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流放五千里:〕〔修真女配年芳三千〕〔港综从追龙开始〕〔穿成炮灰女配后我〕〔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无敌大师兄〕〔我的危险性竹马〕〔穿书女配她身兼数〕〔四合院:芯生年代〕〔人偶笔记[穿书]〕〔团宠崽崽是只桃花〕〔国运:我开局震惊〕〔影后的嘴开过光〕〔农门姐弟不简单〕〔玄门小国师又在卜〕〔重生之开挂女法医〕〔每次做梦都在拯救〕〔女战神归来:带着〕〔网王之从写轮眼开〕〔晚来风甜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零六章 我要去,杀了他!
    艾伦古堡三楼,

    族长主卧。

    女王陛下刚刚吞下了那颗种子,此时正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旁边留声机里正播放着乐曲《维恩,请别为我哭泣》。

    老侍女恭敬地跪伏在床边,默默地进行着祷告。

    “我感到,有些口渴了。”

    “我去给陛下倒水。”老侍女站起身,刚准备去倒水时,却看见女王的皮肤上,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黑色根须。

    女王也睁开了眼,她抬起自己的双手,手掌处的根须长得最快,尤其是双手掌心位置,根须已经破开了皮肉,露出了类似小藤条一样的存在。

    “哦,原来口渴的,是它们。”女王笑着握住又松开手掌,这些黑色藤条则在她手指缝隙间不停地缠绕,像是已经具备了某种灵性,“它们告诉我,它们渴望艾伦家族的血液。”

    老侍女开口道:“看来,研究是对的,当年艾伦家族的先人确实是掌握过了它,但中途被格洛丽亚家那位勇敢的先人又夺回去了。”

    “是的,感谢那位先人舍命夺下了这颗种子;

    所以,我就更好奇了,这颗种子是如此的神奇与伟大,那艾伦家族先人当初手里肯定还有比这颗种子更好的东西才是。

    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艾伦家族却一直在不断地落魄中。”

    “导致一个家族落魄的原因有很多种,陛下。”

    “嗯。”

    女王身上的黑色根须,开始逐渐变得粗大起来,像是一根根蜘蛛脚,把她从床上架起。

    “我现在好想先把朱迪雅吃了。”女王舔了舔嘴唇,“我已经嗅到了她身上的迷人香味了。”

    “您想做什么都可以,因为您是至高无上的陛下。”

    “不。”一条粗壮的藤蔓代替女王抬起了“手”,“越是好的东西,就越是要留到最后好好品尝,去开门吧。”

    “是,陛下。”

    老侍女走到卧室门口,尝试开门,却发现卧室门纹丝不动。

    她有些疑惑,后退了两步,沉声道:

    “仁慈伟大的深渊之主啊,为了传达您的旨意,请赐予您信徒以穿梭界限的能力。”

    伴随着吟唱的结束,老侍女身上闪烁出一道白色的光芒,当光芒敛去后,她的身形变淡了,随即,她走向了卧室门,半截身子,直接穿透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卧室门中间闪烁出了红色的光圈,老侍女发出一声闷哼,又被弹了回来,她马上扭头对女王喊道:

    “陛下,艾伦家族动员了家族阵法,封闭了这里!”

    女王的身体被藤蔓支撑着,来到了卧室门前:“他们,是察觉到什么了么?”

    老侍女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紫色的卷轴:“陛下,阵法应该无法遮蔽卷轴信息传递,我现在就通知随行侍卫长。”

    “不必了。”

    女王摇摇头,她身后的黑色藤蔓也跟着一起摇曳。

    “我亲自来开门。”

    一根根黑色藤蔓覆盖在了卧室门上,卧室门上红光再度闪现,与藤蔓的接触位置发出了一阵“滋滋滋滋”的脆响,藤蔓的黑色开始附着到门上,红色开始褪去。

    “这颗种子的能力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只是想让它帮我破开这扇门,可现在它却告诉我,它能通过同化来掌握这座古堡内所有阵法的控制权。

    而且,它的根须可以经过阵法路径蔓延开去,将古堡内的艾伦家族的人吸食。

    哦……

    事情比我想象得,要简单太多,我只需要站在这里,什么都不要动就好。”

    “如果一动不动,该多没情趣?”

    一道男子的声音自窗外传来。

    女王陛下马上扭过头看向窗外,老侍女则先一步来到那里:

    “陛下,这里有阵法,他进不来!”

    “嗡!嗡!嗡!”

    窗外的防护栏掉落,窗户也随之打开,男子进入了窗内,蓝色的波纹在他身上扫过,并未作出阻拦。

    “知道为什么艾伦家族的阵法不会阻拦自家人么,因为我们觉得,如果族长做得不好,有能力的族人为了上位杀死族长进行取代,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这属于一个家族的正向优胜劣汰。”

    进入房间的男子,抬起了头,海盗帽下,是一张干瘪的面容;

    “你到底是谁!”

