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贴身高手〕〔重生极品纨绔〕〔我的明星老师〕〔我的右眼有扇次元〕〔战神独宠绝色夫人〕〔抗日之烽火系统〕〔失败文明的崛起〕〔玄天武帝〕〔萌物天降,顾少要〕〔圣荒魔帝〕〔三国之廓清环宇〕〔吾名北辰〕〔为没好的异世界加〕〔妃来横祸,阎王溺〕〔甜妻有喜〕〔帝少强宠100分:乖〕〔吞天大熊猫〕〔蔺先生,一往情深〕〔伏天战神〕〔少帅,夫人又退婚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二十二章 我说你的孩子是野种!
    ,精彩小说免费!

    “姐还没吃好,多等姐一会也无妨,外面冷,这里暖和,多坐会也无妨。”

    蔺姗姗听了姜深的话,不知是真的不悦,还是攀附于我,但至少她一个陌生的女人肯为我说了句话。

    姜深宠溺的看完蔺姗姗,那眼神转到我身上时,俨然便成了另一种意味。

    我无视他的过河拆桥,摆了摆手,因为蔺姗姗替我挡的一句话,对她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你们去玩你们自己的就好,不用管我,我一会就会回家的。”

    我说完这句话后,房间里回荡着安静。

    我低头,余光瞟见蔺姗姗手机屏幕上的内容,那是一篇关于我和白夭夭在宴会上开撕的新闻。

    这一刻,我很不希望她和我谈起关于那个新闻的所有内容,被常遇爵篡改之后的新闻,我是那个恶毒的女人。

    我故意放下束缚在耳后两束头发,遮住了半张脸,自顾自的把手里的小吃一个接一个的往嘴里送。

    大概,事儿总是很愿意背着人的意愿行走。

    “姐,这新闻上的姜妍是你吗?”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当我犹豫要怎么回答时,姜深倒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

    “可不就是她嘛,做事不动脑子,被人黑的要抬不起头,一点都不会智取。”

    我甩给姜深一个白眼,怪他的过河拆桥,“是我又怎样!我这么做有错吗?”

    姜深没想到我的反应这么大,愣愣的看着我,有火星却不敢迸发。

    但是想想姜深说的很对,我当时做这件事的时候确实是没有动脑子,忽略了自己在常遇爵心中的份量。

    在常遇爵的心中有份量吗?接连这么多事的发生,我已经得到了答案,没有,一丝一毫的都没有!

    我撇转了脑袋,看向窗外,以掩饰自己的悲伤与无助。

    可是,蔺姗姗的一句话,却让我第一次正眼的看了她。

    “这白夭夭当小三还当的这么正大光明,真是太猖狂了,她的那些脑残粉丝还聚众闹事,真的是脑残。”

    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听到的第一个帮我说话的人,不管她说的话有什么目的,我姜妍就是爱听。

    事憋在心口,时间一长,仿佛成了揭不开的伤疤,一提就会痛。

    “姐,你就心甘情愿的被黑这么惨?不要反抗一下的吗?”

    我自嘲的笑了一声,揉搓在手里的纸巾足以表达我有多么不甘,“她白夭夭能蹦跶的时日不多了,我大度让她再得瑟两天!”

    我不甘又怎么样,被自己的丈夫亲手送到别的男人的胯下,而他是最初的始作俑者。

    我会一一把他给我的,原封不动的偿还在他的身上,就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姜妍会一一奉还,尽管我心痛,我爱他入魔。

    蔺姗姗一把握住我冰凉的手,着实让我惊了一下,簇起眉头看着她,“你这是做什么?让我感受下你对我的同情吗?我不需要!”

    我有些不悦,想松开她的手,可是手腕被紧紧握住,我挣不掉。

    直到我看着她向我摆手示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侧过身子,向前探了探。

    “给白夭夭下药,让他们两个之间闹矛盾!”

    我眼前一亮,我吃惊的不是给白夭夭下药,而是让他们闹矛盾的办法。

    回想过去我闹的种种,一直都是我作为炮弹强行插入他们中间,而我撞的力气越大,他们就会抱的越紧,适得其反。

    我猛地站起身,看着远处,会心笑了笑,“你们先玩,我回家还有事。”

    就这样我风尘仆仆在大道上狂奔,任由风吹乱我的头发,可我依旧笑着。

    “常遇爵,你想毁掉我,在这之前,我要先毁掉你!”

    风中回荡着我胸有成竹的战书词......

