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时天行者〕〔神医毒妃有点狂〕〔神医狂妃之冷王请〕〔电子竞技存在一见〕〔我的七个女徒弟风〕〔穿成大佬的契约兽〕〔重生之工业狂潮〕〔我的武技发愤图强〕〔我的灵宠逆天了〕〔遮天之魔〕〔姜六娘发家日常〕〔太初神帝〕〔暗夜博士混漫威〕〔惹火甜妻:总裁大〕〔穿书八零团宠小辣〕〔开局考了个省状元〕〔学霸的人生模拟器〕〔农家药香:病娇首〕〔光之巨人:我就是〕〔我家客栈通古今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三十一章 演技!
    ..,最快更新!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就是卡伦?”

    “是的。”

    “进来吧,大家都在等你。”

    “好的。”

    贝德先生转身,做了一个很敷衍的“请”的手势,然后不等卡伦走上台阶,他就自己先走了进去。

    卡伦带着阿尔弗雷德走了进去,一楼客厅内,点着三根蜡烛,有限的光亮只能照亮到有限的区域,空出大片的黑暗留白。

    身穿白袍的老者靠躺在沙发上,闭着眼,像是在打盹儿;

    沙发后面,站着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沙发侧面,则坐着一个穿着大衣的年轻女人;

    贝德先生进来后,坐在老者对面的沙发上。

    “卡伦,咖啡。”

    皮亚杰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来,随后,他端着一壶咖啡走出。

    卡伦接过了咖啡,抿了一口,糖搁得有点过多,能甜死人的那种;

    但卡伦很快抿了第二口。

    “要吃蛋糕么,我给你分一块?”

    “不用了,吃过晚餐来的。”

    “哦,那可真遗憾。”

    “你亲手做的么,那我可以尝尝。”

    “是我亲手买的。”

    “那就算了。”

    多克长老在此时睁开了眼,目光扫向了卡伦,一股无形的压力直接逼迫了过来。

    卡伦故作轻松地问道:

    “多么严肃的一个聚会啊,一定要不开灯点蜡烛?”

    坐在沙发侧面手拿法杖的海伦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对不起,是我烧尸体时不小心烧着了电线。”

    “哦。”卡伦目光逡巡,三面沙发,老者那边自己肯定不能去坐的,自己准岳父那里还得表示“不认识”,可偏偏他又不想继续站在这里,当其他人都坐着你却站着时,自己会无形增添心理压力而坐着的那些个则能更加“心安理得”。

    最终,卡伦走到皮亚杰身边,在沙发扶手上坐了下来,继续道:

    “所以,原本我需要面对的那些人,已经在烧电线时顺带着一起烧掉了?”

    “烧到电线是意外,意外!”海伦马上叫出声解释。

    “好了。”多克长老安抚了一下海伦,“你的麻烦事,已经解决了。”

    “这里的‘你’,指的是我?”卡伦指着自己问道。

    “不然呢?”多克长老反问道。

    “呵。”卡伦笑出了声,“我只是来敷衍一下,演一场戏而已,就当是饭后散步,本就没做什么,自然就不用担心什么。

    所以,什么叫我的麻烦?

    我哪里来的麻烦,还需要你们来帮我解决?

    最重要的是,你们以为自己毁尸灭迹就不会留下线索了么?

    你确保他们家族里,没有人知道他们这群人今天要去的地方?

    去了诊所后来这里时的中途,这群人中就没有人给家里打过电话汇报过行程?

    可能他们家里人知道的是,他们这群人是要去见一个叫卡伦的心理医生的,然后,这群人就没了。”

    卡伦将手中喝了一半的咖啡杯递到皮亚杰面前,皮亚杰伸手帮他接住了。

    随后,卡伦摊开双手,看着多克长老,语气忽然加重,近似质问:

    “这就是你说的,帮我解决麻烦?”