    老侍女一边怒吼着一边拿出了一条黑色的黑白相间的皮鞭向着来人直接抽去。

    “啪!”

    雷卡尔伯爵的手,直接将皮鞭攥住。

    冰封的力量顺着皮鞭蔓延,老侍女赶紧松开了这件圣器,可尽管如此,她的右手手腕处也已经被完全冻住。

    雷卡尔伯爵身形自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老侍女的面前,左手探出抓住老侍女的脑袋,身形又再度消失,随即出现在了女王陛下的面前;

    只不过,手里多了一颗脑袋,而先前的位置,失去了头颅的老侍女依旧站在那里。

    雷卡尔伯爵松开了手,

    脑袋落在了地板上,

    “叮咚”

    “噗通”

    后者,是无头尸体倒下的声音。

    女王陛下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能感知到这个男人的强大与可怕,虽然现在的她,也能感受到不断升腾起来的力量,但因为没有来得及吸收艾伦家族人的鲜血,所以它还处于幼苗期。

    “你是,格洛丽亚九世?”雷卡尔问道。

    “是的,我是维恩的女王!”

    “好的,你现在,一定很痛苦吧。”

    雷卡尔伯爵向着女王探出手,顷刻间,一只完全由水浪组成的巨手将女王的身体完全捏住。

    紧接着,

    雷卡尔伯爵向下一拽,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破碎声传来,女王现在就如同是植物的根部,先前的她已经将大量的根须探入了这座建筑物中,此刻,她就像是老根被硬生生拔出来一样,完全切断了她和根须的连系。

    而那些失去了根部的根须,在建筑物内,逐渐化作了灰烬。

    “冰封……绝域!”

    女王身下,出现了一块冰面,很快,冰面四方又立起了冰墙,冰墙开始扩大,顷刻间就将她封闭在了里面,她身上的那些根须似乎很害怕冰面的森寒,稍有触碰就赶紧后退。

    同时,雷卡尔伯爵也将自己一同封闭在了这座冰域之中。

    雷卡尔伯爵,向女王走来。

    自始至终,他对女王的“年轻”与“貌美”,毫无半点惊讶。

    “啊啊啊啊!!!”

    女王对着雷卡尔伯爵发出厉啸,她身上的黑色藤蔓化作可怕的毒液直接扑向雷卡尔。

    雷卡尔动都没动,凡是触碰到他身体的藤蔓全都被冰封住了,紧接着就是寸寸递进的脆响,这是活性直接被冻死的表现。

    就这样,雷卡尔几乎是无视了阻拦,继续向女王走来,他嘴角的皮肉有些紧吧,所以想要露出微笑有些困难,所以他把下颚向左倾斜,做出了一个夸张的弧度。

    “伟大的始祖,赐予我对抗邪恶的力量!”

    女王释放出了自己的家族信仰体系,一件洁白的圣衣覆盖在了她的身上,让她显得是那么的高贵不可侵犯。

    雷卡尔伯爵见到这一幕后,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蓝色的眼眶深处露出了些许追忆之色:

    “以前我在后面时,就很喜欢她召唤出圣衣来助兴。”

    雷卡尔伯爵抬起腿,身形自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女王身前,腿落下,高翘靴的鞋面直接踩在了女王的肩膀上。

    “咔嚓!”

    女王刚刚召唤出来的圣衣,瞬间崩碎,女王本人,也被他踩在了脚下。

    “还只是幼苗,不经打,如果吸食了血食成长起来一些,还能玩一玩,所以,他为什么不晚一点唤醒我呢,他的实验目的,到底是什么?

    算了,先送你解脱吧,维恩的女王,应该是自由的,不应该被圈养。”

    雷卡尔伯爵举起拳头,放在自己面前,对着拳头,哈了哈气;

    这一刻,他又停下了,因为记得当年每次海战时,他总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动作,然后直接飞跃而起,向敌人的旗舰砸去。

    最终,雷卡尔的拳头落下了。

    “砰!”

