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时天行者〕〔神医毒妃有点狂〕〔神医狂妃之冷王请〕〔电子竞技存在一见〕〔我的七个女徒弟风〕〔穿成大佬的契约兽〕〔重生之工业狂潮〕〔我的武技发愤图强〕〔我的灵宠逆天了〕〔遮天之魔〕〔姜六娘发家日常〕〔太初神帝〕〔暗夜博士混漫威〕〔惹火甜妻:总裁大〕〔穿书八零团宠小辣〕〔开局考了个省状元〕〔学霸的人生模拟器〕〔农家药香:病娇首〕〔光之巨人:我就是〕〔我家客栈通古今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零七章 给他磕一个!
    “喵!!!!!!!!”

    普洱前爪趴着,后腿拉起,身子立住,身上的毛完全炸起!

    雷卡尔伯爵身子微微后仰,看着眼前的普洱,问道:

    “你是在为我助威呐喊,让我一定要奋力杀了他么?

    可是,怎么感觉,又有点不像?”

    普洱坚定道:“你不能杀他,他是我选择的人!”

    雷卡尔伯爵张大了嘴巴,

    看着它,

    问道:

    “他是你选择的男人?”

    “……”普洱。

    “是你主动配合他在做实验么?你是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么?像是那些白痴一样,为了什么情爱,连家族都可以随意出卖与抛弃?”

    “你有病啊!”

    普洱大叫了一声,

    “今晚格洛丽亚九世想要用这颗种子,再以我艾伦族人的鲜血来培育,我们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所以他才会去唤醒你,让你来解决女王这个麻烦!”

    “呵呵呵……”

    雷卡尔伯爵笑了起来,

    伸手指着自己的脸,

    问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白痴?”

    “……”普洱。

    “一个能唤醒我的秩序神教内相当于维恩大区大主教的存在,没办法解决一个维恩女王么?

    他甚至不用自己动手,派人打个招呼,整个格洛丽亚家族都得跪伏在他面前去请罪!

    他需要特意唤醒我来解决这个问题?

    哈哈哈哈哈……”

    “那个唤醒你的人,只是一个神仆。”

    “额……”雷卡尔伯爵。

    “在瑞蓝国境内,有座叫罗佳的城市,那里有个家族,叫茵默莱斯。

    我因为一些事情和家族决裂,在茵默莱斯家住了一百年。

    看着他的爷爷从一个小孩成长起来。”

    “他……爷爷?”雷卡尔伯爵疑惑道,“我的时间不多,你居然要从他的爷爷讲起?”

    “因为谈起他,就必须要从他爷爷讲起,没办法越过他的爷爷。

    他的爷爷教狄斯,是一名秩序神教的审判官。”

    “呵……”雷卡尔伯爵已经对这个故事发出明显不满了。

    “他在年轻时,凝聚出了一枚神格碎片。”

    雷卡尔的眼睛睁大,其眼眶深处的蓝色面积也随之扩大,像是一双嵌在眼眶内的两个蓝色灯笼:

    “秩序神教,现在已经恐怖到连审判官都能凝聚神格碎片的地步了么?”

    “没有,因为他只想当一个审判官,审判官只是他的一层身份而已。”

    “哦,是这样……他的爷爷,是一位秩序神教的神殿长老么?”

    雷卡尔点了点头,

    “有一个神殿长老的爷爷,培养出他这样一个维恩大区级别的大主教,也很正常。”

    显然,在雷卡尔伯爵的认知中,他依旧认为卡伦是维恩大区级的大主教。

    “然后,狄斯在中年时又凝聚出了一枚神格碎片。”

    “咳咳咳…………”

    雷卡尔伯爵开始咳嗽起来,他的身体其实早就没有咳嗽的功能,因为他的心肺完全是静止的,但这是记忆里习惯性的动作,然后,他咳出了一滩黑水,看着这一滩黑水,他自己也忘记了自己死前最后一餐吃进去的是什么东西。

    “然后,狄斯在老年时,又凝聚出了一枚神格碎片。”

    雷卡尔伯爵目光炯炯地看着普洱:

    “你确定不是在和我讲故事?那种可以上一个神教神话概述的故事?”

