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战神女婿〕〔超级女婿〕〔重生之再铸青春〕〔纵意人生秦浩〕〔最狂上门女婿秦浩〕〔我只有两千五百岁〕〔柳浩天平步青云〕〔大道惊仙〕〔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双眼瞎了三年〕〔极品女婿〕〔嫁时衣〕〔王者:开局在长安〕〔青萍〕〔大唐扫把星〕〔南明第一狠人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四十七章 介鱼不卖! 【二合一大章】
    当李楚的剑落下那一刻。

    远远的,树洞里,镜子前。

    火诸葛和金刚奴齐齐拿手捂住眼睛、摇头、咂舌。

    咦……

    柳姥姥死得太惨了。

    真是冇眼睇。

    一条赤龙横空出世,将其“柔弱”的身躯瞬间吞噬,眨眼就化作烟尘消散。

    一根毛都没留下。

    这小道士下手好毒!

    想想先前他还想和柳姥姥一起出手,火诸葛不禁一阵后怕。要不是柳姥姥好面子,非得让他们留在这看着,恐怕自己也凉了啊。

    想到这里,他又为“人间蒸发”的柳姥姥多送上了一份敬意。

    金刚奴倒是有些躁动,坐在树墩上扭来扭去,自语道:“好想让他砍我一剑试试。”

    火诸葛连忙伸手按住他,“别,试试可就逝世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兀自有些颤抖。因为李楚这一剑,实在是超乎了他先前的所有想象。

    这个年纪,莫非他是某位陆地神仙转世?

    除此之外绝难有第二个解释。

    纵使是天生仙体也不可能有这般修为。

    只是仙人转世……一般都会给自己留下许多布置,遍体法宝、一身仙诀、强大的护道人,保证自己能够迅速找回到第一世的修为,避免被仇敌扼杀。

    这个小道士,浑身上下除了一把剑,实在没什么称得上宝贝的东西。别说经费战士,就算在平民修者里也是较为朴素的那种,实在是有点……穷。

    当然,强者的穷不能叫穷,应该说是……低调。

    难怪命犯七宗死得那么干脆。

    只单换了德云观一堵院墙。

    毕竟,这个小道士都这么厉害,他师傅的修为……难以想象,只能说一声深不可测。

    那样去冲人家老巢,和送死确实没有区别。

    金刚奴问道:“那咱们就不对付他了?”

    火诸葛冷声道:“我可没打算轻易放弃。”

    “那你还不让我试试,你又铁定打不过他。”金刚奴直言。

    火诸葛也不着恼,微笑道:“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江湖是人情世故。”

    金刚奴翻了个白眼。

    又说谜语。

    不用他猜,火诸葛自顾自解释道:“我自然不是这道士的对手,但……其实这位柳姥姥也算不得什么厉害大妖,毕竟树妖大多天资愚钝,即使她修行日久,也不过尔尔。可我恰好知道,她昔年有一位相好的……是树妖中极为罕见的修行天才。那位,相当厉害。”

    金刚奴大惊:“长这样也能有相好的?!”

    看他那副张大嘴巴难以置信的面孔,显然是幼小的价值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嗯……”火诸葛也有几分语塞,想了半天,只憋出一句:“有时候,大妖的品味很难说的。”

    ……

    为了避免误伤到王龙七,李楚这一剑照旧只用了一丝灵力。

    还好顺利击杀了那只柳树妖。

    一阵颇为满意的经验值收归体内,只是随着等级渐高,经验条的增长已经到了一个吓人的地步。这一只柳妖,也就填满了将近十分之一。

    当柳树妖的身影消失以后,剑气赤龙也随之散去。旋即,就听噗通一声,似乎是有重物落地。

    李楚一喜。

    他已经很久没有爆过东西了。

    事实上,以他如今剑气的强度,很难再有什么东西爆出来。

    毕竟……一剑之下,千年大妖的肉身也瞬间湮灭,寻常法器、材料也根本无从逃脱蒸发的下场。

    可相应的,能从他剑下留存的东西,绝非凡品。

    别的不说,至少坚韧这一项,是要点满的。

    譬如上次的不化骨。

    他快步向前,就见地上有一截黑漆漆的木头。看上去没甚出奇,好像就是一截被火烧过的烂木材。

    捡起来拿在手上,掂量掂量,倒是颇重的。

    这时,就听旁边,坠落在地的王龙七刚刚缓过神来,就发出了一声号哭:“哇——”

    后面的神目和尚刚刚赶过来,听到他哭,便问道:“怎么了?”

