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君邪天下〕〔无限物资:带着空〕〔殿下,太子妃她来〕〔异世倾城女〕〔团宠公主带拼夕夕〕〔清穿之后宫路〕〔披着陀总壳子的我〕〔摄政王的心尖娇宠〕〔重生第一天,被病〕〔农门娇娘:首辅撩〕〔八零空间:我穿成〕〔你看到我爸爸了吗〕〔重生激荡年代〕〔穿书后,男主成了〕〔穿越流放五千里:〕〔修真女配年芳三千〕〔港综从追龙开始〕〔穿成炮灰女配后我〕〔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无敌大师兄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零八章 秩序骑士!
    “解决了么?”

    阿尔弗雷德双眸泛着红光,看着远处古堡三楼主卧方向,很认真地回答道:

    “少爷,灯是灭了。”

    “这个我也能看得到。”

    “是,少爷。”

    “我觉得,先祖既然已经去了,那肯定就没问题了,先祖是不可能看着族人沦为别人口中血食的。”麦克说道,“虽然我们后人很不争气,但先祖毕竟是先祖,我是将自己代入到先祖的立场得出的结论。”

    贝德先生开口道:“先祖身上刚刚呈现出来的气息,十分恐怖和强大,如果连他也解决不了,那今晚就注定是艾伦庄园的劫难了。”

    卡伦看了一眼贝德先生,问道:

    “所以,您又忍不住想作画了?”

    贝德先生笑了笑,没说话。

    抛开世俗伦理约束,亲眼目睹自己家园被覆灭,一边看一边画,确实能够诞生极好的艺术画作。

    这时,一道水雾从古堡那边向这里飞来,它所经过的地方,视线都产生了扭曲。

    “先祖来了。”

    麦克再次从轮椅上下来,跪伏在了地上。

    贝德先生也是一样,跪伏了下来。

    然后,两道水雾从主路位置分流而出,各自裹挟住了麦克与贝德,将他们抛向了远处;

    虽然他们两位对先祖毕恭毕敬,但先祖对他们是厌恶到了连见都不想见的地步。

    紧接着,主路水雾停到了卡伦面前,水汽完全消散,露出了雷卡尔伯爵的身影,普洱则坐在雷卡尔伯爵的肩膀上。

    原本心里还有些惴惴的卡伦,在看见普洱也跟着一起来了后,心头石头终于落下。

    普洱从雷卡尔伯爵肩上跳了下来,跑到卡伦身边,再熟门熟路地窜到了卡伦肩膀上坐下;

    扭头,特意瞪了一眼旁边地上的那条金毛。

    金毛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尾巴,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得罪了它。

    “卡伦少爷。”

    听到雷卡尔伯爵对自己更改了称呼,卡伦脸上露出了自然的笑容,回应道:

    “伯爵大人。”

    这时,

    雷卡尔伯爵向着卡伦单膝跪下:

    “艾伦家族,感激您的庇护!”

    “您不要这样,请您起来。”

    “这是应该的,艾伦家族,有恩必报!”

    雷卡尔伯爵将拳头砸在自己胸口,

    “可惜,我即将彻底湮灭,无法报答您的恩情,但我的族人,肯定会继续侍奉您。”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坐下来说话,我不是很适应这种场合。”

    “好的,听从您的吩咐。”

    雷卡尔伯爵改跪为坐,双腿盘起。

    卡伦也坐了下来,只不过坐下来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身材高大。

    “您可以坐椅子上。”雷卡尔伯爵说道。

    “不用了。”

    “好的。”雷卡尔伯爵伸出拳头,对着面前地面砸了下去,“砰!”,地面上出现一个凹坑,现在,坐在凹坑内的雷卡尔伯爵在视线上与卡伦平齐了。

    在看到这一幕后,卡伦可以笃定,雷卡尔伯爵肯定和普洱进行过丰富的交谈。

    如果说一开始,对方是把自己当作强大的秩序神教主教大人的话,那么现在,则是将自己当作艾伦家族以后的依仗。

    虽然雷卡尔伯爵现在很强大,强大到如果他想杀死自己都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但他终究即将“死去”。

    当然,有些人遇到这个局面,会选择更加恣意地放纵;

    但又有些人,会选择尽可能地为还活着的家人,去做点什么。

    很显然,雷卡尔伯爵选择了后者。

    “卡伦少爷……”

    “您叫我卡伦就好了。”

    普洱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卡伦,为什么他对待自己和对待雷卡尔不一样呢,明明我们俩辈分都那么大,很快,普洱就想明白了,还是实力问题。

    所以,他只敢摸自己的肚子,却不敢现在去摸雷卡尔的肚子!