    “这是事实,狄斯总共凝聚出了三枚神格碎片,然后他不愿意进秩序神殿,为此,他还和秩序神殿的长老们打了一架。”

    “打了一架?”

    “他让年轻时的自己,带着神格碎片进入秩序神殿所在的空间直接自爆,震慑了神殿。

    他让中年时的自己,借用秩序神教的传送阵法,快速多次传送,来到了约克城地界,帮我们艾伦家族杀了大敌拉斐尔家族的族长。”

    “拉斐尔家族?”雷卡尔伯爵眼眶内的蓝色开始转起了圈圈,“我只记得以前我的舰队里,有一个专门负责帮船员联系岸上妓女的臭皮脸家伙,好像叫拉斐尔。”

    “就是他吧,他的家族一直依附艾伦家族,在逐渐强大后反水,开始反噬艾伦家族,已经抢走了家族七成的生意,严重威胁到家族的生存安全了。”

    雷卡尔伯爵摊开双手,

    近乎低吼道:

    “这个拉斐尔的家族,差点要吞并了我艾伦家?

    不,

    不,

    等下,

    还有,

    在你的叙述中,那个狄斯,那个凝聚出三枚神格碎片的狄斯,他用一个分身,一个拥有一枚神格碎片的分身,那也是一位神殿长老!

    这个神殿长老,特意使用秩序神教的传送阵法,来维恩,就为了杀一个拉斐尔?”

    显然,比起艾伦家族的落魄,后一个选择,更让雷卡尔觉得不可思议!

    “是的。”普洱点头。

    “哪个白痴做出的这个决定?”雷卡尔问道。

    “就是他。”

    普洱伸出爪子,指了指早就昏倒在地上的老安德森。

    这位艾伦家族现在地位最高的前任老家主,一直昏迷在这里,然后,一直被忽视。

    “他应该被丢进海里喂鲨鱼。”雷卡尔说道,“不,把他丢进海里我甚至觉得会玷污了我喜爱的大海!”

    普洱点了点头,道:

    “在我得知他们在紫色书签……你知道紫色书签吧?”

    “秩序神教神殿长老才有资格发的公函,代表秩序神教的意志,源自于秩序神教神话概述中的秩序之光。”

    “他们在书签上,写下了拉斐尔的名字。”

    “啪!”

    雷卡尔一巴掌拍在了自己脸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家族不是圈养了,而是在没圈养的前提下,就已经变成一窝蠢货了么?”

    “是的。”

    “我忽然觉得,还不如被圈养着。”雷卡尔说道,“至少圈养起来,不用再出去丢人现眼。”

    “额……这个问题,其实不用讨论。我继续说我的吧,你的时间不多。”

    “嗯。”

    “年轻狄斯自爆在了秩序神殿所在空间,震慑了秩序神教;

    中年狄斯在完成和我艾伦家的书签约定,杀了拉斐尔后,将他的那枚神格碎片送给了秩序神殿作为礼物;

    老年狄斯,也就是现在的狄斯,在接连交出两枚神格碎片后,选择回到家,陷入了沉睡,警告秩序神殿不准再窥觑茵默莱斯家,等到他寿命到极限后,最后一枚神格碎片,也会交给秩序神教。”

    “我能理解他。”雷卡尔说道,“一生的精彩后,才会觉得,家,才是最后的港湾。这种感觉,我死前其实已经感受到了。”

    “哦,在之前,狄斯还使用了血祭,抽走了茵默莱斯家后代的所有灵性,唯独没有抽走卡伦的,也就是召唤你醒来的那位。”

    “也就是说,他是那个家族现在唯一的血脉继承者?”雷卡尔很快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一个能诞生狄斯的家族血脉唯一继承者!”

