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猎户家的锦鲤小娘〕〔开局签到万能空间〕〔他说我又软又乖〕〔我捡了个南宋少女〕〔奶团小天师:掌门〕〔我在黄泉当教主〕〔被前夫甩后我成了〕〔乡野小刁民〕〔一切从众生世界开〕〔我的玩家都是演技〕〔魔窟入侵〕〔华娱从07快男开始〕〔斗罗之保护我方武〕〔七位神〕〔穿越从语文书开始〕〔他真不想当明星〕〔逆猎轮回〕〔逃荒种田:穿成反〕〔全球神祇之我信徒〕〔诸天替代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一十六章 遇到同行
    阿尔弗雷德很激动地开着车,他现在真的很想回家找家里的那只猫和那条狗过来做一下实验;

    不,不是实验,只是走一下一个流程,过一个形式;

    他要向少爷证明自己的“忠诚”,

    要向那两条宠物证明到底谁才有真正的资格,面带微笑地站在第二排的位置!

    不过,这种迫不及待此时需要暂时按捺一下,因为现在还不能直接回家,少爷需要去买衣服。

    但让阿尔弗雷德有些意外的是,少爷没有选择在市中心的服饰店里买,而是先让自己往蓝桥社区开,等几乎出了市中心范围后,又指示自己向西侧拐弯,这里,有一个服饰中心,都是一间间小铺子,人流很多,面对的也是工薪阶层。

    物美不美,难说,但价肯定很廉。

    “我记得那天坐阿莱耶车时经过过这里。”

    “少爷,真的需要在这里买衣服么?”阿尔弗雷德问道。

    “嗯,在这里买衣服方便。”

    阿尔弗雷德只能跟着自家少爷向里走去。

    卡伦没有去挑选店铺,而是直接走入入口处附近的一家,从橱窗外向里看,可以发现里面的服饰还算丰富,主打的是男装。

    “请进。”

    见有人向这里靠近,女人主动地打开了门,让卡伦微微有些诧异的是,她是一头紫发。

    维恩在历史上曾兴起过奴隶贸易,“吃”进过大量奴隶,为维恩的工业化提供过充足的劳动,哪怕是现在,每年的非法移民进来的数目也不少,他们普遍是紫色头发;

    上次卡伦从约克港下来时,就看见港口上有大量营养不良的紫色头发劳工在工作。

    他们普遍无法得到公民身份,属于“黑户”,不仅社会地位地下,还会饱受种族歧视。

    这个女人哪怕只是在这里开了一家小服装店,在她的这个群体里,已经算是混得非常好的了。

    女人穿着灰色的毛衣,下身着黑色的长裤,很保守的打扮,但因为她身材丰腴,所以哪怕是宽松的衣服穿在身上,稍微有点动作,依旧能勒显出内在的圆润弧度。

    她的脸并不白嫩,留有风霜的痕迹,年纪应该是三十多,但声音有些沙哑,手背有明显龟裂过的痕迹,哪怕现在愈合了,却依旧残留着无法愈合的一道道沟壑,这是曾经吃过苦的象征。

    “帮我选两套衣服,休闲的,合身就好。”

    “好的,英俊的先生。”

    女老板马上拿起衣杆去挑挂在上面的衣服,卡伦阻止道:

    “不用那种靓丽的,颜色普通的,谢谢。”

    “嗯?”女老板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卡伦。

    “和你身上衣服差不多颜色就可以。”卡伦又说道。

    “好的,好的。”

    女老板很快选了两套,裤子一个是咖啡色的,一个是蓝色的,都是休闲款,衣服一件是和她身上一样的灰色毛衣另一件则是白色的高领针织衫。

    “有试衣间么?”