    这一拳,砸在了女王后背上,没有血肉模糊炸飞的场景出现,但女王后背处,却出现了一个冰坑凹槽,随即,这股子冰封之力开始向女王全身扩散,原本长在女王毛孔里的黑色根须吓得全都缩了起来;

    女王的身体很快被完全冰封,形成了一座人形冰雕。

    雷卡尔伯爵用手背指关节,在女王脑袋上敲了敲,一阵类似于玻璃破碎的声响传来,女王身体开始自我剥离,散落了一地。

    在冰块之中,一团黑色根须蜷缩在那里,不停地蠕动。

    雷卡尔伸手将它拿起,在接触它的同时,这些根须似乎以为找到了新的宿主,想要钻进雷卡尔的皮肤之中。

    事实上,它们的确是成功了。

    雷卡尔就这么看着自己的手掌以及自己的手臂被刺入,根本就没反应。

    不一会儿,那些根须又全部退了出来,因为它们在钻入雷卡尔体内后,发现这具身体根本就毫无生机,它们无法从这里汲取到丝毫养分。

    退出来的这团黑色根须显得更加的萎靡;

    “看到你时,谁又能想到,这居然会是光明的种子呢?”

    说完,

    雷卡尔攥紧了拳头,恐怖的冰封力量快速凝聚,等到他将手掌再摊开时,那些根须早就完全坏死,只剩下一颗被冻在冰块内的种子。

    然后,他环顾四周,最后,走到了一处覆盖着冰霜的箱子前,此时这间族长主卧,因为先前的战斗,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冰雪世界”。

    雷卡尔伯爵打开了箱子,

    露出了胸口被钉在箱子里此时正冻得瑟瑟发抖的朱迪雅;

    朱迪雅有些艰难地抬起头,看着箱子外站着的这个有些像是干尸的男子,她的眼睛里,当即流露出了晶莹的泪水:

    “爸……爸……”

    雷卡尔伯爵伸手,将她胸口上的那颗大钉子直接拔出,然后冰封住了她的伤口,将她抱出了箱子。

    “爸……爸……”

    获得自由的朱迪雅不顾自己的伤势与虚弱,主动伸手抱住了雷卡尔伯爵的脖子,她身上的蓝色光泽开始流转,与雷卡尔伯爵身上的气息进行着某种极为和谐的交融。

    “你还像点样子。”

    朱迪雅听不到这句话了,因为她此时已经睡着了,像是一个游离在外的孤女,终于回到了亲生父亲的怀抱,得到了记事以来最大的安全感,马上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雷卡尔伯爵抱着他,身形消失在了这座主卧内,又在转瞬间,出现在了书房中。

    此时,博格正站在书房门内,他的任务是负责观察主卧的情况,没有哪个地方比这里更合适的了,当然,这也意味着最大的危险,因为他是距离女王陛下最近的一个人。

    忽然间,博格感到好冷,他有些诧异地回过头,看见了一个陌生高大身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你……”

    博格正准备吹响放在嘴边的哨子,但四周的空气忽然冻住,哨子根本就吹不出声音。

    雷卡尔的手放在了博格的脑袋上,

    一股刺寒袭来,

    博格身上当即闪现出红色的光泽抵御这股寒意,同时还有一股稍弱的蓝色光泽在帮忙瓦解寒意。

    “你也很不错。”

    雷卡尔掌心中的寒意不断灌输,属于博格的蓝色光泽非但没能瓦解对方,反而被对方强行撑起,一直到他身上蓝色的光逐渐壮大到和红色形成了对峙。

    因为之前博格接收了麦克先生身上的火属性力量,依靠着这股火属性力量使得他进阶家族信仰体系二级,现在,他是两种属性力量都是家族信仰体系二级。

    紧接着,刚刚提升完的博格也昏迷了过去,被雷卡尔伯爵提起。

    ……

    卧室内,尤妮丝正在沉睡,丝毫没有察觉到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床边。

    雷卡尔伯爵看着熟睡的尤妮丝,

    “你是……希望。”

    雷卡尔伯爵指尖轻轻按在了尤妮丝的额头,

    轻声道:

    “血脉……觉醒。”

    ……

    漆黑的餐厅内,老安德森双手密密麻麻的全是伤口,先前他用自己的力量在普洱的吩咐下控制着家族阵法中枢,但伴随着女王陛下强行同化古堡阵法,老安德森被反噬了,现在还昏迷着躺在地上,普洱则站在旁边桌上。

    这时,普洱忽然转过头,看向自己身后。

    雷卡尔伯爵站在他身后,怀中抱着尤妮丝,肩膀上挂着博格与朱迪雅,他先后将尤妮丝、博格与朱迪雅都放在了餐桌上;

    然后,

    一人一猫,对视着。

    雷卡尔伯爵开口道:“我真的没料到,这里,居然有个大宝贝。”

    “我不喜欢这个称呼。”普洱说道。

    “你是……怎么搞的?”雷卡尔伯爵指了指自己的脸,补充道:“我现在应该是皱眉的表情,但现在的肌肉,做不出这个表情。”

    “我的经历……有些复杂。”普洱说道。

    雷卡尔伯爵伸手想要抓住普洱,普洱后退了几步,躲开了他的手:

    “你解不开我的禁制的。”

    “可以试一试。”

    “好。”

    雷卡尔伯爵的手,放在了普洱的脑袋上,寒意下降。

    普洱猛地睁开眼,竟顾不得对方是在尝试帮自己解开禁制,而是直接不敢置信地问道:

    “你不是八级!”