    “另外,他是通过超规格神降仪式降临的灵魂。”

    “超规格神降仪式?”

    “你看见那条狗了么?”

    “狗?”雷卡尔点头,“我刚从坟墓里爬出来时,看见了它,那条狗,很不凡。”

    “超规格神降仪式召唤下来的邪神,就被封印在那条狗体内。”

    “那条狗体内,封印着一尊邪神?”雷卡尔伯爵有点发懵,“那他呢?”

    “他挤开了邪神,继承了卡伦的身体,成为了新的卡伦,也是狄斯认定的自己的继承人。”

    “挤开了……邪神?”

    “是的,所以现在邪神,只能去做狗了。”

    “呵……我不觉得这是故事了,因为连故事也不敢这么编。”

    “另外就是,卡伦在没净化前,也就是他还只是一个普通人时,就能使用秩序神教审判官级别才能使用的‘苏醒’。

    上次他说过与你见面了,与你见面时,他还没净化,依旧是个普通人。”

    “这……”雷卡尔现在回忆起自己和卡伦的第一次见面,忽然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那就是对方一开始看自己的神情里,明显有些不应该属于大主教的情绪,只不过后来对方又变得很平静了。

    所以,一开始是真实流露,之后的,是装的么?

    “狄斯陷入了沉睡,想要自己的家族以后脱离教会,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但卡伦想要去见识见识这个世界真正的精彩,所以,狄斯为他铺好了路。

    艾伦家族,就是他离开家后的第一站。”

    普洱侧过头,又看了一眼昏迷躺在地上的老安德森:“你说他蠢吧,他又能给你一点惊喜,那就是在我陪着卡伦第一天进入艾伦庄园时,他就安排让卡伦坐家主餐桌位置,把主卧和书房都让给了他,让他实际上成为我艾伦家族的现任族长。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面对格洛丽亚女王想要拿艾伦家族人的鲜血做血食时,他才会去尝试唤醒你。

    唤醒你,肯定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在那之前,他心里应该也很忐忑,但他还是做了,所以,他对艾伦家族,还是很好的。”

    “他是那个狄斯所在家族的唯一血脉继承?”

    “嗯。”

    “他是超规格神降仪式下挤走邪神的灵魂?”

    “嗯~”

    “他在净化前还只是普通人时就能唤醒尸体?”

    “嗯……”

    “砰!”

    雷卡尔伯爵一巴掌拍在餐桌上,

    站起身,

    直接吼道:

    “那赶紧把全族适龄女性都召集过来让他配种啊!!!”

    普洱伸出爪子,轻轻按了按旁边还在昏睡中尤妮丝的胳膊。

    雷卡尔伯爵扭头,看向尤妮丝,

    沉声道:

    “我是个白痴。”

    普洱用力点头,

    道:

    “本来,按照计划,解决完格洛丽亚女王的事情后,他会带着她,去同居。

    而且,他们的婚期也会被正式提上日程,因为没有其他因素可以阻拦这一进程了。

    我知道,他这个人,有点不想担责任,但对她,亲也亲过了,搂也搂过了,他还有些道德约束和负担的……”

    “只是亲亲搂搂,又不算什么。”雷卡尔伯爵说道。

    普洱翻了个白眼,对着这位辈分比自己高,曾把艾伦家族带上真正辉煌的长辈道:

    “不是每个男人都和你一样,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渣。”

    普洱坐在了桌上,

    继续道:

    “现在好了,你给她做了血脉苏醒,而她血脉浓度又很高,像是家族血脉落魄到一定程度后,这一代终于开始出天才来自救了一样。

    但她要昏睡半年啊!半年啊!

    你说你是不是手贱!!!”