    王龙七边哭边道:“我不干净了……”

    神目和尚皱眉道:“李楚来晚了?你已经被女鬼给……”

    王龙七一抽一抽的,断断续续道:“要是女鬼就好了……不,是又老又丑的女鬼,还是女妖?随便吧。反正她吸阳气,不是那么吸……是这么吸……”

    “怎么吸?”神目不解。

    “我……她……那么大根触手……哇的一下……”王龙七比比划划,又不好意思说得太清楚,解释半天解释不明白,最后只好说了一句:“你知道十二生肖的第五句吗?”

    “嗯?”神目和尚愣住,“这有什么关系?”

    他心里默默数了数,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

    等等……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

    在王龙七的巨大牺牲帮助下,兰洛寺的事也圆满解决了。

    夜里办完事往回赶,等李楚回到德云观的时候,又是早上了。

    一清早,就见颜小腰那光彩照人的身影从观里走出来,转拂间,满面桃花。

    李楚颔首行礼。

    颜小腰似乎有些害羞,瞥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踏进后院,就见师傅施施然坐在老槐树下,面上满是春风得意,先前的苦相一扫而空。

    看见李楚,他的笑容顿时更加强烈了。

    “哈哈,为师的好徒儿,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想死你啦!”

    李楚有些受宠如今,师傅对自己虽然一直爱护有加。但这么热情的样子,可是一辈子都没有过。

    没等他多想,就听余七安又道:“来,快给为师再照一哈。”

    “……”

    原来是因为这个吗。

    难怪。

    李楚道:“可以,不过弟子有一个问题想问。”

    “噢,但说无妨。”余七安笑眯眯地说。

    这个态度,通常他只有对小锦鲤才会给出来。

    李楚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地位突然提升了,虽然是因为某些奇怪的原因……

    他将怀中那块黑漆漆的大木头放到石桌上,期待地问道:“昨夜从一只柳树妖的身上得到此物,可是什么宝物?”

    “哦?”余七安看了看,拿手摸了摸,又凑到近前闻了闻。看他那架势,似乎还要伸出舌头舔一舔,还好最终收回了。

    半晌,’老道士答道:“这是雷击木啊。”

    “那是何物?”

    “顾名思义,就是经过雷击之后残存的木头。只不过,在修行界,这道雷特指的是天劫中的雷劫。”

    “这种雷击木,是某只树妖湮灭在天劫之中,留下的最后一块带着无上阳气的,木炁精华。里面蕴含着一只树妖至少千年的修为,与天道雷劫的至阳之力,是相当罕见的天材地宝。”

    李楚的目光连连闪烁,顿了顿,问出一句:“值钱吗?”

    余七安微笑了下,给出了个令他满意的答案。

    “如果就最高价值来说,比你上次那枚不化骨稍差一点。不过,不化骨有价无市,买主极少,很容易被压价,所以我劝你留在手里。而雷击木则不同,各家仙门收购的人很多,尤其是我道门一脉。拿回去炼制法宝器物,往往自带克制阴物的奇效,很受欢迎。”

    “你可以拿去府城里的丹鼎阁挂卖,应该可以卖出一个不错的价钱。”

    李楚不由得一笑。

    片刻之后,他拈起手指。

    “师傅,徒儿来了。”

    “哦——”

    日光之下。

    老道士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

    江湖上宗门林立,修者众多。

    人一多,就有买卖。

    可是天下之大,难免有些修者需要的东西极为难得,有些修者斩获的宝物又难以出手。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平台的重要性。

