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考了个省状元〕〔学霸的人生模拟器〕〔农家药香:病娇首〕〔光之巨人:我就是〕〔我家客栈通古今〕〔COS太宰治的我穿进〕〔授徒暴击返还:振〕〔影帝他不想当太监〕〔我的篮球视界与众〕〔Warframe之雄兵连〕〔婚后心动:凌总追〕〔爸妈,我是你们亲〕〔反派:记忆曝光,〕〔猎户家的锦鲤小娘〕〔开局签到万能空间〕〔他说我又软又乖〕〔我捡了个南宋少女〕〔奶团小天师:掌门〕〔我在黄泉当教主〕〔被前夫甩后我成了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七十章 表白!
    ..,最快更新!

    凌晨四点,卡伦就已经来到了教务大楼前,他先去了上次梵妮带自己领装备的楼层,他记得那一层里有专门的售卖商店。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这里的“服务态度”不是很好,但却是全天候都有人值班营业的,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因为每个教会所发行的点券,它的信用基础就是可用点券购买兑换的“各种资源”。

    卡伦进入了服装区,直接说自己想要一件神袍,而且要定制的,一个裁缝一样的神职人员接到前台通知走了进来,帮卡伦量了一下尺寸,然后让卡伦填表。

    从最简单的款式和颜色喜好,到下面的所刻印阵法的要求,一笔笔勾选。

    让卡伦微微感到神奇的是,伴随着自己的勾选,左上角的那个黑色数字,会不停地变化,比如你勾选贵一点的细节,它的价格马上显示出来变高,再划掉选择便宜一点的细节,它价格马上会降低下来。

    最终,卡伦全部勾选完毕。

    刻印阵法上他选了两个,一个是“自然阵法”,穿上它后,可以起到根据外界温度变化调节温度的效果,相当于随身携带了一个小空调;

    另一个是“自净阵法”,顾名思义,就是它可以自我完成“清洗”。

    不是卡伦不想选择那种带防御属性的阵法,可是带这种属性的阵法每一个都很贵,再加上自己已经有了海神之甲,衣服的防御力,暂时可以不用太在意了。

    就是这样,价格也达到了1200秩序券。

    所以,现在“帕瓦罗先生”一个月辛辛苦苦的津贴,只够在这里买一件衣服。

    不过,这一件定制的神袍,还附赠了一双靴子、帽子、等一套配饰,虽然不至于让卡伦心里产生划算的想法,但至少,稍稍得到了安慰。

    怪不得黑市会这么发达,实在是教会专营的商店太黑心。

    签完单子,交了定金后,柜台人员对表格进行了盖章;

    卡伦留意到他一边盖章一边还在笑,像是在嘲笑自己居然跑这里来定制衣服而不去黑市。

    “好了大人,七天后,您可以凭借这张单子来这里取衣服,或者您可以留下一个地址,超过1000秩序券的商品,我们可以配送上门,只限约克城地区。”

    “不用了,我自己会来拿。”

    “好的,大人,您还需要再看些什么么?”

    “不用了。”

    卡伦走到专供电梯处,按了按钮。

    电梯门打开,电梯管理员站在里面,对卡伦面露微笑,且示意卡伦出示凭证。

    卡伦拿出了那枚戒指,管理员又没检查,示意自己可以进入电梯了。

    所以,是一眼就看出来廉价,就确定是真的反而不用检查了么?

    电梯门打开,卡伦走进办公室,他原本以为自己会第一个来,谁知道自己进来时,就看见姵茖与梵妮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其余人包括尼奥,卡伦没见到,他们应该在其他位置集合,自己这三人负责贴身安保的,应该属于一个独立小组。

    “抱歉,我来晚了。”卡伦说道。

    “不用抱歉,我们也是刚到。”梵妮笑道。

    “呵呵。”

    今天的姵茖没有像上次那样夸张和霸道,应该是她清楚已经进入了任务时间。

    而且她把鼻环和唇环也取了下来,不再是穿着热辣的紧身皮衣,而是那种黑色的休闲服,梵妮则是职业装。

    “你今天衣服选的不错。”梵妮看着卡伦说道。

    卡伦今天选的是一套稍显正式的衣服,不过在细节处做了粗犷些的处理,在给予人严谨感的同时也不缺乏亲和力。

    这是卡伦以前面对病人时的着装习惯。

    “可以开始了吧?”姵茖问道。

    梵妮看了看挂钟,点了点头,站起身,道:“现在根据队长的分配,确定我们三人为单独小组,我是小组长,姵茖是副组长。”