    海伦默默地缩了缩脑袋,因为她觉得卡伦说得好有道理。

    弗农则目光落在卡伦身上,仔细地打量着他。

    多克长老的脸,变得阴沉起来。

    贝德先生开口笑道:“我知道他们,拉斐尔家族的一帮人而已,卡伦先生可以放心,在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之后,他们是不敢再进行报复的。”

    卡伦扭头看向贝德先生,反问道:

    “我是在意这些愚蠢的家族臭虫么?”

    贝德先生面色讪讪;

    “卡伦先生是在进行问罪么?”多克长老的手,已经放在了自己膝盖上。

    “不,我只是很好奇,好奇一群明明见不得光的人,做事,为什么又这么的不动脑子;同时,我也开始怀疑,当初决定和你们达成默契进行合作的选择,是否是正确的。”

    “呵呵。”多克长老站起身,看着卡伦,“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小子?”

    卡伦伸手从皮亚杰手里接回咖啡杯,抿了一口:

    “那你,又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和谁说话么,老东西。”

    多克长老扬起手臂,一根魔杖出现在他的手中;

    卡伦轻轻摇晃着手中的咖啡杯,面带笑意;

    身后站着的阿尔弗雷德则带着一种迫不及待的语气恳求道:

    “主人,属下的牙齿早就发痒难耐了,这几个家伙虽然实力也就那样,但我嗅到了他们身上鲜血的纯净,味道肯定会不错。

    请求主人准许属下出手!”

    多克长老愣了一下;

    弗农也正色看向阿尔弗雷德;

    海伦则捂住嘴,发出一声惊呼:

    “嗜血异魔!”

    嗜血异魔是异魔的一种,而且是比较强大的一种异魔,其形象和“吸血鬼”差不多,不过他们很少会出现在外漂泊的孤单者,基本是以家族的形式在传承;

    这其中有异魔组成的嗜血家族,也有家族信仰体系。

    普洱曾说的,神官和异魔之间没有清晰的一条线,在嗜血异魔这里,其实是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阿尔弗雷德有些垂涎地看着海伦,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同时,双眸之中的血色泛起,流转着摄人心魄的光泽;

    海伦再度惊呼:“魅魔之眼!”

    “这是主人上次随手丢给我的玩具,很有趣的一双眼珠子。”

    阿尔弗雷德指着海伦,

    “如果主人愿意临幸你,你也能把主人伺候得好的话,那我可以把这一对小玩具也送给你,反正这样的小玩具,我那里还有很多。”

    海伦马上惊慌道: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

    同时,几乎是本能地,她喊道:

    “光明——永恒守护!”

    一道散发着圣洁气息的镜面出现在了海伦的面前,她马上躲在了镜面后面。

    可以感受出来,这镜面的气息,很强大。

    但阿尔弗雷德只是伸手指着海伦笑道:

    “哈哈哈,主人,她太有趣了,真的太有趣了。”

    卡伦也笑了起来,将杯中剩余的咖啡一饮而尽。

    然后,很是随意地将咖啡杯丢给皮亚杰,皮亚杰伸出双手接住。

    紧接着,卡伦站起身,主动走到多克长老面前,就这么看着他:

    “听着,老东西,如果是柏莎小姐站在这里,我还有兴趣也有耐心愿意和她多说几句话,因为我觉得她还有脑子,可你们,我是真的半点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

    “那是因为柏莎小姐是神使。”海伦在此时主动解释道。

    卡伦指了指坐在那里的皮亚杰:

    “原本,我愿意和你们这群光明余孽一起分享皮亚杰。”

    “……”皮亚杰。

    “现在嘛,我觉得我有必要改变这个主意了,因为光明的落魄,真的不是没有原因的,从你们身上就能清晰地看出来。”

    “你在玷污,我的信仰。”多克长老沉声道,“什么时候,光明,也轮得到贝瑞教来亵渎和嘲讽了?”