    “有,有的,在里面,您跟我来。”

    卡伦跟着女老板来到后头的里屋,里屋有张床,床上躺着一个身体瘫痪的男人,从他肤色和发色来看,应该是维恩土著,旁边还有一个混血的小姑娘,正坐在毯子上自己玩玩具。

    移民获得公民身份的一个方式就是和当地人结婚,通过婚姻关系获得公民身份;

    试衣间在隔开的一个小房间里,里头有镜子,还有一张床。

    “我帮您试衣服?”女老板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主动去帮卡伦脱衣服。

    “请您出去一下,谢谢。”

    “哦,好的。”

    女老板退了出去。

    卡伦一个人试好了衣服,衣服挺合身,穿在他身上依旧显得很英俊,但没有那种锐利精致的气息,或者说,没那么重了。

    来这里买衣服,真不是卡伦想故意帮皮亚杰省钱,而是因为在面对客户时,客户与你交流过程中,他们的目光会很自然地盯着你的衣服你的鞋子看;

    这个时候,如果能够让他们发现你的衣服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廉价,他们内心会得到一种“舒缓”,不会有那么大的抵触感。

    如果你一身名牌,无比精致地坐在客户面前交流,很容易给予客户一种无形的压力,不利于病情的探讨。

    再考虑到皮亚杰诊所所开设的位置和档次,以及这个时代愿意花钱去看所谓心理问题的人群,在这个拜金的时代里,看见你穿得没自己穿得贵,他就能放松,就能舒适,就能从容。

    当然,也不能太离谱弄个乞丐装去上班。

    试穿好了后,卡伦穿回自己衣服,走出来时,那个瘫痪的男人已经面朝里头睡着了。

    原本在地上玩玩具的小姑娘正把一颗软糖纸剥开,送入自己嘴里,看见卡伦走出来了,笑呵呵地主动走过来,举着一个软糖递给卡伦:

    “哥哥,吃糖。”

    “谢谢。”

    卡伦接过了这颗软糖,走出里间,女老板主动迎了过来,卡伦问道:

    “多少钱?”

    “我算算。”女老板开始计算,计算时目光不停地在卡伦与他身上的阿尔弗雷德身上扫过,道,“总共1241雷尔,我给您打个折,1200雷尔怎么样?”

    卡伦笑了笑,道:“太贵了。”

    “真不贵了,您看看这个料子,都是好料子。”

    “我不要了。”

    卡伦转身,推开门,准备离开,阿尔弗雷德跟着转身往外走。

    “哎哎哎……别走啊!”女老板伸手抓住了卡伦,“您说个价格,不亏本我就卖。”

    “120雷尔。”卡伦说道。

    “亏本了啊。”女老板哀求道,同时手还抓着卡伦的手摇了摇,她的手很粗糙,带有些许磨砂效果,让卡伦有些刺痛。

    “那就算了。”

    “再加一点,再加一点。”

    “不能加了,不能卖的话,我就走。”

    女老板一咬牙一跺脚,道:

    “好的,就当认识您这个朋友,成交!”

    卡伦示意阿尔弗雷德给钱,自从身边有阿福后,卡伦就不再在兜里放钱了,另外,他的那笔积蓄也都放在阿福那里,也不担心阿福会贪。

    阿尔弗雷德拿出钱包,没急着给钱,而是对卡伦道:“少爷,我也买两套?”

    卡伦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这个一向很注重自己衣着品味精致的家伙,几乎是西服不离身,以前在罗佳市时,更是恨不得一天换几套以对应上午的朝阳傍晚的黄昏以及深夜的星辰;

    “你不用,我是工作需要。”

    “不不不,我觉得还是需要的。”说着,阿尔弗雷德指了指女老板手上拿着的衣服,“这些先包起来,然后把那件,那件,和那件拿下来,我试穿一下。”

    “好的,好的。”

    “少爷,我也进去试穿一下。”

    “嗯。”

    卡伦很想拒绝,心想你这个几千甚至上万卢币一件的衣服买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家伙,现在买个几十卢币一件的衣服还得专门进试衣间?

    但他又不好意思打断阿尔弗雷德兴致,从离开罗佳市到维恩,阿尔弗雷德一直在付出和帮助自己,自己不能剥夺他现在最大的兴趣爱好。

    “您请坐。”女老板给卡伦拿了一张板凳。

    “谢谢。”

    卡伦在板凳上坐了下来。

    “您不像是会在这里买衣服的人。”女老板热情地攀谈。

    卡伦微笑道:“家里破产了。”

    “额……”女老板一时语塞,但还是马上换了个话题,“您结婚了么?”

    “没有。”

    “我有合适的姑娘介绍给您,您想看看么?很漂亮很干净的一个姑娘,会做家务活,很勤劳。”

    卡伦觉得,老板娘应该还兼职做“结婚中介”,不过她这个“中介”带有换公民身份的意思。

    “我有未婚妻了。”卡伦回答道。

    “哦,那他呢?”女老板指了指里头。

    “他结婚了。”卡伦说道。

    “哦,真是可惜了。”

    卡伦以为女老板会就此打住这一话头,谁知道她又问道:

    “您说您家里破产了?”