    唯一的组员卡伦点了点头。

    “行政行程上的安排,由我来负责。

    贴身安全保护,由姵茖来负责。

    卡伦,你的任务是负责对我们进行协助。”

    “是,我明白了。”

    “这是基础资料,你们看一下。”梵妮给姵茖与卡伦都发了一张单子。

    单子上有一张照片,是一位暗红色头发的女孩,一看就很严肃同时也很有威严。

    照片下面的介绍很简短:奥菲莉娅。

    一张照片,一个名字。

    知道的,懂自己小队是负责安保;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小队是去负责暗杀的。

    还不如自己昨天从普洱那里靠酸菜鱼敲出来的关于暗月家族的信息多,自己准备工作细致到还特意从普洱那里学了一些暗月岛的问候语,其中有几句,卡伦印象深刻且背了下来:

    “是暗月余晖下的斑驳,让我得见真正的你。”(这是朋友相见时的问候。)

    “血色的轮边,勾勒出你到来的脚步/也将承载你离去的风帆。”(欢迎光临/告别。)

    这些准备,足以可见卡伦对自己第一次任务的重视。

    不过,这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等人只是负责安保的缘故,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暗月家族基本只在暗月岛上活动,和阿纳瓦斯家族一样,他们鲜有家族人员会进入人类社会,各大教会对他们也很是提防。

    秩序神教高层肯定对他们的信息有所掌握的,但只限于高层对应部门知道,中下层其实对这个家族本就知之甚少。

    “现在我们出发。”

    卡伦跟着梵妮与姵茖走入电梯,电梯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开出来的是一辆贵宾商务车,卡伦来约克城的第一天艾伦庄园的人在码头接自己时就是这个型号的车。

    姵茖去开车,卡伦则和梵妮坐在后面。

    “紧张么?”姵茖问卡伦,“你是第一次执行任务。”

    卡伦摇了摇头:“我觉得还好。”

    “平常心对待就是了,一般情况下,还没遇到过哪个代表团会给我们脸色看的。”

    “好的,我知道了。”

    车开到了码头,停在了内部停车场。

    梵妮下车,去做交接。

    姵茖则来到后面,从饮料冰箱里取出一瓶汽水,对着卡伦指尖一拨:

    “啵儿。”

    然后开始以一种很豪迈的方式喝汽水,一口气干掉了一瓶。

    “你要喝么?”

    “我不渴。”

    “行吧,我先休息了,你也睡会儿吧,距离船到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

    “好的。”

    姵茖将一张座椅放倒,整个人躺在了上面,不一会儿就响起了呼噜声,这不是装的,因为卡伦知道,善于分配精力的人,入睡很容易。

    卡伦也将自己的椅子放倒,躺了上去,闭上眼。

    这一觉,睡得断断续续,基本每隔一刻钟或者二十分钟卡伦都会醒来一次,看看身边熟睡的姵茖再看看外面的情况;

    因为心里有事,所以一直不能睡得踏实。

    终于,等到最后一次醒来时,卡伦看见姵茖已经起来了,站在外面,梵妮则站在她对面,两人像是在交流着什么。

    卡伦一时有些不好意思,马上将椅子收起,拉开车门下了车。

    “哟,醒了。”姵茖笑道。

    梵妮开口道:“船已经到了,正在被接引入港,大概半个小时后代表团会下船。”

    “那我们现在……”卡伦问道。

    梵妮将手中的袋子提起来:“我们现在,当然是吃饭了。”

    接下来,姵茖和梵妮就在车边蹲了下来,开始进食。

    卡伦拿着自己的那一份,蹲在她们对面,结果因为梵妮穿的是职业短裙;

    卡伦站起身,和她们蹲到了一侧。

    梵妮还好奇地看向卡伦,问道:“怎么,影响你食欲了?”

    “没有。”卡伦一边用叉子吃着炸鸡一边摇头。

    “想看么?没关系的。”梵妮说道,“你可以叫我给你摆你喜欢的姿势。”

    姵茖疑惑道:“原来你喜欢职业的?可惜了,我今天穿的是裤子。”

    卡伦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队伍里的这两位“热情”的大姐姐,只能闷头继续吃饭。

    如果有的选,下次他宁愿和队长他们一起隐藏在暗处进行保护。

    “生气啦?”

    “没有,没有。”

    “你可真有趣。”梵妮摇摇头,“别生气,我们就是有些忍不住,就跟你们男人看见清纯的小姑娘总想挑逗挑逗她一样,我们女人看见清纯的小马驹也喜欢逗一逗他。”

    卡伦道:“能理解,毕竟安保工作应该会很枯燥。”

    “哈哈哈哈。”梵妮笑了,“你可真可爱。”

    姵茖则道:“梵妮,不准和我抢。”

    “嘁,我跟你抢的话,你不是吃起来更香么?”

