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梦里梦外花半开〕〔总裁霸爱:契约甜〕〔总裁,你家娘子又〕〔放开那个女巫〕〔摄政王请交心〕〔女帝的大内总管〕〔无上崛起〕〔快穿有毒:攻略BO〕〔女仙编号零九九〕〔天海城〕〔另衍芙蓉〕〔斗破苍穹之水君〕〔婚然心动:总裁鲜〕〔邪帝的御兽狂妃〕〔一把吉它镇天下〕〔异界重生之邪神系〕〔道系青梅[穿书]〕〔超神魔法师〕〔都市圣医针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二十一章 等待救赎的希望
    ,精彩小说免费!

    空气一霎时的安静,那几双让我恶心至极的手停留在身子的各个角落,没了动作。

    我盯着他死寂般的面容,看不透他的所想,更猜不出他接下来的所做,连那么一点希望的光芒都不敢轻易在眼中闪过。

    生怕他动一动手,碾碎我仅存的丝丝希望。

    我不停的祈祷,拜过了天上的七十二陀佛,更慰问了地狱的三十六妖魔,就希望他对我还有些感情。

    可是,倾盆而泻的绝望像毫不留情迸发出的火山熔岩,将我吞噬,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疼痛,就已化为灰烬。

    “让他等着!”

    他一句话,将我彻彻底底的推入深渊,抓不到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不甘心,不甘心这样被糟蹋,如果我被糟践了,就真的连日后与他谈判的资本都没有了。

    “常遇爵,我被糟践了,你以后就是刷锅的!”

    说罢,我盯着他乌黑的眸子,里面酝酿的冷意让我一颤。

    他没有任何松动的意思。

    “不仅如此!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自己还不清楚?我毁了你以为你能得到什么吗?”我大笑起来,笑的撕心裂肺,笑的眼泪都要往外涌。

    那几个男人似乎是秒懂我话里的含义,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约莫过了三两分钟,我听到他低沉的一声怒吼,“滚!”

    一瞬间,身上的束缚齐刷刷的收回,似乎我是传染疾病的瘟神,唯恐避之不及。

    我扶着沙发的把手,踉跄的站起身,一把扯下沙发上的被单,裹紧了打颤的身子,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挺直腰板向楼上一步步走去。

    当我坐在镜子前,用最白的一个色号气垫遮挡裸露在外的青紫时,那不争气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滑经脸庞,混杂着脂粉,落入衣襟。

    常遇爵——

    你这样羞辱我,日后真相大白时,你那颗高傲的心能承受的起对我的愧疚吗?还是你根本不会愧疚?

    他就像一座深渊,我看不透也摸不透,无论我丢进多大的石头,都听不见滴滴点点的回声。

    我一把抹去残留在脸颊上的粉脂,补了补妆,拿起角落里正红色的口红在薄唇上均匀的涂抹,这红是我脸上除了白之外仅有的颜色。

    虽然姜深对我不算好,但也算不得差,毕竟是血脉相连,姜心不在了,我姜妍就是这世上他仅有的一个亲姐姐。

    我换好衣服,下楼时,常遇爵依旧坐在大厅,那飘飘荡荡的烟在他的脸颊上缠绕,像是一层屏障,让我觉得他离我真的很远。

    我收回目光,裹紧胸前的衣襟,踩着几公分的高跟鞋,从他的身边走过,没有任何交流。

    像陌路人一般,最陌生的陌路人一般......

    今晚的风吹的有些大,刚出门,我好不容易梳理好的头发又被吹回了先前的状态,甚至比先前的还有些糟。

    姜深看到我,立马谄媚的笑着,向我一路小跑来。

    “姐,你可算来了,我等的都要冷死了!”

    我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不耐烦,更听出了对我的抱怨,可是没关系,他的这些话比网上的那些话听起来要好听的许多。

    我看了他一眼,想伸出手帮他拂去肩膀上的一小片残叶,可是我刚一动手,他就向后晃了下身子,我心里一疼,又缩了回来。

    “有什么事,上车再说吧,外面冷!”

    我圆了个场,带上口罩,向路边走去,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坐在了后排。

    姜深就坐在我的身边,如果不是有事求我,怕是会另打一辆车吧。

    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风拍打在窗子上,与发动机的嗡鸣声,唱着合拍。

    “姐,我...我女朋友被关在公安局了,你去把她弄出来吧!”