    “是嗜睡半年,不是昏迷。”

    “嗜睡就不能谈恋爱了。”普洱说道。

    “但不影响上床的。”

    “……”普洱。

    “也不影响怀孕和生孩子。”雷卡尔伯爵说道,“怀孕时,本就该多睡睡,对胎儿也好。”

    “人渣。”

    一向觉得谈恋爱是枯燥无聊事情的普洱,在听到雷卡尔伯爵的话语后,也有些难以忍受了。

    意识到自己做了错误事情的雷卡尔伯爵,有些无奈地双手搭在自己额头上,拍了拍。

    别人做这个动作都是皮肉“啪啪响”,

    但他现在基本是皮包骨头,所以竟然拍出了敲鼓的声响:砰砰砰!

    “是我思虑不够,不,是我想多了。

    他第一次见我时,说是艾伦家的女婿,大海给予了我认证。

    我就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圈养或者掌握了艾伦家族,因为现实里,他肯定站在了我的墓碑前。

    等我被唤醒时,

    我看见了一个三级坐着轮椅的废物旁系。”

    “他是直系。”

    “重点是废物。”

    “嗯。”普洱认同了这个重点。

    “然后我看见了一个走其他信仰体系的废物,不,他不算废物,他走得好像还挺高。

    之后,我又看见了那条神秘的狗,又看到了一个使用着明显带着原理神教模仿临摹气息阵法的异魔!

    他又告诉我,

    格洛丽亚女王在等着我,

    等我进主卧前,在外面又听到了这一代女王在一声声地高呼:自由,自由,自由!

    我就觉得,她也是被圈养了。

    看在格洛丽亚三世的面子上,我给予了这一代女王解脱,因为我觉得,死亡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自由。”

    “虽然理解方向上错了,但你杀了她,也算结果正确了,她不是被圈养的猪猡,而是今晚最大的危机。”

    “然后,我就把这座古堡内,我觉得最有潜力的三个后人都找过来,对你,我不是扫描到的,是感应到的,因为你的信仰体系级别,很高,哪怕你是一只猫。

    另外,我还看见书房里的那些画像,我看到了一只黑猫,真的很显眼。”

    “嗯。”

    “然后,我的画像为什么不在了?

    你知道我为了让画师给我画这幅画,我忍着腻,摸了多久格洛丽亚三世的屁股么!”

    “拆下来用了一下而已,明天会重新挂上去。”

    “哦,原来是这样。

    本来,我是想刚爬出坟墓时,就马上对他进行偷袭的。

    但一想到我要面对的是维恩大区的大主教,哪怕他为了唤醒我肯定付出了代价,但我还是有些迟疑。

    另外,在进行偷袭尝试前,我想先回家看看族人,把几个有潜力地先挑出来进行安置。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刚爬出坟墓时,我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等到真的动手后我才真的意识到,因为死亡的原因,提升了我的家族信仰体系,让我领悟了水属性的极致。

    如果刚爬出坟墓时我就有这种清晰认知的话,

    我可能当时就对他出手了,因为他可能误判了我的信仰等级。”

    “相信我,如果当时你对他出手,他会瞬间被你碾死,他虽然经过了神启,但我甚至不知道他现在算不算神启……

    不过,还好你没那么做,否则,我,我们艾伦家,就真的完了。”

    “这是艾伦家族的机会!”雷卡尔伯爵说道。

    “是。”

    雷卡尔伯爵又看了一眼尤妮丝,然后,又看向普洱:

    “你其实……也可以。”

    “我是一只猫,谢谢。”

    “你走的是火,如果说我走的水属性需要靠死亡才能达到始祖极致,那么你,就是需要重生。如果你能从猫重新变回人,那就是重生了。

    到时候你想办法恢复到九级,可能就不存在十级火属性的桎梏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能变回人,你就可以和他……”

    普洱翻了个白眼:“我现在更像是圣器,所以不出意外,等他成长起来后,我会和他共生。”

    “共生,那可是比夫妻更亲密无数倍的关系。”

    “当然。”

    “所以,他愿意么?”

