去,便想跟她对峙。

    可惜,常遇爵将她护的死死,一把推开了我。

    如果不是张妈扶的及时,怕是我要四脚朝天。

    “滚!”

    他迸发着凛冽的目光瞪着我,胳膊伸的笔直,如果他手里有一把剑,怕是要毫不怜惜的刺入我的心脏了。

    张妈向后拉扯着我,“夫人走了,走了,我们回房间吧!”

    我一把甩开她的胳膊,不顾后果的向常遇爵走去,指着他的鼻子就开骂,“常遇爵,你以为你是什么,你不过就是仗着我喜欢你,把你的开心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你就是要折磨我,看我不开心,你才高兴,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

    许是他从未被人指着鼻子骂,大掌一挥,拍掉了我的胳膊,“姜妍,你不要给脸不要!我就是在折磨你,是你害死了姜心,你又在这里装什么可怜,猖什么狂!”

    “我没有,我没有!我要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姜心不是我害死的!”我像发了狂一般,抓住他的胳膊用力摇晃,恨不得将他撕扯开,要他再也说不出姜心是我害死的。

    我,做不到。

    这场闹剧的结局,不过是我被常遇爵拽着头发拉扯回了房间,禁了足,张妈被罚了好几个月的工资,听说哭了很久。

    我清楚的记得白夭夭那天得意的眼神,仿佛她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而我是不自量力的失败者。

    事实上,确实是这样,但我怎会这样就认输,我要让白夭夭付出代价,要让她知道谁才是常家的女主人,我的男人是谁!

    我的手机被常遇爵抢了去,他说让我好好反省,等想好了再还给我,我先是伤心了几天,再几天便是觉得生活无趣,站在窗边,甚至有要跳楼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闪开,迪迦开大了〕〔阴间超市〕〔妖禁〕〔明天心理诊所〕〔唐先生,宠我〕〔重现凶案现场〕〔时空镇守〕〔穿越八零甜蜜蜜〕〔绝地求生之电竞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