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渔夫〕〔万古最强赘婿〕〔抢救大明朝〕〔子圣文集〕〔我的传说遍布世界〕〔风起云扬剑啸啸〕〔总裁霸爱:萌妻别〕〔诸天网购〕〔超品小神农〕〔对不起,这里不是〕〔贴身狂少〕〔日常系大侠〕〔那年花开正鲜〕〔超宠契婚:老公,〕〔狂婿〕〔都市超级医生〕〔我真没想入赘〕〔三生梦千年〕〔报告总裁爹地,妈〕〔渣年记事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子闯红尘 第839章 一定给个交代
    殷洪亮很清楚,要是这个时候,他往后面退的话,那今天这事就算交代在这了,说不定他还会因为刚才那一拳被人丢进局子里去。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变被动为主动,掌握机会,先把眼前的这一关过了,其他事情以后再说。

    殷洪亮站出来以后,大声说道:“朱市长,您好,今天这事你可得为我们采沙公司做主呀,不能因为船舶集团是市里的企业,你们做领导的就有所偏袒呀!”

    朱立诚听到这话以后,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个人才,一开口,就是偏袒、偏护,大帽子满天飞。

    尽管如此,朱立诚听到他的话以后,他还是很开心的,不怕他开口,就怕他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出来,那样,还真那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朱立诚两眼定定地看着小胡子说道:“让你手下的人先把家伙放下,今天这事我做主了,放心,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殷洪亮本来想让朱立诚难看,想不到他的那个偏袒之类的高帽子,轻而易举就被人家化解了,反而被对方反将了一军。现在人家答应出来解决问题了,让他让手下人把家伙先放下,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想推辞也找不到理由。

    意识到已经没有了退路以后,殷洪亮冲着身后的人说道:“先把家伙放下,听听市领导怎么说,他可是答应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他虽然让采沙公司的人把手中的家伙放下了,但还是留有后招的,紧抓住朱立诚刚才答应给他们一个交代这话不放。换言之,朱立诚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他们还是会卷土重来的。

    华翔见对方的人已经把家伙放下了,于是立即冲着船舶集团的人喝道:“把手上的家伙都放下,听凭朱市长的处理。”

    华翔也是成了精的人物,殷洪亮挤兑朱立诚的话,他听得很清楚,现在这么说,等于是在像朱立诚交底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船舶集团吃点亏也没事。

    他很清楚,今天双方的人要是真打起来的话,朱立诚会很被动,那么最倒霉的无疑就是他了,能不能保住屁股底下的位置还真两说。

    他现在虽然是市委书记梁之放的人,但要是事情搞大了的话,对方也未见得会帮他兜着。到时候,让他做了替罪羊,书记再扶植一个人来做船舶集团的老大,那位还不仍是市委书记的人。

    想明白这点以后,华翔很清楚,他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协助朱立诚把眼前的这事摆平,其他事情都可以缓一缓再说。

    朱立诚对于华翔的表态还是很满意的,看来这家伙不光工作能力很强,也能做到顾大体,识大局,看来确实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人才。尽管华翔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但是朱立诚却不准备那么去做。

    他感觉到今天这事透着一丝古怪,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现在还说不上来,想往下看看再说。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让采沙公司的人称心如意。下车以后,往这边走的时候,他已经让王勇给孟怀远打过电话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对方就会过来了,到那时候的话,就由不得这帮家伙猖狂了。

    他现在也看出来了,采沙集团这边大多数人还是老实巴交的采沙工人,只有小胡子等几个人是“骨头”,看他们那四处乱转的眼珠以及张牙舞爪的做派,就能分辨得出来。他不会和不明真相的普通工人一般计较,但对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他也不会轻易放对方过关的。

    等两边的人把家伙都放下来了,华翔和几位副总还特意让传播集团的人往后退了两步,这样双方的人之间就空出了比较大的距离。

    朱立诚也从高坡上面走了下来,到小胡子跟前说道:“介绍情况之前,先做个自我介绍吧,说说你的姓名、职务。”

    殷洪亮想不到朱立诚上来就来这么一出,他有心不想说出自己的情况,可他手下这么多人在这,想要编瞎话的话,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他想了想,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叫殷洪亮,是采沙公司的副经理。”

    “哦,原来是殷经理,你好,现在你先说说今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朱立诚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笑呵呵的,但却给人一种不容抗拒的气势。

    刚才他是紧盯殷洪亮看,这会却看都不看对方一眼,鄙视之情溢于言表。对方只是泰方市下属的一个县里的采沙公司的副经理,他作为常务副市长,确实有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资格。