    普洱愣了一下,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的意思是,他身边还有一条狗。”

    “你觉得我会比不上一条蠢狗?”普洱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侮辱,站起身,挥舞着爪子,“我怎么可能输给一条蠢狗!”

    “那是一条,邪神的狗,在灵魂层次和发展潜力对比下,你有哪一条能赢过它?

    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会选择那条狗来共生,而不会选择你,圣器而已,找个低阶圣器意思一下,那条狗完全能变成和你一样。

    共生本质是两个灵魂以圣器作为依托所形成的羁绊,依托物的作用,本来就不大。”

    “那条蠢狗是公的!那个邪神也是公的!”

    雷卡尔伯爵牙齿开始摩擦,发出了类似笑声的声音:

    “桀桀……性别,什么时候算是一个问题了?”

    “……”普洱。

    雷卡尔伯爵双臂摊开,撑在身后的椅背上:

    “我的时间不多了,天亮时,我大概就要彻底变成一滩死肉了。

    哦,我现在这个样子,连肉都不剩多少了,卖给人肉贩子都卖不起价。

    你知道么,在大海上,一旦遇到困难时期,买卖人肉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吃习惯了嘛,有时候哪怕粮食充足,却还会想那一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味道。”

    普洱看了一眼昏迷着的朱迪雅。

    “她居然一见我就喊我爸爸,哈哈哈,我能感觉到,她很像我,她的水属性流动,和我有一种共鸣。”

    “她是格洛丽亚家的人,是你曾在格洛丽亚家留的种。”

    “怪不得能给我一种亲近的感觉,那她还真是我的女儿,我和格洛丽亚三世的女儿。”

    “是格洛丽亚三世的女儿帮你生的她。”普洱嘲讽道,“看来,你也是知道羞耻的,想隐去。”

    “哦,是么,是她的哪个女儿帮我生的子嗣?我记不清了。”

    “……”普洱。

    雷卡尔伯爵下意识伸手摸了摸朱迪雅的头发,

    缓缓道:

    “以前在大海上漂泊闯荡时,那时候心里根本就没有家的概念,总觉得,大海,才是我真正的家。

    直到那一场大战之后,我失去了很多手下,我自己还受了伤,我第一次对大海感到有些厌倦了。

    当我踏上陆地的那一刻起,

    我忽然有些感动,也有些庆幸;

    因为我知道,在陆地上一直有一个地方,在等待着我回去。

    你说你曾在外漂泊了百年,那你,肯定也能知道这种感受吧?”

    “嗯。”普洱应了一声,“一样。”

    “看到这群废物蠢货后代时,你会很生气,但你还是会忍不住为了他们去考虑,其实,和他们这群废物根本就没什么亲情了。

    只是看在‘艾伦’家族这个名字上,希望它能一直存续下去。

    因为它是你灵魂深处的一种寄托。

    事实证明,哪怕你已经死了,再活过来时,看见家族还在,也是很好的,哈哈哈。”

    普洱默默地点了点头。

    “唉,以前刚当海盗时,被抓被俘也不是没有过,被人掉在旗杆上开口求饶,跪在强大的对手面前向他卑躬屈膝,向他表示臣服,请求他的宽恕,请求他不要联合起来打自己,嗐,这些啊都是常有的事;

    虽然那些让我求饶让我跪伏下去的人,最后都一一死在了我的拳头下,但对于我而言,说好话,阿谀奉承,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海盗,生活在大海上,难免需要随着海浪起起伏伏。

    所以,趁着现在我还有意识……”

    “你想干嘛?”普洱问道。

    雷卡尔伯爵站起身,

    将帽子重新戴在了头上,

    道:

    “去给他磕个头呗!”

    ————

    晚上还有,但大家可以明早起来看,因为有时候我考虑和设计剧情会很慢,我不想急匆匆地写出来好应付任务。

    最后,求一下月票,大家不用等月底了,有月票就投给咱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星门老鹰吃小鸡〕〔道诡异仙〕〔牧龙师〕〔家父汉高祖〕〔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