    “咦,好像也是。”

    卡伦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现在应该是遭受到了职场骚扰与轻微霸凌,可他偏偏是这支队伍里的老幺新人,而且自己还是个男性;

    更痛苦的是,哪怕你去和朋友抱怨这件事,他们非但不会同情你……反而还会羡慕你。

    但卡伦心里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只能希望通过更多时间的接触后,让大家能够自觉不越界吧。

    吃完了饭,梵妮看了看手表,道:“五分钟时间,解决生理问题和着装问题,准备迎接。”

    “是。”

    “是。”

    附近就有一间卫生间,卡伦去洗了把脸,然后就走了出来。

    还好,他们只需要保持着装整洁,不需要去刻意地化妆什么的。

    大家都回到车上后,姵茖开车,将车停到了码头下板处,一艘游轮刚刚停靠过来,正在布置下船的甲板。

    前面端头位置,是给真正尊贵客人准备的,后面,则是给普通游客。

    车停好,穿着职业装的梵妮站在最前面,卡伦则和姵茖二人站在后面,卡伦学着姵茖,双脚微微岔开站,双手叠于身前。

    不过,卡伦留意到,来“迎接”的,似乎就只有自己这支安保队伍,并没有看见前来码头迎接的神教人员,这应该就是属于秩序神教的底蕴和地位吧,哪怕是暗月家族的代表团前来,也只是给你安排一支保镖队伍,其余的,都是到接待酒店后再进行。

    不是欢迎你的到来,而是我在酒店里接见远道而来的你。

    上面,有人开始向下走了。

    为首的,正是奥菲莉娅,她一身暗红色的长袍,给人一种很神秘很高贵的感觉。

    在她身后的左侧,跟着一个戴着面具的女武者,穿着红黑相间的甲胄,背上还背着一把剑。

    在她身后的右侧,跟着一个大概三十岁年纪的女仆,气场也很强大,奥菲莉娅只是正常地向下走,可女仆的目光却已经几次提前扫向下方的卡伦等人了。

    这是探查术,很清晰也很明显的探查术,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过于明显,反而不至于引发被探查者的反感。

    卡伦记得普洱说过,暗月家族的所有族人,只有名字没有姓,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暗月的光辉,他们的主体就是暗月。

    另外,暗月家族的族徽虽然是血月,但落实于族人身上的标记,则会各有不同。

    普通暗月家族族人衣服上只能使用一枚血月牙,然后根据家族地位级别的不同,血月牙的数量可以叠加,最高可以叠加到七个血月牙,这是除族长以下的最高级,而整个家族,只有族长一人能使用满月。

    当奥菲莉娅走下来时,卡伦注意到她衣服上是4枚血月牙;

    她右侧的女仆,衣服上是1枚血月牙;

    这个就像是爵位,但外人更看重的,还是实力与差事的区分,奥菲莉娅能够成为代表团的话事人,说明她家族地位肯定不低,她身边的女仆,在家族里肯定也不是小人物。

    但随即,卡伦注意到奥菲莉娅左侧的那个女武者,她甲胄上的月牙竟然是7个。

    这个,不对啊?

    虽然在大家族里,大夫人身边的侍女可以让混得不如意的族老低头问安,但在正式场合里,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肯定还是辈分和级别最高的在最前面,尤其是在面对秩序神教这样一尊庞然大物时,肯定会更重视礼节。

    梵妮开口道:“我先确认保护目标,确认保护目标后,安保任务正式开始。”

    “是。”姵茖。

    “是。”卡伦。

    梵妮走向前,对奥菲莉娅道:“赞美秩序,欢迎您的到来。”

    奥菲莉娅也很客气地回应道:“暗月的光辉,感谢秩序的接引。”

    “您好,我是本次会谈安保小队贴身安保组长,接下来,将由我和我的队长以及队员们负责您在约克城会谈期间的安全。

    现在,我需要对您的身份进行最后的确认,请问,您是本次代表团团长,奥菲莉娅小姐么?”

