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赘婿芳华〕〔被迫成为大佬后我〕〔三寸永恒〕〔重生之套路之王〕〔被迫嫁给山野糙汉〕〔太荒吞天诀〕〔他怎么可能是魔尊〕〔医婿下山〕〔青藤心事——中学〕〔九转霸体〕〔诸天:开局对抗天〕〔斗破之我的马甲都〕〔我的学霸人生模拟〕〔模拟人生:我的亿〕〔顾少别来无恙〕〔重生成团宠文炮灰〕〔穿越成顾横波后的〕〔主神:时代变了〕〔我代表地球联姻异〕〔玉龙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六十九章 空的墓位
    ..,最快更新!

    回来途中,卡伦又去酒店看望了一下莱克夫人与帕瓦罗先生的两个女儿,但他没有变成帕瓦罗先生。

    因为自己就算变成帕瓦罗先生的模样,莱克夫人知道自己是谁,两个女儿也知道眼前这位不是自己的父亲。

    面具,本来就是给外人看的,对真正的家里人,其实没有用。

    问候结束后,卡伦就开车回到了公寓,天已经黑了。

    推开门,看见普洱正坐在茶几上吃着切好的水果,凯文则啃着一块大棒骨在磨牙玩。

    “希莉刚走,晚餐在厨房里。”普洱说道。

    卡伦将装备包丢到了毯子上,自己也在地毯上坐下。

    “唔,什么东西?”

    普洱不吃水果了,凑了过来,凯文也不磨牙了,也凑了过来。

    “秩序之鞭小队的基础装备包,下午领的,不过好像不用抱太大的期待感。”

    卡伦打开了包,先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厚厚的单子,居然是说明书。

    打开说明书后,发现里面竟然图文并茂,介绍得很详细,这让卡伦有了一种不是在开装备包而是在开玩具大礼包的感觉。

    将说明书丢一边,卡伦从里面拿出了第一件东西,是一把左轮手枪,拿在手上时感觉有点轻,材质似乎不是很好的样子,但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上面雕刻着不少纹路。

    再拿起子弹盒,打开,里面子弹都是红色的,捏在手里也感觉有些轻。

    “是术法手枪么?”卡伦问道。

    普洱仔细看了看,道:“是的。”

    凯文则扒拉开卡伦丢旁边的说明书,点点头:“汪。”

    普洱解释道:“最低级的术法手枪,子弹具备一定的净化效果,但不用抱太大的期待。”

    紧接着,卡伦又从里面拿出了一沓卷轴,是的,一沓;但这个卷轴很窄,也不似先前阿尔弗雷德在黑市上买给普洱与凯文用的那么洁白,差距,就像是真钻戒指和玩具戒指。

    普洱介绍道:“最低级的卷轴,可以拓印最初级的术法,也就是可以省略一下你念诵咒语的时间,而且成功率大概在百分之五十左右。”

    “所以,术法手枪不管效果怎么样,至少射出去的是子弹,可以听个响,吓唬一下人或者异魔,这个卷轴,是真的一点用都没有,反而还可能有副作用?”

    “对标你自己的话,确实是这样的没错,因为你使用术法尤其是低级术法的成功率基本不会出现问题,而且你现在应该也可以做到低级术法瞬发了,所以,它真的没什么用。”

    接下来,卡伦又从包里取出了一双皮靴,一套黑色神袍,外加一张银白色面具。

    这张银白色的面具引起了卡伦的回忆:“我们家里,也有一副一样颜色的。”

    “应该在收音机妖精的卧室里,蠢狗,去拿。”

    “汪!”

    凯文马上跑去阿尔弗雷德的卧室翻找。

    卡伦从家里带来的行礼,一直由阿尔弗雷德负责保管,包括霍芬先生给的几个行李箱的笔记和书籍,对阿尔弗雷德,卡伦很放心,因为他绝对不会做监守自盗的事,因为他本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翻阅。

    爷爷给自己留下的实物其实并不多,那副银白色面具就是其一。

    当初自己坐在爷爷的书房里,戴着这副面具,在狄斯使用血祭仪式时,正是靠着它,自己才能成为“漏网之鱼”,不仅没有被剥走体内灵性反而成为了茵默莱斯家灵性血脉的唯一继承者。

