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求妻上上签,男神〕〔至尊魔王在都市〕〔重生十二岁〕〔我成了一条锦鲤〕〔年少有为的卡卡西〕〔学园都市的女装玩〕〔98K借我一下〕〔游荡在漫威的灰烬〕〔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关于我成为丧尸的〕〔电影救末日〕〔变身之我真不是NP〕〔宋纯熙陆希延〕〔神级孵化〕〔史莱姆的进化之路〕〔娇妻难养:总裁你〕〔婚情告急:总裁请〕〔娱乐圈新高度〕〔红妆乱:宠妃倾天〕〔慕平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四十二章 你是不是觉得对不起我
    ,精彩小说免费!

    我迷迷糊糊的顺着柏油路一直走,脚上不知道踩到了多少小石子,扎的生疼,有的还留了血。

    我嗤笑自己的处境,更心疼自己。

    我伤心欲绝,走到一个小公园,一屁股坐到了冰凉的石桌上,喘着粗气。

    “常家没一个好东西,等我以后有翻身之日了,我一定要让你们后悔你们现在对我的所作所为。”

    我捏着拳头,一拳捣在石桌上,又痛呼一声缩回了手。

    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

    我又心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小手。

    石凳是真的透心凉,没坐五分钟就感觉屁股下凉的没了知觉。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扶着石桌艰难的站起身,沿着马路往回走。

    以往都是车来车送,我哪里会记得路,给张妈打了电话,却没人接,我想,大概是在偷懒吧。

    心情不好,天公也不给作美,毫无预兆的,便打起了雷。

    “轰隆隆...轰隆隆...”

    我捂紧耳朵,加快了步伐,先找个地方挡雨再说,生病是我自己受苦,只会得意了某人。

    可是老天似乎并不想让我好好回家,还没找到可避雨的地方时,就一股脑的倾泻而下。

    我被淋成了落汤鸡,身子湿了个透,晃悠到路灯下,看水光里倒映着的身影,哀叹一声,一脚踩下去,溅起层层水花,影子却依旧在。

    我看着水里的那个自己,捏了把与那人很相似的脸,一抹像吃了黄莲般难受的笑在嘴边浮现。

    姜心,我和你长得那么像,为什么死的人是你而不是我,要我代替你活在这个世上。

    我现在连自己都有些怀疑,我是不是要你命的人。

    雨一直下,一直下,乱了我的思绪,花了我的妆。

    我站起身,大手一挥,抓住头发拧了一把水,潇潇洒洒的大步压马路。

    从前的我也是这般无所谓,大踏步的在雨中畅游,现在好像沾点雨就不能活,矫情。

    雨越下越大,我倒越开心,那些阴霾仿佛跟雨一起消散。

    肚子里的小生命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心情,我感受到了他的胎动。

    我高兴极了,手放在肚皮上,似乎可以摸到他的小手。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远,小腿一阵酸痛,我看了看远处的路,一望不到尽头。

    马路上的来来往往的车都是疾驰,渐着水花。

    其实,我还抱着希望,希望常遇爵能找找我,这样,我还能心里有些慰籍。

    我一直走,一直走,忽然听见有人在呼喊,我没在意,却不想眼前一阵明亮,刺的我睁不开眼。

    我伸手挡在眼前,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就腾空而起。

    “天天乱跑什么,抱你跳个舞就说我是拿你当挡箭牌,那你以后就在家待着,哪儿也不准去!”

    常遇爵眉头紧簇,我慢慢放下手,对上了他的眼睛,似乎,我看到了些别的情感,好像是心疼。

    我心里一喜,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嘴在侧脸上吧唧了一口。

    很意外,他没有扔下我,也没有训斥,虽然没做任何反应,但是我满足了。

    我坐在后排,身上裹的是他递给我的小毯。

    “常遇爵,你是不是担心我?”我怕他会说不是,便直接撇转了脑袋,没有看他的眼神。

    “我只是心疼我儿子。”

    这是他给我的答案,我有些失望,垂下眼帘,“奥”了一声,就没了后续。

    车停在了新家,是他抱着我进屋的,而白夭夭就站在楼梯口,我们从她身边经过,她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我也很意外,他将我赶出别墅,如今又将我接回来,到底是何意。

    我斜靠在窗边,拽住了他的衣角,“常遇爵,你不是不让我回来住了吗?”

    他扯下他的衣角,冷冷的看着我,“不想回来,你可以现在走。”

    我立马摇摇头,撩起被子盖在身上,“不,我不走,我不走!”

    他什么也没说,出门时,顺带关严了门。

    我有些疲惫,刚闭上眼睛,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只感觉身子像被压了千斤鼎无论怎么动都动弹不了。

    我压抑的不得了,胸口喘不上气,只好用手不停的拍打床板,直到有人进来,打开了灯。

    我发烧了,因为淋了一夜的雨。

    这是我在医院醒来时,常遇爵告诉我的,他在床边守了一夜,嘴边有了些胡渣。

    我看着他,有气无力的开口,“常遇爵,为什么送我来医院,是觉得对不起我了吗?”

    他有些不乐意的看着我,许是被我盯的有些无奈,便摇了摇头,“你的命是姜心给的,怎么能让你这么轻易的死掉。”

    他的话像一盆冷雨,比昨晚的雨还要凉上几分,我瞬间清醒,是自己在不自量力了。

    我看向窗外,正好可以看到窗外的那个长椅,长椅上坐着一个老人。

    苍白的头发,被寒风吹的凌乱,她的身子有些弱不经风。

    “常遇爵,你看到外面的那个人了吗?几十年后的我,会不会和她一样,那么孤单。”

    他没有向窗外看一眼,只低头把玩着手机,也没有回应我。

    许久,我感觉手背一阵疼,看去时,输液的地方已经肿起了大包,顺着针眼往外沁血。

    我很平静,但心里却有些害怕,带着些许的责怪,说道:“你这样不负责的看守,还不如回去看你的小三,我只不过昨晚话说到你的心里,不至于害我的命。”

    他连忙放下手机,按了床头的呼叫铃,而他看着我的手有些自责。

    等护士一阵忙碌帮我止住血,又重新扎上针的时候,他缓缓开口,“我去让张妈来照顾你,我心不这。”

    我没回应,只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又是医院,刚逃出去又进来了呢,从没感觉我和医院这么亲近,是和医院结上仇了吗?三番五次,有事没事的都要来准时报个道。

    张妈赶到时,我已经输完最后一瓶,护士在一旁拔针,她很熟练的掏出包里的东西,有序的摆了两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田园蜜宠:神医撩〕〔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君少心头宝,夫人〕〔末世胶囊系统〕〔斗鱼之死亡主播〕〔逆剑武神〕〔真理大帝〕〔一夜惊喜:萌宝寻〕〔将军的毛真好摸[星〕〔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