    “不,这个称呼不能变,我知道老安德森那个废物……不,老安德森这个族长也是这么称呼你的,在家族里,一切族长最大。”

    “现在的族长,是贝德先生。”

    “哦?他在哪里?”

    “刚刚被您,丢出去了。”

    “哦,呵呵。”雷卡尔伯爵笑了笑,“格洛丽亚九世的问题,我已经解决了。”

    说着,雷卡尔伯爵拿出一块冰;

    普洱准备跳下卡伦肩膀去拿过来,谁料另一个身影比自己还快。

    阿尔弗雷德从雷卡尔伯爵手上将那块包裹着黑色种子的冰送到了卡伦面前,在卡伦想要伸手触碰时,阿尔弗雷德小声提醒道:

    “少爷,这个冰不是普通的冰,小心冻伤。”

    事实上,阿尔弗雷德手掌已经出现了冰霜的痕迹。

    “收好它。”卡伦吩咐道。

    “是,少爷。”阿尔弗雷德马上找东西去装它。

    雷卡尔伯爵道:“少爷请放心,这块冰就算是放在夏天的广场上也不会融化,它被封印在里面,很安全。如果想要融化它,可以用术法或者用熔岩的温度。”

    “好的,我明白了,其实我还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它是光明的种子。”

    “光明的种子?”

    “是的,可能这个称呼会让您觉得很是意外,但它确实是光明的种子。

    相传,在两个纪元前,一处国度出现了很多颗这样的种子,它们吸收活人与牲畜的血液进行生长,因为它们的枝干与藤条是黑色的,长大后,遮蔽了阳光,让那一片国度完全笼罩在了黑暗之下。

    所以那里的人们一边躲避来自黑色藤条的吸食一边呼唤着光明的到来。”

    “然后,光明之神就出现了?”

    “是的,光明神教就是在那个时候在那个国度诞生的,人们因为对光明的向往聚集在一起,共同向这食人的黑暗宣战。

    最终,光明之神降临,彻底将黑暗击败并且将它们连根拔起。

    在《光明纪元》中,描述这段故事时,将这种子称呼为光明的种子,并非指的是它是光明神的种子,而是取的一种积极向上的态度:

    当黑暗出现在大地,不用害怕,因为光明也即将到来!”

    “您这个解释,和不解释,没什么区别。”卡伦笑道。

    解释前,自己听名字觉得这个种子和光明之神脱不了干系;解释后,自己反而更加觉得是这样了。

    “真神经文的解读,本来就是千人千面。”

    “伯爵大人很喜欢看这些书?”卡伦好奇地问道。

    “是的,因为海盗的生活,大部分时候其实是很枯燥的,你不可能面前永远都有敌人,也不可能一直留在岸上妓院里;

    正常情况下,你可能要漂泊两三个月才能碰到一个真正的目标。

    所以,我习惯在那个时候看书。”

    “原来是这样,我听说,这颗种子源自于您当年留下的那张海图。”

    “这是我的错误。”雷卡尔伯爵直接承认了,“当年我在大海深处发现了一处深渊,我尝试去探索过,但没能深入,而且我察觉到了里面的危险。

    返程途中,我就随手绘制了那张海图,把那处深渊的位置进行了标注。

    因为海盗的生活很枯燥,所以绘制海图其实就是一场自己和后世人玩的一种游戏。

    一想到后世人可能会为了你的海图进行厮杀,然后根据你的海图去千辛万苦地寻宝,最后到达藏宝地点后挖出箱子,结果里面放着一条穿过的内裤!

    哈哈,这得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啊!”