    卡伦将这副面具缓缓地戴在了脸上,然后,看向普洱,普洱也看着他。

    少顷,卡伦摘下面具,道:

    “居然真的只是一副普通面具。”

    这时,凯文嘴里叼着从家里带过来的那副银白色面具从阿尔弗雷德卧室出来,放在了卡伦面前,卡伦伸手拿起这副面具。

    款式,是一模一样的,但捏在手里的质感完全不同。

    这副面具一直被放在行李箱里,来到维恩后,卡伦就没再触碰过它。

    此时,卡伦将这副面具戴在了脸上,冰凉的感觉瞬间从面部下沉到全身。

    忽然间,卡伦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发出了紫色的光芒,却没有让卡伦变成帕瓦罗先生的模样,而是在这光芒中,卡伦脸上的银白色面具竟然开始呈现出融化的态势,渐渐的,面具化作了一缕缕银色的液态开始滑落,从脸上到下巴再到胸口最后顺着胳膊继续向下,来到了那块戒指处,双方开始融合。

    不像是戒指在吸收,更像是戒指被“攻占”了。

    卡伦低着头,看着这种变化,紫色的光芒开始逐渐变成银白色,等到光芒散去后,原本的紫宝石戒指,竟然变成了银白色。

    “不会……坏了吧?”

    卡伦很担心戒指出现什么变异,导致自己无法再变成帕瓦罗先生的模样,所以尝试向里面输入了一些灵性。

    白光一闪,卡伦变成了帕瓦罗先生的模样。

    “有什么区别么?”卡伦问普洱和凯文。

    普洱和凯文都摇摇头,示意没什么区别,和以前一样很完美也很逼真。

    下一刻,

    卡伦心神一动,变回了原本的模样,但脸上,却多出了一副银白色的面具。

    紧接着,

    银白色面具也消失,卡伦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爷爷给的这副面具,你知道是什么来历么?”

    普洱摇摇头,道:“但能够和沃斯家族给你做的戒指产生反应,我猜测可能也是出自于沃斯家族。”

    “汪!汪!汪!”

    “蠢狗说,应该就是出自于沃斯家族,但是很久远以前的沃斯家族,和现在的沃斯家族不一样。”

    “汪!汪!汪!”

    “因为它当时帮你隔绝了血祭仪式,意味着当你戴上这副面具时,连血脉的牵引都被隔绝了。”

    “听起来很厉害。”

    卡伦点了点头,然后将装备包里拿出来的那副银白色面具随手丢到了一边,虽然爷爷给的银白色面具还没能找到其他的用途,但这个面具已经确认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接下来,卡伦脱下自己的鞋,穿上皮靴,走了走。

    “怎么样?”普洱问道。

    “有点大了,不是很合脚。”

    “可以换小一码的么?”普洱问道。

    “应该不可以,因为有位资深队员跟我说过,用不上的东西可以直接丢黑市卖掉。”

    “一双靴子,也卖不了多少钱。”普洱用爪子按了按那套黑色神袍,“这神袍也是普通的款式,里面没符文。”

    卡伦将神袍也穿上,发现这个也大了。

    “哦,看来这一套衣服都不合身,我们还是订做吧。”普洱说道,“黑市里应该有专门制作神袍的裁缝,他们还能请阵法师给你衣服里加一些基础阵法。”

    “价格呢?”

    “不便宜。”

    “算了,我走正规渠道去买一套吧,毕竟第一套正规的神袍服。”

    按照正常理解,正规渠道的神袍服应该会贵一些。

    “等你成为审判官后,会每年给你发审判官制服的,神仆、神启和神牧,一般是得有岗位需求时,才会配发。”普洱说道。

    “真抠。”卡伦叹了口气,“这基层福利,真的是太差了。”

    “哪里都是这样的。”普洱一副理所当然地口吻,“各行各业,基层都是最辛苦待遇也是最差的,所以,得往上爬呗。”

    “这次任务我负责贴身安保任务,应该是穿便服,不用穿神袍,我通过帕瓦罗渠道用点券向教会买一件吧。”

    “嗯,这样也好。”

    卡伦又从包里取出了一件夹着钢板的背心,看起来,像是背背佳。

    将这件背心穿在了身上,发现也就只有胸前一点位置以及后背的一点位置得到了防护,而且里面没有阵法,卡伦尝试输入灵性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所以,确认了,它就是一件背背佳。