    殷洪亮的喉结处轻动了两下,有心想要拒绝,可想想又觉得不妥,他刚才让对方给个交代的,现在人家来了解情况了,他要是拒绝的话,那可就有点胡搅蛮缠了。想想刚才对方说话时,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殷洪亮不爽到了极点,但却又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按照殷洪亮的说法,今天这事之所以搞成这样,完全是船舶公司的人惹出来的事情。他们采沙集团的人本来只是过来想问问关于那条挖沙船的事情,谁知对方的人居然蛮横无理地把他们的人推进了河里。

    听到他说的话以后,刚才那个被打的高大个憋不住了,想要上前和对方理论,华翔却冲他使了一个眼色,让其不要开口,他刚才已经说过今天这事交给朱立诚做主,现在也算是言出必行吧!

    高大个此刻鼻子里面正塞着纸巾,脸上由于愤怒,几近变形,看上去还真有几分狰狞恐怖之感。尽管心里不爽到了极点,高大个还是硬把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要是别人的话,他未必会听,但是华翔的话,他却不得不听。自从进集团以来,对方对他青眼有加,这次让他担任新场地的负责人,就是华翔力挺的。这会他可不能混账到好坏不分,那样的话,他在船舶集团里面也不要混了。

    等小胡子说完以后,朱立诚看着对方轻笑了两声,然后开口说道:“我说你好歹也是采沙公司的副经理,你把我当三岁小孩糊弄呢吧?就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别说我不信,你自己信吗?”

    朱立诚说到这以后,不等对方回答,继续说道:“你们来这么多人,就只是为了问问船舶集团答应给你们那条挖沙船的事情?你们是怎么问的,一个一个问,还是喊预备齐,再一起问的?”

    朱立诚这话说得很是幽默,船舶集团的人听后,哄堂大笑起来。他们本来听到对方颠倒黑白,心里都憋着气呢,由于老总不让他们出演争辩,于是只好强忍着。现在听朱立诚说出了他们心里的话,自然很是开心。

    朱立诚看着小胡子微微泛红的脸颊,继续说道:“你刚才还说,你们这么多人过来只是问问,然后船舶集团的人就把你们的人推到河里去了,这我还真是无法理解。我看这边的人都很正常,应该没有你说的那种患有精神病的人,你也一并给我解释一下吧,这究竟是这么回事?”

    殷洪亮听了朱立诚的话以后,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想不到对方的思维竟然如此清楚,把他话里的漏洞一一找了出来,并且出言质问,让他一下子不知该怎么解释。殷洪亮此刻是骑虎难下,他想了想,决定不和对方就这些问题纠缠下去了,因为不管怎么解释,他掩盖不了他刚才的谎言。

    他两眼瞪着朱立诚说道:“朱市长,我看你今天不是开解决问题的,是来帮着船舶集团整我们采沙公司的人来了,那这样的话,可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兄弟们,操家伙,和他们干!”

    殷洪亮也在体制内待过,自然清楚官员们最怕什么,今天这儿只要一闹。他不敢说肯定让朱立诚丢官,但至少够对方好好喝一壶的,从刚才对方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对于双方的人大打出手是非常担心的,刚才才会投鼠忌器,说出那番为大家做主之类的话语出来。

    听到殷洪亮的话以后,他手下的十多个人立即操起了放在脚下的家伙,其他采沙集团的好多不明真相的工人也跟着弯腰拾起了脚下铁锹、铁耙等工具,准备和船舶集团的“决一死战”。

    朱立诚见此情景,心里一紧,他想不到这个小胡子居然这么狡猾,被他问得无言以对了,居然挑动不明真相的工人跟在他后面闹事,真是太可恶了。

    本来已经缓和下来的情绪,随着采沙公司这边人的动作又变得剑拔弩张起来。船舶集团这边的人也纷纷拿起了已经放下的家伙,这次华翔倒是没有制止。尽管他也不想惹事,但安全问题可是头等大事,照采沙公司一干人等的表现,要是真打起来的话,极有可能直接冲着朱立诚去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保证常务副市长的安全,否则他真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裴七七唐煜〕〔记录我星人生〕〔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家有庶夫套路深〕〔诡秘之主〕〔军门小娇妻:慕阎〕〔男主,你的小青梅〕〔BOSS来袭:甜妻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兵之神〕〔醉卧河山〕〔大学里的筋肉雄兽〕〔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蜜爱强宠:捡来的〕〔都市之娱乐圈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