    一些大宗门利用自身信誉,开始经营起了涵盖商铺、拍卖行、典当行等功能于一身的买卖平台。

    修者但凡有所需要,便可以上门寻找,暂时缺货的话,还可以“挂买”,让平台帮忙留意收购。

    修者若是有自己用不上的天材地宝,也可以卖给这类平台,换取修行资源。

    当然,平台收购,难免压价严重。如果修者不急着用钱,也可以选择“挂卖”。

    即把物品寄放在这里,由平台代为售卖,虽然江湖规矩至少抽一成,但最终的价格往往也比平台收购要划算很多。

    这类大宗门的平台中,经营最好的,要属丹鼎阁。

    丹鼎阁,是十二仙门中烟火气最重的一个。

    因为它可以说就是靠做生意起家的。

    炼丹、炼器,这两样就是丹鼎阁代代相传的绝对手段。

    靠着替人炼制丹药法宝与售卖自己的成品,丹鼎阁成为了十二仙门之一。之后依靠熟稔的经营手段和老牌仙门的信誉,丹鼎阁的商铺经营的红红火火,开遍天下。

    现如今,河洛王朝的每一座府城,都有丹鼎阁的商铺。

    正因如此,它搜罗天材地宝的力度也远超其他宗门,这样一来,就有更多修者愿意将其作为第一选择。久而久之,渐渐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

    ……

    杭州府,丹鼎阁。

    上下两层的偌大商铺,富丽堂皇。第一层的门前便站着四名裙子高高开叉的美貌女子,与拉客的好姑娘不同,她们的气质清高典雅,却是用来劝退客人的。

    这个阵势,可以让相当一些怀揣着奇奇怪怪东西还总想撞撞大运看是不是什么值钱宝物的人自惭形秽,不敢登门。

    这一日,一名身着青衣的小道士,带着一名容颜清丽的少女来到此间门前。

    见到这小道士,迎宾的女子全都不由得眼前一亮,大腿不自觉地齐齐朝外一横,亮出姣好的身材曲线。

    这二人,正是李楚和小锦鲤。

    余七安说,出去做生意带着小锦鲤,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李楚也觉得。

    两人走上门,就见一群莺莺燕燕整齐颔首,当先一位问道:“欢迎道长光临,不知您是要买宝物还是卖宝物?”

    李楚拍了拍怀里的包裹,道:“有一物想要挂卖。”

    “请随我来。”

    说着,她便款动腰肢,带着李楚顺着阶梯上到二楼。

    一楼更加宽阔,堂中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宝物,还有一部分样品,是供人逛的。

    二楼则更为幽静,切分成为几个不大不小的雅间,显然是供人谈生意的。

    那女子将李楚引到一处房间外,道:“陈先生刚好有空,小道长你的宝物,可以与他详谈。”

    说着,将人引进去,她悄悄退出。

    李楚走进门,就见一位衣着古雅的老先生端坐在铜口焚香的兽炉边,正冲二人微笑:“请坐。”

    老先生的正对面,有一面偌大铜镜,正好包揽二人全身。

    一坐下,小锦鲤的七彩鱼身就由镜中显现出来,老先生不由瞥了一眼。

    不多时,那女子又回来奉上茶水,之后才悄悄退出,随手带上房门。

    氛围令人极为舒适。

    那老先生这才缓缓问道:“不知小道长有何物想要挂卖啊?”

    李楚将包裹铺在桌上,露出那一段雷击木来。

    “哦?”

    老先生略微惊诧,赶紧离近一看。

    看了看,又摸了摸,再闻了闻,最后又舔了舔。

    然后讶然道:“这好大一段雷击木啊。”

    李楚不禁暗自升起一股敬意——师傅当初可是没有舔的。

    嗯,师傅果然厉害!

