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墓迷灯〕〔娇宠名门夫人舒情〕〔舒情霍云城全文免〕〔无上杀神〕〔舒情〕〔冷宫翻身:暴君独〕〔戚卿苒燕北溟〕〔入赘三年,叶昊活〕〔疯狂的婚姻〕〔一诺倾城〕〔老公要乖要听话1:〕〔名门宠婚:重生千〕〔至尊神婿叶昊〕〔情深不知归处〕〔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黄极〕〔嫁恶夫〕〔战龙无双小说免费〕〔林漠许半夏全文免〕〔龙的新娘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十四章 赵良辰的制符诱惑
    程老爷这几天,都被锁在后院一个偏僻的宅子里,由下人看管着,不敢让见外人。

    程家人带着几位修者来到这院子外,没等打开锁,就听里面有男子声音在粗粗地唱。

    “她的眼光……她的眼光……”

    听起来不光难听,还有几分毛骨悚然。

    程叔齐的神情尴尬了下,“我父亲这几天就一直这个样子,动不动就像换了个人,而且每次换的人还不一样,实在是……”

    “我们懂的,不必担忧。”赵良辰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道。

    他和李楚仍旧保持着同款的冷峻气质,一个帅冷,一个丑冷。

    但看上去都是专业人士的样子,很是令人心安。

    神目和尚仰头,看着这院落的上方,微微动容道:“这地方的阴气……好浓。”

    李楚也已经用心目一扫。

    骤然间,便看到院内只有一个人形,他周身阳气极为微弱、阴气却冲天而起,差不多有八千多只灯笼怪的强度。

    是寻常鬼将的数倍之多!

    李楚有些惊讶。

    这程叔齐的父亲,莫非是一名鬼帅?

    等院门打开,就见一名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裹着彩色的窗帘布,坐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下,正用手拈着发丝唱歌。

    神情虽是妩媚的非常到位,但画面难免有些令人反胃。

    神目和尚看到他的第一眼,便惊呼了一声:“嚯!半个杭州府的阴魂怕是都在他身上了。”

    在他之前,不用进院子,李楚就已经发现了这程老爷身上略有诡异。

    这里阴气虽然浓郁,却都不是他本身发出的,而是有许多东西附身在他体内。

    因为他本身的阳气微弱得极为反常。

    老话说,凡人肩上有阳灯,阳灯护体鬼难侵。

    就是将人身上的三团阳火比作了三盏灯,其实是个很恰当的比喻。

    通常一个健康的男子,阳灯该是极为旺盛的。普通的游魂野鬼见了,也要赶紧躲避,害怕冲撞到。

    真碰一碰的话,我受的是伤,你丢的是命……

    所以老人、小孩、女人偶尔会有被阴魂附体的事情,壮年男子却极少。

    可此时这程老爷身上的阳灯,不知被什么压制了,离熄灭也只差一丝。

    北地江湖上一直流传着一句最毒的誓言,灯灭我灭……

    此时,程老爷的灯就快灭了。

    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具可以随意进入的……那个。

    难怪会引来众鬼争相附体。

    对阴魂们来说,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死后化作阴魂,就仿佛堕入冰冷世界,失去了凡人的一切感知。若是有一个重新活一次机会,哪怕只是短暂地体验一次活着的感觉,也是极为珍贵的。

    是以,结果可想而知。

    周遭的无数阴魂疯狂地进入程老爷,争相体验着肉体带来的快感。

    可怜的程老爷,身体就这样被轮番地使用着,日夜不停歇。

    想想都可怜。

    ……

    “他体内进入了起码三百只阴魂,它们在争夺这具肉身的使用权,所以你们看到的程老爷才会疯疯癫癫的。”

    神目和尚瞪大着眼睛,一双慧眼看得分明。

    接着他又怒道:“好恶鬼,险些就要将他折腾死了。”

    “啊?”

    程叔齐大惊,当即恳求道:“大师,求求你救救我爹吧!”

    “哼,我既然在此,自然容不得他们害人!”

    神目大步上前,伸出一指。

    程老爷“花容失色”,娇呼道:“和尚,你要干什么?”

    “给我出去!”

    神目大喝一声,一指点在程老爷眉心,咻——

    金光一湛!

    紧接着就是嗡的一下,像是丛林惊起一蓬鸟。

    哗啦啦数百道形形色色阴魂一起窜出来,争相逃窜。

    三个修者能看见这些阴魂,程家兄弟等凡人虽看不见阴魂,也感觉到忽然刮起一阵刺骨阴凉的风!

    风中带着阵阵令人作呕的寒气。

    “咄!”

    神目和尚又口吐箴言,大喝一声。

    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波纹荡开,顷刻间,这数百道零散的阴魂,全部破散!

    这些鬼物的阴气合起来,是和鬼帅近似,但是分开的话,各自的道行都相当弱小。

    没有一个能扛住和尚这一记狮子吼。

    李楚见状,觉得有些厉害。

    这将鬼驱离人体,再一声震碎的本领,自己还真是做不到。。

    若不是神目和尚在此,凭他现有的招数……

    可以有一百种姿势将程老爷连带着体内的阴魂一起消灭。

    但要是将人保存下来……鬼物杀死,就有点难了。

    看来学习一些新的神通还是有必要的。

    可是……

    现在程老爷身上的阴魂虽然暂时驱离了,他身体的阳火却仍旧微弱。

    这样的话,哪怕他暂时恢复,一离开了保护,还是会被疯狂进入。

    而且,阴气消失后,他身上的气息变得干净起来。

    李楚看见了,他身上似乎缠着一丝淡淡的线。

    这根线的感觉……很熟悉。

    好像和自己身上那条不停传来气运的线很类似!

    程老爷中的也是巫术?

