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商海风云〕〔五零的平凡生活〕〔天命修罗〕〔她有一间时空小屋〕〔重回五零当军嫂〕〔女总裁的上门狂婿〕〔大符篆师〕〔汉阙〕〔重生之女将星〕〔我是光明神〕〔大国航空〕〔重生80医世学霸女〕〔九阳帝尊〕〔圣职者的鬼气无限〕〔王者荣耀之完美世〕〔幻影神枪〕〔我老婆的秘密〕〔我真的是战士〕〔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神医毒妃:邪王轻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子闯红尘 第488章 未曾谋面的儿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立诚之所以让孟怀远帮他开房,就是不想在这露面,以免到时候成为什么新闻人物。

    进入房间以后,他连忙拿出那个信封,掂了一下,里面还有点重量,于是迫不及待地拆开了它。和他预料中的一样,信封里面装的是一叠照片。

    朱立诚迫不及待地拿起来一看,照片的主角是一个小男孩,每一张都摆着不同的造型,但也有共同点,就是脸上笑得非常灿烂,看上去可爱至极。最后两张照片,赫然是在朱立诚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那个漂亮女人。

    照片中的欧阳慕青笑得也很开心,并且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羞涩之情,如果光看这两张照片的话,绝对没有人会猜到她的真实年龄。

    朱立诚放下照片以后,点上了一支烟,陷入了沉思。上次郑诗珞和他说到想要孩子的时候,他想到了这个远在异国他乡的儿子,现在当他的形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朱立诚只觉说不出的苦涩。

    儿子虚岁已经三岁了,而他这个做父亲的,还从没看见过他一面,想到这以后,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一记耳光。

    欧阳慕青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为了他好。不管是从事业还是家庭的角度出发,她这么做都是正确的,但是这样一来的话,朱立诚亏欠她们母子可就太多了,甚至多到用一辈子也无法还清。

    朱立诚此时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他在心里想要为她们母子俩做点什么,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让韩冬梅帮着寄点钱过去,这也许是最实用的,但是他知道依照欧阳慕青的性格,她是不愿意看到他这么做的,想想也就放弃了。

    朱立诚最后决定,利用下午的时间去拜访一下欧阳华,这也许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

    打定主意以后,朱立诚重新拿起了那些照片,一张一张的仔细地看起来,他要把她们母子的样子,深深地刻在脑海里面,永远不忘。

    这天的下午和晚上,朱立诚是非常忙碌的,下午去拜访了吕远才、魏煌和欧阳华,还打电话约了王显声、吕远才、曾善学、于勇等人晚上一起吃饭,众人接到朱立诚的电话都很是开心。

    晚上在聚龙都的一个豪华包间内,朱立诚是彻底放开了,可以说是来者不拒,最后以醉得不省人事收场。孟怀远和于勇、曾善学一起,把他送到了房间里。

    第二天一早,朱立诚醒来的时候,已过了八点,于是一个人悄悄离开了泾都。出城以后,才给孟怀远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去退一下房。孟怀远知道他的意思,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其知道消息以后,一定要和他联系。朱立诚听后,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直往宁丰驶去。

    回到宁丰以后,朱立诚就没怎么再出门,只是在村子里面走动走动。由于之前帮着出力搞定村霸的事情,所以大家对朱立诚的到来都很欢迎,隐隐有点奉若上宾的意思,搞得他倒是有点不适应。

    在家里过完了除夕和春节以后,正月初二一早,就和郑诗珞一起去了肥城。

    宁丰县到肥城市将近三百公里的路程,夫妻出发比较早,路上没什么人,再加上换着开车,所以速度倒也不慢。

    到肥城市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郑相国和胡梅见女儿、女婿来了,自然很是开心,准备了一桌子好菜招待他们。

    在肥城停留了半天以后,第二天一早,一家人就乘军用飞机去了南河省的省会谌州市。这倒不是郑相国滥用职权,他虽是安皖军区的政委,但也绝对没有这么大的权利。那架军用飞机去南河省执行公务,顺便把他们捎过去,回来的时候,他们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只能自己掏钱买机票了。

    飞机经过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的飞行以后,顺利降落在了南河省军区一座军用机场里面。

    郑相国的身份在那儿,又是回故乡省亲,南河省军区自然也做了一番安排。由于之前郑相国就一再申明,这次回来完全是个人行为,所以这边的安排也比较低调,但还是有两辆军用吉普和两个警卫。

    郑相国毕竟是安皖省军区的政委,要是在南河省出点什么事情的话,那这边的人对上上下下可都不太好交代,所以也不得不慎重。

    郑相国见后,自然也不好拒绝,拿出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向对方表示感谢。出发之前,胡梅就叮嘱女儿、女婿多穿点衣服,南河省属于西北,可比淮江省这边要冷上许多。