    “嗯……”

    “因为我们就经常这样被前辈海盗戏耍过,被戏耍过后的我们,决定遵从这个传统。”

    “但那张海图,显然不是。”卡伦提醒道。

    “我当时觉得它应该没什么作用,只有危险,恰好当时格洛丽亚侍奉完我后,我手头上没有合适的珠宝,但作为海盗,我们又不能昧下妓女的钱,毕竟她们的生活也很不容易。

    所以我就将那张我觉得没什么用的海图很郑重地一分为二,一份给了她,告诉她那是一处神秘的宝藏,另一份我将带回我的家族。

    事实上那一份我就随手丢行李箱里去了。

    可谁知道在我死去很多年后,格洛丽亚家的人竟然拿着那半张图来找艾伦家,结果我的后人硬是真的把我随手丢的另外半张图给翻出来了。

    然后他们两家就组建了一支航海队伍,按照海图的索引,去找寻我留下的宝藏。”

    “但确实收获很大。”卡伦说道。

    除了这枚光明的种子,还有光明之神的手指。

    “他们的损失,肯定也很大,而且我甚至怀疑,现在两个家族都开始走下坡路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当年他们的行为,给各自家族血脉染上了诅咒。”

    艾伦家族的落魄,是显而易见的;

    格洛丽亚家族,严格意义上这几百年也是一直在衰败的,当年虽然女王需要和雷卡尔伯爵睡觉来获得海盗们的支持,但当时王室是真的能够左右帝国的军事与政治的;

    那时的女王,真的是女王。

    可现在的王室,真就只剩下吉祥物的作用了,对于现在的政治家而言,女王的存在仅仅是代表着维恩帝国法理上的维系,如果女王不在了,那维恩帝国下面的不少附属国与殖民地估计就想要闹独立了。

    当然,现在女王已经没了。

    “可能会有这部分原因在。”卡伦附和道。

    他理解雷卡尔作为这个家族的先祖,看家族就像是父母看自己孩子一样,有多少家长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自己的孩子是个庸才的事实呢?所以,总会为此找各种各样的理由。

    还有什么理由能比我的孩子被诅咒了才变得这么蠢更合适的呢?既很难证实,也很难解决。

    雷卡尔伯爵取出一块布,阿尔弗雷德再度上前,将那块布拿了过来;

    这块布,应该是从雷卡尔伯爵身上衣服撕下来的,质量很好,从雷卡尔伯爵被埋了这么久衣服还没腐烂就能看出。

    “这是我新绘制的海图,标注着那个地点,我相信少爷能权衡什么时候可以去那里看看。”

    “好的。”

    “那个地方,因为我没真的下去过,所以我无法给您太多的意见,因为我更担心我的猜测会误导到您。”

    “您多虑了。”卡伦笑道。

    “感谢您的信任。”

    嗯,雷卡尔伯爵误解了卡伦的意思,他对这种“探险”没什么兴趣,所以大概这张图会一直压箱底,不会用到。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可以亲自航海,带着少爷您去那里看一看,那里的深处,很可能是光明之神陨落的地方。”

    “可惜了。”卡伦叹息道。

    “不可惜。”雷卡尔伯爵笑道,“因为我本来就已经死透了,在这个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够像我一样,死了这么久还能再活过来看一看这个世界呢?”

    “您很豁达。”

    “让少爷您见笑了。”

    “还有一件事,我需要向少爷您说明。”

    “您请说。”

    “尤妮丝,天赋很好。”

    “哦,是么?”这对于卡伦而言,确实是一个惊喜,“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我给予了她家族赐福,她在这半年内,可能会有些贪睡。”

    “是为了消化血脉里的力量么?”

    “是的,少爷您说得没错,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少爷的是,在这个阶段中,如果能让她怀孕,那么她体内的血脉,就能更大程度地被孩子所继承。

    也因此,这半年时间,是最大的受孕期。”

    坐在卡伦肩膀上的普洱不由得用猫爪子遮住自己的猫脸:

    看不下去了,实在是太能胡扯了。

    “这个不急,因为我们还很年轻。”卡伦说道。

    “事关自己的血脉传承,怎能不急?”雷卡尔伯爵疯狂为自己先前的手贱进行着补救。

    尤其是卡伦的那句“我们还很年轻”,这话当年雷卡尔伯爵自己也经常说,通常是提起裤子后想甩责任的习惯用语。

    “不知道普洱……颇尔有没有向您介绍过我的爷爷?”