    可是殊不知这场战争在我回家的那一刻,我就已经输了一大半。

    白夭夭依偎在常遇爵的怀里,而常遇爵抚摸着她的小腹。

    我的直觉告诉我,白夭夭她怀孕了,她怀了常遇爵的孩子。

    我想无视那对狗男女,脱去脚上的鞋子,脚底的步子走的飞快,如果能飞这一刻我恨不得离开飞进屋里。

    “呦!这姜姐姐对自己的弟弟还真是体贴啊,一去去个大半夜,不知道在外面做了些什么,让遇爵啊,真是好等!”

    我停下脚步,转身撇了她一眼,“我至少不会像某些亲戚一样乱伦!还有,常遇爵等我,难道你不吃醋的吗?还有心思在这里告诉我,常遇爵他等了我一个晚上?白夭夭,你什么时候这么宽宏大量了?”

    我看着白夭夭的脸一阵青一阵紫,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不是自称不和常遇爵是亲戚吗?亲戚睡在一起,不是乱伦又是什么!

    白夭夭气急败坏的躲进常遇爵的怀里,拍打着他的胸脯,小嘴沁着水渍,嘟的老高。

    常遇爵挽着她萦软的腰肢,在那嘟起的嘴上,亲了一吻,转而冷冷的看向我,“夭夭怀孕了,你还是给自己积点德的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好好照顾夭夭,做好你主内的本职工作!”

    她怀孕的消息对我无疑是晴天霹雳,而常遇爵让我做好的本职工作,无疑是给白夭夭安排了个保姆。

    我握紧了拳头,看着常遇爵怀里得意洋洋的白夭夭,在肺里熊熊燃烧的火焰,毫无预兆的窜上了心头。

    “常遇爵,凡不是我姜妍给你生的孩子,就算带你的姓,那也都是野种!”

    野种的字眼被我拖长了音,我亲眼看着常遇爵的脸色变的极为难看,而他怀里的白夭夭已经眼泪汪汪。

    “她竟然说我们的孩子是野种!”

    白夭夭的话音还没落下,我刚感觉到事情的不妙,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逃跑时,身后的衣领就被毫不费力的提起,紧接着,我就在低空划出一道抛物线,摔在了沙发后面的墙角。

    “姜妍,你把你刚才说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再说一遍?”我装傻充愣的重复一遍,恐惧却已经在心底蔓延开来,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瞳孔也随着他的靠近,缩成了黝黑的圆点。

    我等来的不是常遇爵的话语,而是使劲全力的一脚,那一脚不偏不倚的踩在我的肋骨上,我清清楚楚的听见骨头分离的破碎声,而他的动作并没有因为我的惨叫,而停止。

    我已记不得疼痛是怎么滋味,当我再睁开眼睛时,眼前已是漆黑,我按着脑海里的方位,准确的爬到门边,我想站起身开门,近在眼前的门把手,我却站不起身子,够不到它。

    我知道我再不去医院,后半辈子就要废在床上度日如年了。

    我害怕极了,两手胡乱的在衣兜里乱摸一通,还好,手机还在。

    苏然的号码我熟记于心,就算盲打,我也能找的到她。

    “苏然,苏然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贪床上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我喊的撕心裂肺,在这被黑暗充斥的房子里,格外渗人。

    苏然赶到时,拿出地毯下面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门,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太阳,看见了希望。

    一路上,苏然都在抱着我痛哭,而我因为疼痛的折磨,眉头拧做一团,牙齿紧咬着下嘴唇,企图转移疼痛,可是腰间传来的疼痛,太疼了,我忽视不了。

    我虽然被打了麻药,可我清晰的听到医生说我的情况很糟糕,我多想告诉医生,一定要将我治好,我不能让常遇爵活的那么轻松。

    药效逐渐侵蚀我的脑海,我悄悄掐住自己的手心,希望能与药效抗衡,可我太过渺小,彻底昏睡了过去。

    时间不等人,药效过去已经到了第四天的上午,苏然顶着熊猫眼,看见我醒来,立马开始红眼圈,紧接着,吧嗒吧嗒的泪珠顺着脸颊,掉落在我的手背上,冰凉冰凉的。

    我虚弱的扯起嘴角,轻轻张合了两下嘴唇,愣是没发出一点声响。

    “阿妍,你不要说话,不要说话,先喝些水,润润嗓子。”

    我看着她忙碌不停的身影,为她仅存的那股暖流滋润了心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快穿攻略:病娇BO〕〔韩娱之寻觅〕〔闪开,迪迦开大了〕〔妖禁〕〔阴间超市〕〔唐先生,宠我〕〔明天心理诊所〕〔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成神只是开始〕〔逆天龙祖〕〔直播之跟我学修仙〕〔神级紫荆花牧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