    “嗯,呵呵呵。”卡伦抬起手,“如果你那边能有认识的贝瑞教的人,大可以去问问他们,是否认识我,哦,他们肯定不认识我;

    因为,我赞美的是自然,不是贝瑞教。”

    贝瑞教脱胎于自然女神教会,一定程度上,贝瑞教就是自然女神教,但前者在世俗里的发展越来越大,也带上了几个特有的标签形象,而后者,则越来越小众。

    可以理解成,自然女神教的原始信仰就像是秩序神教的秩序神殿,而贝瑞教,则等同是秩序神教。

    这是一段秘辛,知道的人非常少,但是在霍芬先生的笔记里,则有着专门的描述。

    在偷习人家阵法和术法的同时,顺便打听打听八卦,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说完,

    卡伦的手掌,在多克长老的脸上轻轻拍了拍。

    多克长老只是僵着一张脸,没有下一步动作。

    而原本站在沙发后的弗农,却主动向卡伦走来。

    卡伦目光马上看向他,

    道:

    “你继续这条路修习下去的话,活不长的。”

    听到这句话,弗农脚步僵在了原地。

    卡伦则转过身,走了回去,在原先的位置上,坐下。

    皮亚杰又给他倒了一杯咖啡,卡伦伸手接了过来。

    先前他对弗农说的话,不是从霍芬先生笔记里看到的,是他随口编的。

    皮亚杰咳了一声,

    道:

    “好像事情都是因为我而起,柏莎是我的秘书,是我工作上的帮手,卡伦是我最好最亲密的朋友。

    站在我的角度,我不希望大家闹起矛盾来。

    而且,

    现在我遇到了贝德先生,这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我觉得,是吧?”

    贝德在此时也开口道:

    “这一切,都应该是壁神的安排。

    在这间屋子里,

    落魄的艾伦家族,落魄的光明神教,落魄的壁神教,落魄的贝瑞教……

    大家难道就没有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巧了么?”

    “呵呵呵。”卡伦笑出了声,“失败者联盟么?”

    “噗哧!”

    海伦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挥手,将那一块镜面消散。

    这个术法掌控力,让卡伦眼皮微微跳了一下。

    其实,贝德先生现在很羡慕卡伦,因为卡伦没有暴露身份,还能以“贝瑞教”或者“自然女神的信徒”自居,可自己,却已经暴露身份了。

    虽然这样想会有些不人道,但的确是那位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的家族司机,尤其是他死前喊的那句“族长,先回车里。”可以说,直接钉死了自己的身份。

    否则,贝德先生完全可以像卡伦一样,去给自己临时编一个身份出来。

    他知道,卡伦是因为特殊净化的原因,所以外人无法探测到他的境界,可以尽情发挥;

    其实他自己原本也能这样的,他甚至不用别人看,他本来就没有境界,因为壁神教的境界不会带来气息和力量上的波动;

    就是……这个仆人的境界,他们也看不出来么?

    贝德先生是亲眼见过多克长老和这一男一女出手的,他们像是切菜一样,将一众拉斐尔族人杀死。

    可以说,他们的实力很是恐怖,光明神教毕竟是上个纪元最为强大的教会,哪怕如今消亡了,但它的余孽,依旧不容小觑。

    虽然肯定比不上“少爷”召唤出来的先祖雷卡尔伯爵,但至少在这里,他们三个人,可以轻易地抹杀在场的其他所有人。

    但很显然的是,“少爷”将他们全都唬住了。

    哪里来的嗜血异魔,在艾伦庄园时,自己可没见过那个男仆喝过哪怕一勺生血。

    不过,贝德先生自然不可能去拆穿卡伦,毕竟,这可是自家的“准女婿”。

    当然,对于贝德而言,最大的痛苦就是,因为没办法“制造假身份”,所以他必须以艾伦家族族长的身份来和这群光明余孽交流,这等于直接把艾伦家族拉到了火山口边缘位置。

    但最大的庆幸就是,在确认他们先前说的等的“卡伦”,真的是自己的“准女婿”后,他就没那么慌了。

    好似艾伦庄园无论遇到什么危机,哪怕是某种意义上注定的宿命,自己这位准女婿都能解决。

    “我们需要时间。”贝德先生伸手指了指皮亚杰,又指了指自己,“我们需要时间,来共同创作一幅壁画。”