    “嗯。”

    “那您未婚妻会嫌弃您不和您在一起了么?”

    卡伦眉头微皱,怎么自己最近就和这个“桥段”分不开了?

    女老板看见卡伦皱眉,误以为自己说对了,马上道:

    “我这里有好几个认识的适龄女孩,你可以挑的,她们愿意和你一起吃苦的?”

    “不用了。”卡伦摆了摆手。

    “您何必还对不切实际的爱情抱有幻想呢?您这是自欺欺人走不出来啊。”

    “……”卡伦。

    “您看看我家这位,娶了我,我给他生了女儿不说,他瘫了,我还一直对他不离不弃照顾他,这才是有责任的妻子,不是么?”

    “您确实很有责任。”卡伦说道,“但我真的不需要,谢谢。”

    这时,一个少女抱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过来,女老板马上开门迎她进来:

    “米歇尔婶婶,这是今天的毛线。”女孩儿把东西放在地上说道。

    女孩儿年纪不大,应该也就十六左右,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却很干净,肤色有些偏黑,但给人一种很爽利的感觉。

    “你看。”

    女老板拉着女孩儿的手向卡伦展示;

    女孩儿很大方,虽然被拉着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很自然地向卡伦鞠躬:

    “先生,您好。”

    “你好。”卡伦对她点了点头。

    “她叫希莉,是个很勤劳很踏实的姑娘,您再看看她的屁股……”

    “啪!”

    “想不想摸一摸?这个体格,生孩子绝对没问题。”

    “米歇尔婶婶!”女孩儿害羞了。

    “站好,你不抓住机会难道真想被你父母嫁给那个五十多岁的瘸子给你弟弟换上学校的资格?”

    卡伦只能摊开手,很诚恳地道:

    “米歇尔太太,我想您真的误会了,我和我未婚妻感情很好,我妻子家准备资助我重新开始。”

    阿尔弗雷德,你试衣服要试多久!

    女老板听到这话,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相信,您的未婚妻一定很美丽动人,因为您很英俊。”希莉笑着对卡伦说道,“您的未婚妻,肯定和您很般配。”

    “谢谢。”卡伦对她微笑,“你也很漂亮。”

    终于,阿尔弗雷德从里间走了出来:

    “这两套多少钱?”

    老板犹豫了一下,开价道:“150雷尔。”

    “不行,我怎么能比少爷还买得贵。”

    “行了。”卡伦站起身,“结账吧。”

    米歇尔太太马上道:“总共270雷尔。”

    “给300。”卡伦说道,“剩下的给孩子买糖吃。”

    “谢谢您。”

    结完帐,阿尔弗雷德提着衣服和卡伦来到了停车位置,把衣服先放到后车座后,阿尔弗雷德坐进驾驶位发动了车子:

    “少爷,我们家里需要雇佣一个女佣。”

    “哦?”

    “我平时需要和少爷您出来,保护少爷的安全,家里虽然还有一只猫和一条狗,但不可能指望它们打扫卫生吧?

    就是做饭,少爷您也不可能顿顿都亲自做,兴致来了做一下就好了,而且少爷您明天开始就要上班了。”

    “好吧,你安排吧。”

    “等阿莱耶回来就好,到时候先让他陪着我去把车买了,再让他陪我去找女仆。

    现在觉得少爷请阿莱耶一家吃饭是真的明智,在一个新地方生活时,肯定需要一个阿莱耶。”

    “嗯。”

    卡伦闭上眼,准备眯一会儿。

    他现在底薪是一万雷尔,不出意外,绩效方面应该不会比这个低,这个收入,已经足够维系很体面的生活了。

    毕竟,房贷不用自己还。

    可这个念头一生出来,卡伦心里还有些愧疚;但转念一想,自己买房子的贷款价格是预期的一半不到,叔叔婶婶那边应该压力减轻了很多。

    按照茵默莱斯丧仪社的收入,问题应该不大,又不是让梅森叔叔为了给自己还贷跑码头上去扛包。

    一念至此,卡伦心里顿时通顺多了。

    “嘟嘟嘟……”

    一辆车挡住了前面的路,阿尔弗雷德按响了喇叭催促,但前面那辆车却迟迟不动。

    “咦,少爷您看,前面那个是不是灵车?”

