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暴力牛魔王〕〔替嫁傻妻扮猪吃虎〕〔大唐抗旨才能变强〕〔时莜萱盛翰鈺_〕〔蒸汽时代的道士〕〔时莜萱盛翰鈺小说〕〔秦暮晚墨景修〕〔盛翰鈺〕〔与帅弟同居的日子〕〔唐柠唐菲菲小说全〕〔一诺倾城〕〔王妃水嫩:皇叔不〕〔总裁大人,别太坏〕〔主角是冷清欢慕容〕〔冠军传奇〕〔冷清欢慕容麒小说〕〔权宠天下冷清欢〕〔天才医妃是戏精免〕〔天赐神婿〕〔天才医妃是戏精冷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十七章 价值连城是什么价?
    “啊……”

    “嗯……”

    “啊……”

    “嗯……”

    “啊啊啊……”

    “嗯?”

    ……

    昼夜不明的晦暗山里,诡异的呻吟、鸣叫、怪笑久久回荡。人心中只要产生一丝恐惧的种子,就会被无限放大,直至击垮。

    出发之前,族中长老已经告诫过这一点,所以木蓝时时刻刻谨守自己的心境,绝不产生丝毫的恐惧。

    她不停地提醒自己,只要你不害怕,那这里的鬼物就只是普通的邪祟而已,并非不可战胜。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她背后,始终没停过,加上那些奇谲的呻吟声,木蓝知道,自己被鬼物跟上了。

    它企图令自己害怕。

    但是它注定要失望了。

    木蓝在密林中穿行到一半,忽然向前一窜,将身子矮下来,伏在了灌木丛中,丝毫不顾那些锋利的树枝划破自己的肌肤。

    在进入恐怖谷之前,他们九个人全都恶补了大量关于鬼物的知识。她知道,鬼物也不是全知全能的。它能锁定自己,一定是因为自己释放了某些东西。

    于是她瞬间静止、屏息、凝神……仿佛在刹那之间就融入了这座丛林!

    这是高樵洞人的天赋,是他们能从上古年间传承至今并在七十二洞蛮中名列前茅的关键。山林,就是他们的主场。

    木蓝的肌肤是古铜色的,她的形体不纤瘦但曲线十分流畅。虽然天气很冷,但她只穿着简单的兽纹围胸与下装,正曲着修长而有力的一双腿。

    看上去像是一只蓄力捕猎的豹子。

    她的眼睛也很像野兽,瞳色妖异而清亮,危险而诱惑。

    在她的周身都擦着深褐色的纹路,当她屏息静气时,身体的气息也瞬间与周遭的树木相融合,混为一体。

    她这样静静的趴伏了很久,周遭窸窸窣窣的一直没有停过,那东西似乎是在向她靠近。

    越靠越近……

    当一场猎杀的双方都在暗处时,没有耐心的那一个就会变成猎物。

    终于,那只鬼物出现了。

    那似乎是一个小男孩儿。

    它穿着破旧衣裳,披头散发、肌肤惨白,从密林深处一直漂浮出来。漆黑的瞳孔四下转动,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它的躯体,距离木蓝还不到三丈。

    来了。

    木蓝仍旧一动未动。

    良久,那小男孩儿似乎是找得烦了,它转回身,向另一个方向离开。

    就是现在!

    木蓝的身躯从灌木丛中暴起,双腿一蹬,似有千钧的力气,身子利箭离弦一样射出去!

    与此同时,她的左手已然仗起一把白骨磨制、印满符箓的骨刀。

    嗤——

    骨刀破风落下。

    但这时,那小男孩儿头发却猛地散开!

    在他脑后的发丝下面,居然还藏着一张脸!这张脸的眉眼与它的正面相似,但是要成熟许多,是成年男子的面孔。放在这孩童的躯体上,更加可怖。

    木蓝悚然一惊,骨刀原本是预备将那鬼物开颅去的,可此时却正落入那鬼物的口中!

    喀。

    骨刀竟被它一口咬住!