    “您爷爷是一位伟大的存在。”

    “爷爷更希望家里人,可以以普通人的身份安稳地生活,我对我的子女也一样,我希望等到他年龄到后,再亲自去询问他,而不是一开始就为他决定什么。”

    “是,少爷您很睿智。”

    这时,天边已经泛起了些许白亮,像是侧翻的鱼腹。

    雷卡尔伯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随即缓缓站起身,道:

    “少爷,我的时间差不多了,另外,我的这具身体经过锤炼,一直留在墓室里太可惜了,少爷可以命人取走拿去进行锻造。

    不管是做纪念品还是打造一些武器,都是很合适的原材料。”

    卡伦也站起身,道:“您不用这样。”

    “我只是实话实说,因为少爷您也明白,待会儿的我,将彻底离开,对着一具没有灵性的东西,其实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了。

    不过,也是托少爷您的福,我被唤醒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因为死亡气息的累积,达到了始祖艾伦的层次;

    确切地说,是达到了始祖艾伦水属性的层次。”

    “晋级了?”卡伦惊讶道。

    “是的,水属性的顶级,竟然是死亡,这真是……让人很无语的结果,死了才能到顶级,那这个顶级还有什么意义?”

    雷卡尔伯爵摊开自己手掌,手掌上凝聚出了一圈寒霜:

    “水属性道路的顶级,就是死亡,是可以冰封或者沉溺一切的死亡。”

    雷卡尔伯爵收起手掌,走向自己的墓室:“少爷,我要下去了。”

    “您走好。”卡伦说道。

    “嗯,很荣幸,能与您见面和与您说话。”雷卡尔伯爵走到墓室边缘,看了看被自己捅破了的墓室上方,“我觉得以后家族墓室的修建,应该加一个从内可以打开的门,这样方便很多,而且再下去时,也能继续利用。”

    “我会向老安德森建议的。”

    “麻烦少爷了。”

    雷卡尔伯爵再次环顾四周,

    “要再次和你说再见了,我曾纵横的世界,以及我曾驰骋的大海,很可惜,这次苏醒后没能看见你。”

    说完,雷卡尔伯爵跳进了自己的墓室,下面发出“咚”的一声。

    卡伦长舒一口气,虽然雷卡尔伯爵对他很客气,但对方确实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

    有件事,卡伦一直憋在心底,那就是先前雷卡尔伯爵从坟墓里爬出,到最后飞奔向古堡三楼去找女王时,卡伦心里有一种对方其实很想回头一拳打死自己的预感。

    “唉。”普洱摇头道,“可惜了,这个人渣。”

    “嗯。”

    卡伦点了点头,为了帮家族与自己结好感,能说出把自己骨头拿去锻造用的海盗,站在自己立场上,的确是人渣之余还有些可爱。

    可惜了,自己虽然在唤醒他时,锁链曾一度变成红色,能变红色就意味着很可能还有其他色彩,甚至对应其他可以使用的模式与功能。

    但现在的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那一步,距离可谓极其遥远。

    而雷卡尔伯爵自从被唤醒后,身体内的灵性能量必然会不断地消散,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所以,雷卡尔伯爵只能尘归尘、土归土。

    唉,

    如果能冻住、暂停住就好了。

    嗯?

    卡伦愣了一下,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雷卡尔伯爵先前的一句话:

    “水属性道路的顶级,就是死亡,可以冰封或者沉溺一切的死亡。”

    可不可以尝试一下,自己把自己冰封住来阻挡灵性的消散?

    卡伦马上转身,跑向墓室,普洱一个没抓稳,直接从卡伦肩膀上被甩了下来。

    很快,

    卡伦来到墓室上方的缺口前,趴在边缘位置向下面喊道:

    “伯爵大人,您死透了没有?”

    如果已经死透了,那就彻底没办法了。

    “额……还没。”

    —

    《秩序之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家娘子,不对劲〕〔家父汉高祖〕〔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用闲书成圣人〕〔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诸界第一因〕〔从观想太阳开始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