    于是李楚道:“程老爷身上的阳气似乎是被某种巫咒压制住了。”

    赵良辰闻言道:“只要三张阳火符,将他身上三盏阳灯点起来就好了。”

    李楚沉默,制符,就是他的知识盲区了。

    但赵良辰敏锐地注意到了李楚的表情。

    他眼睛一亮,瞳孔微微扩张,嘴唇翕动了一下,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而后轻声问道:“你不会制符?”

    李楚坦诚地摇头。

    蛤?

    赵良辰的脸上顿时蒙上一层骄傲的光彩,眼中也迸发出自信的光芒。那光彩是这般强烈,以至于他的整张脸都开始泛红。

    但他很快开始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良久,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然后,他用着勉强维持的淡定语气,好似轻描淡写又其实重如泰山地吐出两个字。

    “我会。”

    ……

    神目和尚奇怪地看了赵良辰一眼,制作阳火符而已……

    虽然他也不会,因为他是修武的。

    但他知道那是寻常仙门里很基础的一种符箓,一般修行个三五年的娃娃就可以拿来练手了……

    至于骄傲成这样吗?

    但赵良辰完全顾不上他的目光,已然完全沉浸在了“李楚不会但我会”的巨大喜悦之中。

    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在无数个怀疑人生的时刻里……他不停地拿自己和李楚对比,方方面面比下来,他觉得自己甚至没有活着的价值。

    这一刻,他终于找到了。

    李楚制符,不行!我制符,行!

    我们制符真是太好了!

    我爱制符!

    什么制符都爱!

    不,制什么符都爱……

    即刻,他袍袖一摆,大声道:“朱砂、黄纸、毛笔、墨汁……样样备齐,我制符给你们看!”

    “好好好,多谢仙师!”

    程家人既然请了修者来,自然也备好了这些东西,赶紧差人去取。

    赵良辰等的急不可耐,他巴不得赶紧当着李楚的面秀一下自己的制符修为。

    那种成就感……想想都诱人。

    这就是制符所带来的诱惑吗?

    不过片刻,程家下人便搬来供桌,一应物事齐齐摆好。

    赵良辰煞有介事地站在供桌前,抬手执笔,蘸好朱砂,铺好黄符,悬腕提笔,凝神静气,顷刻间笔走龙蛇!

    刷刷刷——

    须臾之间,便有一道鲜亮的阳火符箓新鲜出炉。

    “第一道去给程老爷贴在左肩!”他吩咐道。

    “第二道给他贴在右肩膀!”

    “第三道给他贴在眉心!”

    李楚看得有趣,就在一旁默默观察,将他的动作记在心中……

    不多时,完笔收工。

    赵良辰搁下毛笔,美滋滋地抱怨一声:“时间长不制符了,略有生疏,动作都慢了。”

    李楚夸赞道:“已经很厉害了。”

    “呵呵……一般一般。”

    嘴上说着一般,但听到李楚的夸奖那一刻,赵良辰只觉脑子一轻,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些许残存的理智不停地告诉自己。

    不要飘……

    不要飘……

    不要飘……

    仅仅是李楚的一句夸奖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何必太在意他的认可?

    自己今天既然能在制符上超过他,明天说不定还能在别的方面超过他。

    路还长,别太狂,以后指不定谁辉煌!

    桀桀桀桀桀桀桀……

    ……

    可惜欢乐时光总是短暂的。

    最喜欢的制符环节只过了短短片刻……

    赵良辰出品的阳火符还是有质量保证的,不出半刻钟,程老爷就悠悠醒来了。

    只是眼神涣散,精神萎靡,整张脸黑如木炭。

    想到他被几百只鬼轮流进入了几天几夜,能有条命留下已经算是好事了……

    躺在卧室的床榻上。

    彼时他虽然被占了身子……

    但脑子是清醒的,此时意识一回来,记忆也跟着清晰了。知道是面前三位修者救了自己,只是连起身感谢的力气都没有。

    李楚来这里见他,是想多问一句。

    “程老爷,你可还记得你是如何中的巫咒?”

    “巫咒?”程老爷面色一变,“我不知道啊……”

    看来他对自己的遭遇还是不太了解。

    李楚对于巫咒之事颇为上心,首先是因为自己身上也挂着一个。

    同时,也是出于送佛送到西的职业精神,他觉得也应该多问几句。

    若是不搞清楚程老爷是如何被人下咒,那他们走后,他再次被害怎么办?

    方才在解救程老爷的过程中,他并没有帮到忙,此时就更想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于是李楚又问道:“那你还记得你中招前,正在做什么?”

    程老爷回忆道:“当时我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对,拆开那封信之后,我就意识模糊了!”

    “信?能否拿来让我看看?”李楚问道。

    “嗯……也不是不行。”程老爷吩咐儿子道:“叔齐,将我书房那个黑色信封和信一起拿过来。”

    程叔齐很快去而复返。

    带回来一封信封是黑色的古怪信件,只是已经拆开了,信纸在外面。

    “小李道长……”程叔齐将其递给李楚。

    李楚接过信纸,只见上面写着:“不要再插手平安镇的事情,这次只是略施惩戒,下次直接要你的命!”

    “好大的口气!”神目和尚先冷哼了一声。

    但李楚注意的却不止是上面的内容,而是摩挲着信封,用心目扫过。

    果然,这张信封上也缠绕着那种淡淡的黑线,只是已经断掉了。

    李楚隐约猜到了它原本的状态。

    他淡淡说道:“应该是有人将巫咒下在这封信上。只要有人拆开这个信封,瞬间就会中咒,阳灯会立刻被扑灭。”

    “啊?”程老爷一惊:“这……可真是防不胜防啊!”

    神目和尚好奇道:“他们不让你插手的,是什么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