    然而这把刀身上除了木蓝本身的真气,还带着族中长老祭炼的符咒,对鬼物有极强的克制作用。

    就听刺啦一声,那鬼物口中便冒出白烟来,它连忙松开嘴!发出吱哇乱叫。

    “爹爹……”前面那张孩童的脸叫道。

    木蓝却丝毫没有迟疑,趁着这个当口,又是一刀,斩在了鬼物的背上。

    “啊……”

    一声惨叫发出,却不是上面的两张脸!

    在它被划破衣裳的背后,又露出一张成年女子的脸,此时这张女子面庞的正中央有了一道血痕,正在尖叫。

    “娘亲……”

    正面那孩童的面孔猛地转回来,双目猩红!背后两张面孔的惨叫,似乎让它进入了暴走状态。

    木蓝没想到它小小年纪,居然就背负着整个家庭!

    “吼——”

    孩童的面孔猛地扑杀过来,木蓝反手又是一刀。

    噗嗤——

    那孩童用双手死死握住刀锋,瞬间被灼烧得白烟狂起,却始终没有不肯松手。而它背后的两张面孔,突然撕裂了下来,带着一股黏连的皮肤与血肉,惨叫着咬向木蓝。

    情急之下,木蓝有两个选择。

    弃刀,闪开这一击。

    不闪,奋力将这一刀劈下去。

    木蓝自然选择了后者!在这种拼杀之中,放弃自己最有力的武器,与死亡无异。

    嗤嗤嗤——

    接连几道血光迸现。

    两张脸孔咬在木蓝的左右大腿上,瞬间充实了起来,仿佛在吸食木蓝的血肉!

    而木蓝的骨刀也突破了那一双手,落在了孩童的身体上。

    一刀,便将鬼物的躯体豁开。

    内里没有脊椎骨和五脏六腑,只有一道浅浅的白芒。

    “啊……”三张面孔同时惨叫。

    木蓝则毫不留情的瞬间连砍数十刀!在那干枯瘦小的躯体上生生砍出了“支”“持”“正”“版”的字样。

    嘭!

    终于一声爆响,鬼物嘭然炸开。

    一星小小的红芒坠落,木蓝踉跄着接下那点红芒,小心收好,这才一个不支,摔倒在地。

    双腿的鲜血汩汩而流。

    虽然只是被咬了两口,但是那鬼物有着强大的吸噬血肉的能力,短短一瞬间,木蓝的腿上就多了两个狰狞的坑洞。

    “啊……”木蓝先运行真气帮自己止血,又拖动着身体从一边采摘了两根草药,嚼碎了抹在伤口上。

    火辣辣的刺痛感让她不由得发出了一阵痛呼,同时暗自丧气,受到如此伤势……自己的圣子之争很可能要到此为止了,甚至于……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都不一定。

    正想着,忽听得前方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木蓝一惊。

    恐怖谷中的鬼物明明都有自己的领地,为何这里刚刚斩杀过一只,还会再来?

    如此浓重的血腥味,想再隐藏已经很难了,木蓝直接拿起骨刀,准备与来敌舍命一搏!

    哗啦啦。

    首先探出来的是一张黑脸,穿着道士的服色,背后背着一个鼓鼓的行囊。

    木蓝的手中刀高高举起!

    来吧!

    让你这恶鬼见识下……

    高樵洞没有软弱的儿女!

    但紧接着,又探出一张白脸,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那种感觉……

    那一瞬间木蓝的心里闪过了千八百个形容词,可最后还是只有两个字最为贴切。

    英俊。

    “啊……”木蓝忍不住呻吟出声。

    这位高樵洞的女儿,内心忽然一片柔软。

    此刻她脑海中只剩一个想法。

    他就算是鬼。

    那也八成是个好鬼。

    “师傅,这姑娘好像是个人啊。”

    那黑脸鬼……不,黑脸道士忽然叫了一声,身后的英俊道士看着木蓝,轻轻点头。

    “没错。”

    ……

    “我叫木蓝,是高樵洞的族人……”

    片刻之后,丛林中一片打扫干净的空地上,木蓝羞答答地抬眼,轻轻说道。

    “按你们河洛人那边说法,就是七十二洞蛮族中的一支。”

    “你好。”李楚轻轻颔首。

    不管是什么族人,能在这满是鬼物的山谷里碰到个人类,也算是颇为亲切。

    杜兰客问道:“木蓝姑娘,你为何会来到这恐怖山谷中呢?”