    背包似乎空了,卡伦将它倒扣,甩了甩,从里面甩出了几张100雷尔面值的钞票,捡起来,总共500雷尔。

    “我觉得,整个背包里,最实用的是那把术法左轮手枪,其次实用的,就是这500雷尔。”

    左轮枪被卡伦装了子弹留在了身上,500雷尔被卡伦放在了茶几上用茶杯压住,其余的,全都又丢进了包里。

    “对了,我这次要执行的是安保任务。”卡伦说道。

    “你刚刚说过了啊,我听到了。”普洱回应道,“看来,那位队长很器重你。”

    卡伦没有打算在“器重”这个话题上继续发散,

    而是问道:

    “这次保护的目标,是暗月家族派来约克城的谈判代表,这个暗月家族,和我学会的暗月之刃有什么关系?”

    普洱愣住了。

    一边的凯文听到这个消息,闭着嘴,嘴唇却向上拉起,狗眼睁得大大的,它可是知道暗月之刃是怎么到普洱手中的。

    “额,我觉得,大概,或许,可能,应该,是一个家族的吧。”

    “详细说说。”

    “没什么好详细说的。”

    “这个术法是怎么来的,你是怎么得到的?”

    “额……就是当初暗月家族有个家伙喜欢我,想追我,然后,把这个术法当作礼物送给了我。”

    “然后呢?”

    “什么然后啊?”普洱眨了眨水汪汪的琥珀般的猫眼。

    “那个家伙呢?”

    “我不喜欢他,就给他踹了,我不是和你说过么,以前的我根本就没想过要谈恋爱结婚这种事,反正我父亲打不过我,叔叔伯伯们也都打不过我,兄弟姐妹们也打不过我,就没人能强迫我。”

    “就这么简单?”

    “没什么复杂的事情,相信我,我和他最后是和平分手,不,他连我的手都没碰到过,总之,我们是在很友好的氛围下,相忘于大海了。”

    “所以,如果我在暗月家族的人面前使用了暗月之刃,也没什么事的?”

    “不行!”普洱马上叫了起来。

    卡伦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道:“说吧。”

    “我当时要去一座怪物岛找个蛋,他硬是要陪我去,我甩不掉,只能让他跟着我一起去了,然后我找到了那颗蛋,我就离开了岛。”

    “他呢?”

    “我和他相忘于大海了。”

    “你把他一个人留在岛上了?”

    “不然根本就没办法甩开他,你不知道他到底有多黏人哦!”

    “他死了?”

    “不,没有,我后来打听了,他活着回去了,我当时真的是……”

    “长舒一口气?”

    “不,我在惊讶,他竟然还能活着,我怕那家伙又跑过来找我,你知道么,暗月家族的存在很特殊,是少数一批能够有资格类比小教会的家族体系。

    所以,他一直跟着我的话,我去哪里都不会方便,很容易引起大教会的注意。

    不过,还好……”

    “还好什么?”

    “他父亲死了。”

    “嗯?”

    “然后他回去继承家主位置去了,还给我写了一封信,意思是他没办法再离开暗月岛,希望我能去岛上找他,他会召唤下暗月的光辉,在暗月的祝福下向我求婚。

    然后,他果然就出不来岛了,哈哈哈。”

    普洱笑了起来。

    卡伦看了看凯文,凯文也看了看卡伦。

    “你们怎么不笑呢?”普洱疑惑道。

    “因为我觉得,好像不是很好笑。”

    “汪。”

    “我甚至还觉得,那个男的对你应该是真心的。”

    “汪。”

    普洱无所谓道:“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嘛,这东西,怎么能强求得来,我又不是尤妮丝,家里安排谁我就会去努力尝试去喜欢谁。

    哦,我这话可没有针对卡伦你的意思啊,就是打个比方。

    我以前的性子大概就是,家里安排什么,我反而会反感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当时去了暗月岛,你大概就不会变成猫了。”

    “想这些干嘛,挺没意思的,再说了,暗月岛又没有松鼠桂鱼。”

    “好,我明天给你做。”

    “今晚吧,可以么,我亲爱的卡伦小少爷?”

    “没买材料。”

    “我下午让希莉去买回来了。”

    “你对她说话了?”