    他的语气,似请求,又似命令,让我反驳不得。

    我心里平静的没有一丝要恼的预兆,毕竟因为他我刚才才会逃过常遇爵的魔掌,该感谢才是。

    我淡淡的说道:“在哪里,我尽力吧!”

    他没有直接和我说,而是和出租车司机报了地址,让司机快些开。

    我无所谓,斜靠在窗边,余光瞟着在窗外匆匆划过的虚影,就算是虚影,我也觉得很美好。

    车子跑的很快,大抵是我们上车的地方让他明白我们的身份不一般,不敢怠慢而已。

    我不慌不忙的走进大厅,墙上高挂的国徽,给这平常的房间增添了一份肃穆与庄严。

    “她就在楼道最顶头的那个小黑屋里。”

    姜深站在我的身后,指着路,估计是怕我不管他的事走人吧。

    我顺着这条道,经过一个又一个紧闭的房间,临近尽头时,依稀听到一个女人破口大骂的声音,我顿了顿脚步,回头看了姜深一眼,示意他敲门。

    我看着他的手在门板前发抖的敲了两下,心里不禁冷笑一声。

    原来,放荡不羁的姜深还有害怕的时候。

    “请进!”

    礼貌而浑厚的声音在门里响起。

    姜深侧过身子,留出一人宽的门缝,让我进去。

    我看到一个披头单发的女人,哭的稀里哗啦,一条纹满凤凰的胳膊被手铐束缚在旁边的暖气管上,因为女人的挣扎,那手铐和暖气管碰撞的噼里啪啦响。

    “姜深,姜深,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这些警察,这些流氓警察他们要非礼我,你快救救我,救救我啊!”

    我看着姜深将那女人心疼的搂在怀里,轻抚着脸颊,眼里满泛起波澜的温柔。

    我姜妍是家财万贯的常遇爵的妻子,有花不完的钱,有别人羡慕不来的常夫人称号,就算他不爱我,抹黑我的形象,结婚证上依旧是我姜妍的名字,谁也改不掉。

    可是,眼前的一幕竟让我觉得自己很可悲,也很可笑。

    宁愿走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这句话正是将我的处境描述的只字不差。

    可是我倒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如果我不曾遇见常遇爵,现在的我会不会也有一个爱我疼我的男人。

    我看着眼前相拥的一男一女不由得想着自己的处境。

    “你是蔺姗姗的家属吗?”

    我打断思绪,迫不得已重新面对现实,我因为自己的走神抱歉的笑了笑,“我是常遇爵的妻子,姜妍,那女人是我弟弟的女朋友。”

    我懒得在这里耗费时间,直接拉出常遇爵的名字当挡箭牌,他的名字比什么都好使。

    果不其然,不到十分钟,我就带着身后的一男一女走出了公安局的大楼。

    “姜深,早点回家吧,天冷。”

    我不冷不淡的丢下这句话,便要转身一开。

    可转身的那一瞬间,清晰的感觉到我的胳膊被一双手拉住,我垂眸看了一眼,是一双纹着凤凰羽毛的手。

    “谢谢你救我出来,没什么可报答的,我知道一家小吃店还不错,不如去那里坐坐,算是我对你的感谢了。”

    我轻抿嘴唇,本想拒绝,可是肚子里不适宜的咕噜一声,替我答应了她的请求。

    我走在两人的身后,清清楚楚的听到姜深口口声声弃那里的环境差,可是因为他怀里人儿的坚持,他点头答应。

    我垂了眸,心里酸酸的,不是嫉妒的酸,而是他们有我羡慕不来的宠爱。

    那间小吃店并不算远,环境也还不错,没结婚前的我和苏然经常来这种小吃店,结婚后,就不曾踏进过一步。

    常遇爵的光环让我不得不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当然,现在的我完全没形象可言。

    简单要了一杯热咖啡,点了两盘小吃,寒风凛冽的夜小吃店里只有我和面前依偎在一起的男女。

    “姐,天黑别的地方都关门了,有机会再补偿你。”

    我听着这客气的话,礼貌的翘了翘嘴角,讪讪而应,“我没那么讲究。”

    姜深瞟了我一眼,似乎是对我的回答不满,对她女朋友的关心回应的不够热烈,冷冷的丢下一句,“快吃,吃完赶快回去,不要让常遇爵姐夫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