    “我是。”

    “好的,奥菲莉娅小姐,请您上车,您可以挑选两名随从一起登车,我们将先护送您进入接待酒店,其余代表团成员,则会有后续的安排。”

    “好的,感谢你的辛苦。”

    “这是我的职责。”

    姵茖坐进驾驶位,卡伦则打开了车门。

    奥菲莉娅走到卡伦面前,上车时,她下意识地伸出手示意搀扶,这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习惯,源自于以前的马车礼节,但卡伦站在那里,并未伸手搀扶。

    梵妮看到了这一幕,面色没变;

    驾驶位上坐着的姵茖,也只当是卡伦第一次执行任务,并不知道这些礼节。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一个无足轻重的小插曲,大家也没太在意。

    奥菲莉娅则是微笑地多看了一眼卡伦,似乎是在说,我对你有印象;

    然后,她就坐进了车里。

    女仆紧跟其后;

    最后,是那名女武者,当她走到车门旁时,卡伦伸出手背,微微弯腰,以礼节迎她上车。

    女仆愣住了;

    这个画面,看起来很是滑稽;

    一个体格高大的女武者,竟然被要求进行上车礼,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伦不类,尤其是和先前卡伦无视了奥菲莉娅小姐的那一幕对比起来时,画面冲击感会更强。

    但就在这时,

    梵妮与姵茖目光都纷纷一凝,她们意识到卡伦的意思是什么,那个奥菲莉娅不是本尊,真正的奥菲莉娅,是这名女武者。

    “嗡!”

    女武者抽出了背后的剑,卡伦站在那里没动,梵妮和姵茖也没动。

    因为没人会相信暗月家族的人会在这种正式场合对秩序神教的人动手,除非暗月家族决心承受来自秩序神教的怒火。

    长剑侧身,落在了卡伦手背上。

    卡伦留意到这把长剑的两侧凸起,中间是凹槽,隐约可见血线在里面流淌,散发着一股令自己很熟悉的气息,是暗月之刃的气息。

    这把剑应该是一件圣器,它能聚集和加持暗月之刃的效果。

    这一刻,卡伦脑子里的想法竟然是,如果我也有这把剑该多好,那么暗月之刃的威力将瞬间提升,如果和朱迪雅交手切磋时,自己有这把剑在手,一剑下去大概就能破开朱迪雅的所有寒冰防御,送朱迪雅去和麦克先生平起平坐。

    “哎呀……”

    一道娇嗔从面具之下发出,

    “被认出来了哎,不好玩,不好玩,还是被我亲自挑选出来的人认出来的。”

    女武者摘下了面具,露出了奥菲莉娅的脸,而已经坐在车里的奥菲莉娅面容则快速发生变化,变得有点像姵茖,面部多出了一些线条和刚毅,一看就是饱经风霜与战斗的模样。

    梵妮上前,询问道:“请问,您是奥菲莉娅小姐么?”

    “是我,是我。”奥菲莉娅对着梵妮笑了笑,“姐姐不要生气哦,我只是想和你开一个玩笑。”

    “希望奥菲莉娅小姐能明白,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您在约克城的安全,希望这样的玩笑,下次不要再出现了。”

    “当然,当然。”

    奥菲莉娅态度很好地向梵妮做着保证,然后她扭头看向卡伦,此时,她的脸和这套甲胄极为不相称,让她看起来有些像金刚芭比。

    她的真实模样和形象应该和先前那位“奥菲莉娅”是一样的,愿意在于这套甲胄的加持效果太明显。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奥菲莉娅很好奇地问卡伦。

    卡伦回应道:

    “是暗月余晖下的斑驳,让我得见真正的你。”

    卡伦觉得这话回得很得体;

    既缓解了此时的尴尬,还把这件事揭过去了。

    但当他把话说完后,发现奥菲莉娅的神色变了;

    坐在车里的两个女人神色也变了;

    甚至后方代表团里听到这句话的成员们,神色都变了。

    咦,这句话的意思,不对么?

    忽然间,卡伦忽然意识到了一个自己先前不经意间忽略掉的问题:

    普洱她懂个什么暗月岛习俗以及俚语!

    她知道的那些,还不都是从那位追求她最后被她相忘于大海的少族长那里听到的?

    该死,那只猫为了吃上酸菜鱼,到底对自己瞎科普了些什么东西?

    所以,这句话的意思,真的是朋友相见的问候语么?

    梵妮和姵茖完全不知道状况,但她们能感觉到,卡伦似乎是说了一句很震撼的话。

    奥菲莉娅的脸开始逐渐泛红,最后,真的变成了一颗红苹果,握在手中的长剑开始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划出了一道道火星以及一个个圈圈。

    “哎呀,哎呀,对于你的表白,我能再考虑一下么?”

    “……”卡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星门老鹰吃小鸡〕〔道诡异仙〕〔牧龙师〕〔家父汉高祖〕〔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