    “这是我们高樵洞选取新圣子的比试。”木蓝答道:“我们的上一任圣子……”

    说着,她看着两人的目光变了变,最终还是说道:“前两天在与你们荒木洞的交战中牺牲了,我们战败的主要原因是……你们河洛的大将军秦争虎派兵帮助了荒木洞。”

    “此事……”李楚猜到一些,于是道:“很可能是有魔门恶徒从中作梗,并非是河洛朝廷的决议。其中内情,日后定会明了。”

    “对。”杜兰客紧跟着点头,“那瘪犊子是不是秦将军本人还两说,下的军令更是没有经过任何人同意。木姑娘,你可别因为这个对我们整个河洛有偏见。”

    谁知木蓝却点点头,“我们知道,我们族长已经派人去了朝歌城,将南疆的情况上报给你们的皇帝。包括那位秦将军,在恐怖谷中的举动……”

    “这里对我们高樵洞人来说,是十分熟悉的地方。他以为那些行动很隐秘,其实都被我们发现了。”

    “原来……朝歌的消息是你们传递过去的。”李楚了然。

    “只是我们的圣子牺牲了,需要赶紧选出新的圣子。”木蓝继续道:“我们族群选取圣子的方式,就是将新一代年轻人中最优秀的几个派入这恐怖山谷,最终能活着走出去,并带出最多血魔晶的,就是新的圣子。”

    “嚯。”杜兰客惊叹一声:“你们这路子挺野啊,来这地方练胆吗?”

    “也可以这么说……进入恐怖山谷最大的诀窍就是忘记恐惧。”木蓝道:“我们族群的长老都说,这里有专门吞食人类恐惧的魔鬼,所以才会想方设法地令人感到害怕。你越怕,它的力量就越强大。而它们的力量,就会凝结成血魔晶。”

    “血魔晶……”李楚注意到这个她提了两次的字眼,“那是什么?”

    “是恐怖山谷里所有鬼物的力量精华,具体来源并不清楚,但是越强大的鬼物就拥有越大越精纯的血魔晶。这种血魔晶,可以在我们族群的祭坛上转化成传承之力,所以十分珍贵。”

    木蓝小心翼翼地掏出几颗小小的、细碎的红色血晶,视若珍宝似的给他们看,还不敢递得太近,似乎是怕他们抢走似的。

    看到她手里的血魔晶,李楚和杜兰客都稍微沉默了一下。

    “它蕴含的力量很惊人、很罕见,对吧?”木蓝还以为他们是为之震惊,道:“如果你们有机会杀死这座山谷里的鬼物,也可以拿到的。”

    “木蓝姑娘。”李楚问道:“你说这玩意儿……很珍贵?”

    “是啊。”木蓝颔首,“对我们族群来说,价值连城。”

    “价值连城是什么价?”李楚忽然又问。

    “啊?”木兰一怔。

    河洛的男人都是这么聊天的吗?

    “就是假如有人要卖这个东西,然后你们花钱买……”李楚认真道:“大概能给到什么价?”

    “呵。”木蓝一笑,“怎么可能,这么难得的东西……”

    她的话语忽然一滞。

    因为在李楚的示意下,杜兰客哗啦啦一声摊开了背后的包裹,露出一大堆……炫目的、耀眼的、精纯的……血魔晶。

    其中大的有拳头那么大,小的也普遍有鹌鹑蛋那么大,在黯淡的光线中熠熠生辉。

    相比之下,木蓝手里那几颗,忽然就成了不值钱的碎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