    雷卡尔伯爵挪开了放在普洱身上的手,然后,亲自伸手将自己的嘴角拉扯开,露出了笑容,

    道:

    “我解不开你的禁制,你的这具身体也无法经受住我的尝试。”

    “你是九级……不,你不仅仅是九级了,这怎么可能!家族记载密录里不可能出现这种错误!”

    雷卡尔伯爵点了点头,道:“家族记载密录没有错,事实上,在我刚从坟墓里爬出来时,我也觉得很是惊讶,我居然一下子变得……这么强大。”

    “为什么?”普洱追问道,“你的水属性力量,完全超越了当年我九级时的火属性力量认知!”

    “我大概能猜出答案。”

    “答案呢?”

    “因为我死了,死了很久。”雷卡尔伯爵摊开自己的手掌,上面有一层冰霜正在悬浮,“水属性的极致,是冰封,书房里挂着的始祖画像,其实不是水与火的交融,而是……生与死的交融。

    可笑不?

    在我死后走出墓室时,我的水属性信仰体系竟然完成了升华,因为死亡,是冰封的升华。”

    “这……这怎么可能?”普洱无比惊愕。

    “所以,主卧里的那位女王小宝贝,她吞下了那颗种子,也死得很憋屈。因为我在水属性家族信仰体系上,已经达到了始祖的层次。

    不出意外,我应该是家族历史上,水属性家族信仰体系这条路上,走得最高的一位;

    真是胡扯,胡扯一样。

    我居然是个死人,

    而且我能感觉到,没多久,我就会再度死去,且会死得很彻底。

    艾伦家族的信仰体系简直就是一个玩笑,死了后,才能达到始祖的那种顶峰么!!!”

    “她,还可以。”

    雷卡尔伯爵指了指躺在餐桌上还在沉睡的朱迪雅。

    “这个两种属性天然共生的小家伙,也可以。”

    雷卡尔指了指昏迷着的博格。

    “这位,血脉天赋最高,我帮她觉醒了血脉,她可能会嗜睡个小半年,但醒来后,至少是三级,正常是四级。”

    普洱扭头看了看在昏睡中的尤妮丝,当即大骂道:

    “你手贱啊,她是要准备嫁人的,你给她弄嗜睡半年,她还怎么嫁人,怎么生孩子?”

    雷卡尔在餐桌边坐了下来,看着普洱,问道:

    “嫁给唤醒我的那个人么?我知道,他和艾伦家族有婚约。”

    “对啊。”

    “所以,现在的家族,已经被秩序神教圈养了么?”

    “嗯?”

    普洱有些疑惑地看着雷卡尔伯爵,为什么他会忽然问这个问题,他不是应该和卡伦已经交流过的么?

    “没有?”雷卡尔伯爵看着普洱的反应,点点头,道,“那家族现在就是被那位大主教私人圈养着的了,他身边那位仆从异魔使用渲染阵法时,带着一股浓郁的原理神教味道,原理神教,一直最是痴迷于做各种实验。”

    “咦?”

    雷卡尔伯爵将那枚被冰冻着的种子丢到了桌上。

    “格洛丽亚家族,也被他圈养了么?

    另外,今晚的实验主题,到底是什么?

    是借助格洛丽亚家族的融合体质借助艾伦家族的血食研究光明种子的习性?

    还是借助将我苏醒的契机,来研究艾伦家族信仰体系的真正原理,研究始祖艾伦的本质?

    算了,不问了,我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再继续浪费。

    你带着他们三个逃吧,他们三个,是我挑选出来的家族未来的希望。

    秩序神教的苏醒术是无法控制被苏醒者的灵魂与身体的,

    也就是说现在,我还是自由的;

    而他,为苏醒我,肯定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他现在肯定不是巅峰状态。

    所以,

    我现在要去给你们争取逃脱这里的契机,希望能够重创他;

    当然,

    他可能并不知道被唤醒的我,实际信仰体系已经超出了寻常认知,如果始祖保佑的话,我甚至有极小的概率,可以去尝试杀了他!”

    “……”普洱。

    ————

    这章修改了好几遍,甚至删了重写了两遍,耽搁的时间有点多,所以发得晚了,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家娘子,不对劲〕〔家父汉高祖〕〔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用闲书成圣人〕〔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诸界第一因〕〔神秘复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