    原本眯着眼的卡伦睁开眼,发现前方那辆车,好像真的是改装的灵车。

    车旁,有两个瘦弱的伙计,正在推抬着一辆担架车,哪怕灵车后车厢处放下了板子,可这两个人却怎么都推不上去。

    “下去帮帮忙吧。”

    卡伦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了车,关车门的刹那,卡伦心里忽然有些想笑,自己这是“技痒”了么?

    走上前,卡伦发现担架车上躺着的“客人”体形很庞大,很高,又很胖,哪怕现在是躺着,但白布覆盖着他的身躯后依旧自中间显露出了一个清晰的圆肚“凸”。

    这是火葬社老板最喜欢而丧仪社老板最讨厌的客人。

    “很抱歉,先生,我们马上就把车开走。”这时,一个红发青年向卡伦歉然道,他以为卡伦下车过来是因为他们堵路了。

    “皮克,你再使点劲。”

    “好的,丁科姆!”

    “来,一起来,一,二,三!”

    两个很瘦削的活计再次一起发力,但“客人”还是送不上去。

    卡伦开口提醒道:“先让一个人在上面接,注意好担架车轮子的角度。”随即,卡伦对阿尔弗雷德招了下手,“你去上面接。”

    “好的,少爷。”

    阿尔弗雷德跳到灵车上,抓住担架车的上端。

    “你们在下面用力,我扶住‘客人’防止他滑下来,听我的,来,用力推!”

    “哐当!”

    终于,担架车被成功推了上去,其实主要还是阿尔弗雷德力气比较大的功劳,毕竟当初看见阿尔弗雷德做事的样子后,梅森叔叔可是动过开除罗恩的念头的。

    “谢谢您,先生,真是感谢您。”红发的丁科姆拿出一盒有些被压扁的烟,抽出最完整的一根递给卡伦。

    “不客气。”卡伦笑道,“我不抽烟。”

    阿尔弗雷德也回绝道:“我也不抽烟。”

    皮克则先发动了车子,把车子靠边后,又下来,拿着几瓶汽水走了过来:

    “不抽烟,喝汽水。”

    “谢谢。”卡伦接过了汽水,喝了一口,“嗯,柠檬酸的味道。”

    阿尔弗雷德也接了一瓶,正当阿尔弗雷德拿着汽水准备回去发动汽车离开时,皮克又很不好意思地喊道:

    “那个,瓶子要留给我退押金用的。”

    “呵呵,好。”

    就这样,四人就坐在路边的墩子上,一起喝着汽水。

    “先生,您不害怕尸体么?”丁科姆好奇地问道。

    “他们只是客人。”卡伦回答道,“和进饭店吃饭的客人没什么不同。”

    “哦,是的,为我们今天的客人以及乐于助人的两位先生们干杯!”皮克举杯喊道。

    大家一起碰了一下汽水瓶。

    “就你们两个人出车么?”卡伦问道,在家时,基本是一个司机配两个伙计。

    “老板本来是和我们一起出来的,结果老板半路下车去找小姐去了,等我们接完客人回去再捎带回他,我们老板娘看管老板很严。”皮克说道。

    “原来是这样。”

    皮克先喝好了汽水,把汽水瓶子放在了面前地上。

    阿尔弗雷德也喝好了,把瓶子放在第一个瓶子旁边。

    丁科姆也喝好了,把瓶子放在了阿尔弗雷德的那个瓶子后面,他瓶子和阿尔弗雷德瓶子之间的距离,几乎等同阿尔弗雷德瓶子与皮克瓶子之间的距离,三个瓶子呈现的是一个直角。

    然后,最后一个喝完的卡伦发现皮克与丁科姆把目光看向了他;

    卡伦在心里道:俩强迫症患者么?

    强撑着把最后一口汽水喝完,卡伦把自己手中的瓶子,放在了那个让四个瓶子呈“正方形”的位置上。

    瓶子放下后,

    丁科姆握紧拳头:“耶,舒服了!”

    皮克则大笑道:

    “赞美秩序!”

    ———

    求月票,大家把月票投过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星门老鹰吃小鸡〕〔道诡异仙〕〔牧龙师〕〔家父汉高祖〕〔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