    “当然没有,我给她看的是字条,但我觉得这个大屁股女仆应该早就知道我能说话的事了,以前在家里我和你说话时,她有时候就在楼下拖地,不过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是真的强。”

    “好,我给你做,后天的任务,明天也没有什么事。”

    “嘿嘿,爱你哦喵。”

    卡伦起身走进厨房,开始处理食材。

    这时,普洱蹦跳到了水池旁,提醒卡伦道:“或许,你可以问问蠢狗海神之甲是怎么来的,我觉得这里面肯定也有故事。”

    “我不是很感兴趣。”

    “为什么,这不公平!我说了我的,它居然什么都没说,我敢跟你保证,蠢狗以前肯定是被女人骗过,而且骗得很惨!”

    “你这个,勉强算是近代,他那个,估计得追溯到上个纪元去了,这个故事听起来,没有代入感。”

    “我虽然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自己还是觉得受到了冒犯。”

    “明天中午给你加一道酸菜鱼。”

    “哦,以后想冒犯我时,请不要有任何的犹豫。”

    “打电话,让阿尔弗雷德带皮克和丁科姆也过来一起吃晚餐吧。”

    “看来,加入了尼奥的小队后,让你获得了极大的安全感。”

    “好像确实是这样。”

    普洱跳下了水池,跑到放着电话机的柜子上,开始用猫爪拨号码。

    差不多晚上九点半,卡伦把晚餐准备好了,阿尔弗雷德也带着皮克和丁科姆回来了。

    两个人显然很拘束,后背笔直地坐在椅子上。

    卡伦将饭菜端上桌,示意大家开始吃。

    饭桌上,丁科姆和皮克只知道吃,不说话,然后他们发现,菜肴真的很美味!

    卡伦则和阿尔弗雷德简单地聊了聊过几天有任务,自己一段时间内不能回家了,阿尔弗雷德则保证等卡伦回来时,丧仪社那边的装修肯定已经完工,可以直接入住。

    饭后,

    丁科姆与皮克主动去清理厨房,打扫结束后,阿尔弗雷德带着他们一起下了楼,晚上还要继续赶工,他们这些日子都是睡在工地上的。

    “真的没想到,卡伦先生的厨艺这么好。”皮克感慨道。

    “是啊。”丁科姆也认同。

    阿尔弗雷德则拿出六百秩序券,递给了他们,道:“自己分了。”

    神仆每个月的津贴只有100秩序券,一人三百,相当于一个季的津贴被发了下去。

    阿尔弗雷德打断了他们的感谢,摆摆手,道:“好好干活,不会亏待你们的。”

    ……

    青藤墓园;

    尼奥安静地站在那里,陪着躺在里面的人,墓碑四周,栽了一圈的白玫瑰。

    良久,

    尼奥开口道:“伊莉莎,马上又有任务了,等任务结束了,我再来看你,你看,是不是就像以前一样。”

    这时,墓园管理员老萨曼一边扫着地一边走了过来,他好奇地看着尼奥,问道:

    “喂,这个点了,我要关门了。”

    尼奥看着他,回答道:“我现在就走。”

    “喂。”

    “还有事?”

    老萨曼看了看尼奥身前的那座四周栽种着白玫瑰的墓碑,道:“你和帕瓦罗家丧仪社的女婿认识?”

    “女婿?”

    “叫卡伦。”

    “嗯,认识。”

    “他上次吃了我一锅通心粉,之后派人给我送来好多吃的说寄存在我这里等下次再吃,都放冰箱里了,我吃不下,你要不要一起过来吃夜宵啊?”

    “好的。”

    “等会儿啊,我把这里扫一下就收工,对了,里面躺着的是你什么人?”

    “我的……妻子。”

    “你运气真好,我们这里现在第二个墓位可以打折,以前可是没这种活动的。”老萨曼说道。

    “我不用。”

    他的尸体,将会上交给教会,不会安葬。

    “嘿,我不是在向你推销,我当然知道你不用再买了,你不是已经让那个卡伦帮你买了一座么。”

    “嗯?”

    “喏,你看,就是你妻子隔壁那个空墓位,我记得产权登记人名字填的是尼奥,是你吧?”

    “是我。”

    ——

    晚上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我家娘子,不对劲〕〔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家父汉高祖〕〔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诸界第一因〕〔从观想太阳开始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