    半晌,那老先生才道:“此物确实是件难得的宝物,而且收购者众多,相信可以卖出一个不错的价钱,起码要有三千枚聚气丹。”

    李楚来之前已经了解过,在修者之间,交易所用的货币大多不是金银。

    毕竟大多数修者都觉得金银的用途不大。

    而是可以无限提升真气的聚气丹。

    这个聚气丹,算是丹鼎阁的起家神丹之一。当然,说是神丹,不代表它很贵重。恰恰相反,它不算很值钱。

    差不多三五两白银就可以换取一枚。

    一枚聚气丹,效果也不出众,服用之后也就只能为修者增加一丝真气。

    但是,它的厉害之处在于,可以无限服用。

    除非你到达了瓶颈,否则就可以一直提升。这意味着,一个修者可以靠聚气丹,从气海境初期在几天内就提升到气海境巅峰。如果他还能突破到神合境,那么可以在几天后再提升到神合境巅峰。

    当然,其中的缺点也是数不胜数,也无所谓一一赘述。

    这种丹药,一是需求量大,属于硬通货,二是每年产量固定,不担心突然贬值。很快就风靡天下,成为了修者之间流通的等价物之一。

    固然后来有许多仿制者,但仿制的丹药功效就是不如丹鼎阁,所以其价值也要大打折扣,并不威胁丹鼎阁聚气丹的地位。

    聚气丹之上,还有十枚兑换进阶的小还丹、大还丹、以及最高的金丹。

    也不必多提。

    “那便劳烦老先生了。”李楚轻轻点头。

    “嗯,事先说好,我们丹鼎阁会尽力替你将这宝物卖出最高价格。但事后,无论卖价多少,我们都会抽取一成的佣金。”老先生提醒道。

    “可以。”李楚颔首。

    这是江湖规矩,他来之前也问过。

    三言两句敲定了交易,签好契约,李楚便和小锦鲤起身离开。

    一回头,看到自己的硕大鱼身在镜中,小锦鲤还呀了一声,之后连忙掩口,朝李楚指了指那铜镜。

    额前的呆毛已然竖了起来。

    李楚微微一笑,摇摇头。

    照妖镜罢了,他先前虽然没见过,但也听师傅说过此物。丹鼎阁富得流油的地界,每个房间里摆上一块,并不夸张。

    “额。”那老先生见状,又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小道长……”

    “嗯?”李楚回头。

    “你这只锦鲤,不知卖不卖啊?”那老先生问道:“来我宗门里挂买气运锦鲤的大户人家,不在少数。尤其是如此珍稀的七彩锦鲤,价格绝对令你满意。”

    “嗯?!”小锦鲤眼睛一瞪。

    惊!

    你这老头儿看着慈眉善目的,原来不是好人呐!

    多亏李楚毫不思索,直截了当地答道:“这鱼不卖!”

    小锦鲤的呆毛才飘飘落下。

    转身正要离开,就听那老先生又问道:“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楚有心说一句不当讲那就别讲了吧……

    但是毕竟还要跟人家做生意,他才礼貌地看向老者。

    就听他问道:“不知您本人……卖吗?啊我不是说卖身,是有不少豪门女修,来我宗门里挂买年轻英俊的修者作为陪伴……这个,只需几次,价格相当不菲啊。小道长,若是不想努力了……”

    呵呵。

    这还不是卖身?

    丹鼎阁这路子挺野啊……

    李楚赶紧答道:“大可不必。”

    带着小锦鲤匆匆走了。

    好嘛,在这再待一会儿,怕是连家里师傅都要卖了。

    走出丹鼎阁,上了街。

    就见小锦鲤不停地从兜里掏出什么东西在吃,嘎嘣嘎嘣的。

    李楚好奇,出门前好像没给她带零食。

    他问道:“你吃的什么?”

    小锦鲤一笑,掏出一捧黑色的丹丸,“不知道是什么,甜滋滋的,你要不要尝尝?”

    李楚一怔:“这哪来的?”

    就听小锦鲤气鼓鼓道:“在那坏老头儿屋子里捡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