    皮亚杰点了点头,道;“我最近又自学了很久的画画,呵呵,我以前和我妻子在一起时,就学过一些基础。”

    贝德继续道:“我觉得,在我们接下来创作的这幅壁画中,将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启示,将指引我们在座的所有人,以及我们背后的家族、教会、势力,下一步的动向。

    我猜,这应该就是复兴的契机。”

    海伦小姐开口问道:“可是,如果壁画中的画面是必然会发生的话,我们看与不看,做与不做,又有什么区别呢?”

    贝德微微皱眉,他很想说:壁画的预言,不是不可能被改变;

    可问题是,在这个场合下,面对着这群光明余孽说这种话,太不合适。

    卡伦开口道:

    “那是因为,‘你看了壁画’,本就是注定发生的先决条件。就像是因为你先信奉了光明,光明才会庇护你一样。”

    你看了壁画,才会无形中受它影响,然后不自觉地诱导身边一切事物变化,向着这个画面所呈现的结果发展。

    所以,“壁画”,还是要画的,更是要看的。

    “原来是这样,谢谢您,卡伦先生,您真的好厉害。”

    卡伦矜持地笑了笑,这种没营养涉及到玄学的话,他能颠来复去地阐述,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既定结论。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位叫海伦的姑娘,确实有点憨。

    多克长老开口道:“那我们会继续保护你们,让你们完成这幅作品。”

    贝德先生开口道:“我需要回一趟家,为家族里的事,做一下安排。”

    “可以。”卡伦开口道。

    多克长老看了卡伦一眼,没反驳他的决断。

    “那我也需要给自己放假了,终于可以像琳达当初那样完全沉浸在画画的快乐之中。”

    “可以。”卡伦继续决断,“诊所里的事,交给柏莎小姐负责管理,我也会去继续上班。”

    “好的,谢谢。”

    卡伦继续道:“保险起见,这栋别墅就作为他们的创作场所,我们双方,只允许派一个人可以进出这里看看情况。

    我这边是我,你们那边,就是柏莎小姐。

    其他人,不得随意进入这栋别墅,也不得窥视。”

    多克长老嘴唇微动,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同意。”

    “好了。”

    卡伦站起身,向玄关走去,阿尔弗雷德跟在卡伦身后。

    走到玄关口,

    卡伦停下脚步,回过头,开口道:

    “还有一件事,我需要提醒在座的各位,就像是宝藏深处会有最为强大的怪物看守一样,越是接近契机,危机也会越来越近。

    这是自然女神给我的神谕。”

    “你竟然还能接到神谕!”海伦惊讶地喊道。

    哦,光明余孽们现在,连神谕都无法接收了么,是已经完全和他们的神,失去联系了啊。

    多克长老则很严肃地看着卡伦:

    “真的?”

    显然,他对神谕很是看重,因为自己没有……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小心翼翼了么?

    哪怕我一根手指就可以碾碎那群家族臭虫们,

    可我依旧特意过来给他们演戏。

    因为越是在这个阶段,就越是容不得丝毫的大意,来自宿命的危机,也就会越来越清晰。

    壁神教、光明神教,贝瑞教,呵呵……

    我有种预感,接下来,可能会面临来自秩序神教的触手,因为它是我们在座的所有,共同的敌人,如果我们还有资格被他们看作敌人的话。”

    听到“秩序神教”四个字,多克、弗农以及海伦三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多克长老则问道:

    “贝瑞教也受到了来自秩序神教的针对?”