    朱立诚和郑诗珞虽然很是重视,但现在下车以后,还是冷的直打哆嗦。两个警卫见状,连忙为他们打开了车门。

    上车以后,朱立诚瞥了这两人一眼,人家身上只穿着一件普通的棉袄,怎么就一点冷的感觉也没有呢,而自己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还是觉得冷得不行。这两人可能已经知道这次任务的性质,所以并没有穿军装,都是便衣。

    郑相国打完电话以后,也连忙上了车。上来以后,对家人说道:“怎么样,冷吧?嘿嘿,当年我们可是连件棉衣也没有,不是也过来了。”

    胡梅听了丈夫的话,埋怨道:“你那都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还拿出来显摆什么,快点出发吧,还有好远的路要赶呢!”

    郑相国听了妻子的话后,也不开口了,刚才那两个卫兵中的一个已经坐在了驾驶座上,他发动了车子,跟在前面那辆吉普前面,驶出了机场。前面那辆吉普车里坐的,无疑就是他的同伴。南河省这边考虑得还真是周全,两个人两辆车,一辆肯定就给郑相国用了,另一辆无疑则是给这两个卫兵的。

    上车以后,朱立诚才知道这到岳父的老家还得再开三个多小时呢,这还是因为谌州和骆山两市之间可以走高速的原因,要是在以前的话,没有五、六小时,是更本到不了的。

    朱立诚听后暗自咂舌,岳父的老家可真够偏的,不过这也进一步说明了他老人家的不易。从这样一个偏远的地方走出去,并且混到今天这样的位置,实在是令人敬佩。

    这么长的时间,还真不知该如何打发,最好是睡觉,不过这儿的气候非常寒冷,车里虽然有暖气,但是万一睡着了的,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着凉什么的。无聊之极,只好和郑诗珞小声说话,由于有岳父母在一边,又不能搞一点小动作,真是郁闷之极。

    要下高速的时候,找了一个服务区,六个人随便吃了一点饭菜,上车之前,朱立诚特意问那个司机是不是要换着开一下,谁知人家竟直接一口回绝了。

    之所以有此一问,他是觉得对方开得很辛苦,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实在有点无聊。重新坐上车以后,朱立诚发现刚才的那个问题真有点多余,试想一下,人家是南河省军区派来保护他岳父的,一定是特种兵那一类的,开几个小时的车怎么会有问题呢?

    车往前面开了一段以后,朱立诚发现刚才他的想法也许并不完全对,原来一下高速以后,就是山路,虽然不是很陡,但是对于从没有在这开过车的人来说,多少还是有点难度的。他现在不禁有点暗自庆幸之感,要是刚才人家让给他开了,现在估计一定是如坐针毡了。

    好不容易到了骆山市以后,朱立诚本来以为差不多了,谁知郑相国说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他老家在骆山市下属的禹城县。以前还在下面的乡里,不过自从三弟做了禹城县的县委书记以后,全家人才全都搬上来了。

    朱立诚听后才知道,他居然还有一个做县委书记的叔丈人,看来妻子家里确实属于比较牛叉的。

    由于知道要到地方了,朱立诚也来了精神,主要问起郑相国老家的一些情况。自家女婿发问,郑相国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郑相国有两个弟弟,二弟郑相前在县城开了一家饭店,三弟郑相东就是刚才说的禹城县的县委书记。二弟有一儿一女,三弟只有一个女儿,现在都在上大学,其中二弟的儿子已经实习了,过年都没有回来。郑相国还有一个老母亲健在,现在跟着三弟一起生活。

    胡梅听了丈夫的话以后,接着说道:“本来去年的时候,就准备让你们一起跟着回来了,后来你爸有事情耽搁了,今年正好你们也结婚了,所以一起过来认认门,璐瑶的奶奶听说你们要过来,可开心了!”

    朱立诚听后,深情地望了妻子一眼,只见对方也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呢,于是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一家人说说笑笑,这时间过得倒也快,三点多钟的时候,两辆吉普车一前一后驶进了禹城县城。

    郑相国让那个士兵加速超过前面的车,因为这时只有他才认识路。郑相国轻车熟路地指挥着司机,十来分钟以后,两辆大吉普一前一后停在了一家单门独户的小院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裴七七唐煜〕〔记录我星人生〕〔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家有庶夫套路深〕〔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男主,你的小青梅〕〔BOSS来袭:甜妻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兵之神〕〔醉卧河山〕〔大学里的筋肉雄兽〕〔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蜜爱强宠:捡来的〕〔都市之娱乐圈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