    “贝瑞教和自然女神教会脱钩的幕后黑手,就是秩序神教。秩序神教天然反感一切陨落和被镇压的神死灰复燃。”

    这个不是卡伦自己编的,在霍芬先生笔记里有这样的记载,但霍芬先生在这句话后面标注了一下:我听一个人说的。

    这个人是谁,很好猜。

    “总之,大家做好准备吧,我们想要再次复兴,就必然会面对当今世上最大的规则……秩序。

    如果有察觉到秩序神教的靠近,

    请及时通知我,我们共同应对;

    我这边,也会一样。”

    说完,卡伦打开玄关门,走了出去。

    走出院子,上了车,车开出了很远后,在路边停了下来。

    “呼……”

    “呼……”

    卡伦和阿尔弗雷德同步身子往车座上一靠,长舒一口气。

    “少爷,光明的余孽,比想象中要厉害得多,我甚至怀疑现在的自己,到底能不能打得过那位看起来笨笨的小姐。

    她不用吟唱随手召唤出来的守护镜面,术法等级很高。

    多亏少爷指示得好,属下这才能跟上少爷的步伐。”

    卡伦摇摇头,道:

    “不,是他们提醒得好。

    贝德先生平日里就算是面对他的父亲和哥哥,都是普通人的样子,可先前出门迎我们进来时,走得却很有气场。

    这其实就是在暗示我,里面的人并不知道我的确实身份。

    皮亚杰给我的咖啡里加了很多很多的糖,可他知道我不喜欢吃甜食,这是告诉我,其实我有危险。

    你也看见了,那个老头,一开始是对我有杀心的,他和柏莎虽然都是光明神教的,但好像并不是一路的,那个女人说柏莎是什么来着?”

    “神使,少爷。”

    “嗯,对,空降的特派员肯定会和地方系产生矛盾。

    另外,皮亚杰还问我吃不吃蛋糕,说给我分一块,意思就是接下来的谈话涉及到分蛋糕了。”

    “皮亚杰先生这么厉害?”

    “因为他们在我们来之前,应该就开过一轮会了,皮亚杰虽然是外行人,没听懂,但他肯定听‘会’了,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样性质的会谈。

    比起那个老头,或者他的秘书柏莎,哪怕柏莎长得再像琳达,他其实对人家也毫无感觉,皮亚杰还是更愿意相信我。”

    “原来里面还有这么多的细节。”

    “你一个都没能瞧出来?”卡伦好奇地问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需要时刻注意少爷您,然后和您配合。”

    “很好。”

    “少爷,那个老头不仅没有看穿您,也没看穿我,我觉得我的信仰又提升了,现在身上好像完全没有异魔气息了。”

    一头没有了异魔气息的异魔。

    阿尔弗雷德觉得,是那天凯文对自己身上撒尿后,少爷亲自用手不顾鸟脏帮自己涂抹伤口的那一刻,自己对少爷的信仰,进一步得到了升华。

    “这场戏,虽然难度提升了,但我们演得不错。”

    本来想着是对拉斐尔家族的人演戏,谁知道拉斐尔家族的那批人已经混合着电线的塑胶味飘散在了维恩的空气中。

    “是少爷您节奏掌握得好。

    “总之,很划算,至少我们争取到了和这群强大的光明余孽平起平坐的资格,余孽啊,这么强大的余孽,这就是正统教会的底蕴么。

    就像是马陆这种虫子,哪怕是被切断了身躯已经死了,还能继续蠕动。”

    阿尔弗雷德马上在心里默背这段“比喻”。

    “我们相比起来,就贫穷多了,我,你,加一只会说话的猫和一条连话都不会说的狗。”

    “少爷,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等那幅画画出来?”

    “等什么,我们又没有什么宗教要复兴。”

    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

    “预防针已经打好了,接下来,我们就继续调查帕瓦罗先生留下的那起案子。”

    说着,

    卡伦伸了个懒腰,

    面露微笑道:

    “就算引起了秩序神教里一些人的反应,现在,也终于有人可以负责顶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星门老鹰吃小鸡〕〔道诡异仙〕〔牧龙师〕〔家父汉高祖〕〔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