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时天行者〕〔神医毒妃有点狂〕〔神医狂妃之冷王请〕〔电子竞技存在一见〕〔我的七个女徒弟风〕〔穿成大佬的契约兽〕〔重生之工业狂潮〕〔我的武技发愤图强〕〔我的灵宠逆天了〕〔遮天之魔〕〔姜六娘发家日常〕〔太初神帝〕〔暗夜博士混漫威〕〔惹火甜妻:总裁大〕〔穿书八零团宠小辣〕〔开局考了个省状元〕〔学霸的人生模拟器〕〔农家药香:病娇首〕〔光之巨人:我就是〕〔我家客栈通古今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章 神启!
    “少爷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很健康。”

    丽萨夫人在帮卡伦检查完身体后微笑说道。

    “谢谢你,夫人。”

    “少爷,您客气了。”

    卡伦看向坐在轮椅上的陪着妻子一起过来给自己检查身体的麦克,说道:

    “麦克先生可以先留一下,我有事想和你说。”

    麦克有些意外,但还是点头道:“好的,少爷。”

    丽萨夫人看了自己丈夫一眼,向卡伦告退,关上了书房的门。

    卡伦看向坐在旁边秘书桌上的阿尔弗雷德以及趴在桌上的那只黑猫和趴在桌脚的金毛,

    笑道:

    “我就说了,没什么问题的。”

    自那日修习了术法,尤其是在使用出“惩戒之枪”后,卡伦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会抽一整个上午去庄园空地上继续练习。

    其他的都是“附加”,唯有“惩戒之枪”,他每天都要丢出去一次。

    虽然每次使用了这个术法后,脑袋都会疼一下,而且还会流鼻血,但卡伦依旧坚持着,终于,在昨天,脑袋照样疼,但鼻血不流了,这算是巨大的进步!

    卡伦对自己的感知是,他的蓄水池很大,里面储存的水也很多,但当他需要对外使用时,却只能用一根很细的管子去慢慢往外抽水,所以一旦水量所需过快,这根细管子就会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自己很疼,却没昏厥,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的,自己的地基太扎实了,但境界又太低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幸福的烦恼。

    普洱和阿尔弗雷德劝自己不要太着急,但卡伦依旧坚持自己的选择。

    实在是上次朱迪雅的出现,给他带来了太大的心理阴影。

    一想到自己那一刻,连一丁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心里就会有一种很失措很愤怒的情绪。

    用对待精神病人的方式去尝试和她对等交流,在和她的每一次互动中都如同是踩着钢丝一样,这种滋味,不但没有丝毫的成就感,反而真的是很让人煎熬。

    如果那时候自己会“惩戒之枪”,那该多好,就算炸不死朱迪雅至少能把自己炸没。

    不过,为了解除大家的顾虑,卡伦还是在今天请来了丽萨夫人来给自己检查一下身体,她是学医的,但因为家族信仰体系的缘故,她能感知到一些特殊的问题,由她来进行检查,可信度很高。

    阿尔弗雷德长舒一口气,脸上也露出笑意。

    脸上猫爪痕迹还没完全褪去的金毛欢快地摇了摇尾巴,那次因为自己狗爬体没有写上“初级”两个字,普洱直接和它打了一架。

    普洱则有些无奈地把脑袋趴在桌上,猫爪玩弄着面前的钢笔帽。

    邪神改造的身体,

    茵默莱斯家血脉唯一继承人,

    秩序之神完成的净化仪式,

    狄斯的孙子;

    种种条件加起来,能在神仆时激发出攻击属性这么大的术法,好像就能说得通了?

    但普洱对待卡伦的态度是,你完全可以好好地稳步且稳妥地发展,因为你的上限注定会很高,它是不想看到卡伦去冒险出什么意外。

    这也算是……属于长辈的心态吧。

    “麦克先生。”卡伦走出书桌,来到麦克面前。

    “是,少爷。”

    “我打算现在帮你解决身体的问题。”

    “真的么,少爷?”麦克很是激动地问道。

    其实,这件事卡伦之前就和他说过,这是狄斯大人给的办法,麦克早就在等待着了。

    眼看着卡伦完成了净化,他其实一直在克制着自己内心想要去提醒卡伦的冲动,不过,这一周每天上午几乎准时的爆炸声,次次都让他心里跟猫抓一样。

    他知道那是卡伦在修习,他还和自己的父亲以及弟弟一起去观摩过。

    父亲是看得泪流满面,一个神仆都能激发出这种强度的攻击属性术法,那等到他真的成长起来后,艾伦家族就真的不用再害怕什么拉斐尔家族了。

    麦克比自己父亲多了一层窃喜,因为卡伦少爷越是显示出不凡,那么他对自己身体的治疗把握肯定就越大!

    人,总是对超出自己既定认知的事物带有更强的信心。

    “嗯,不过需要你的一点配合。”

    “没问题的,少爷,请您随意,不用顾及我的感受。”

    麦克清楚,这种治疗肯定不是开药,自己体内现在混乱的两种元素每天都在胶着着,想理顺必然会带来巨大的痛苦,但他愿意承受,因为他真的不想再继续当一个家族的废物了。

    “阿尔弗雷德。”

    “是,少爷。”

    阿尔弗雷德起身,走到麦克面前,伸出双手:

    “先生,我要把您抱到书桌上去。”

    “好的,麻烦你了。”

    卡伦这时端起水杯,走到了窗户前,看着窗外。

    窗户的视野没以前好了,因为在卡伦的命令下,艾伦家族的人在书房对外窗户以及卧室对外窗户处,都架设了坚固的防盗窗。

    虽然老安德森向卡伦解释了书房和卧室这两处地方有先祖建造城堡时就留下的阵法保护,但卡伦依旧坚持自己的命令。

    所以,下次朱迪雅要想再翻墙上来,那就请她先表演水切钢板吧。

    同时,卡伦书桌下面的两个抽屉里,分别放着两把手枪。

    身后,

    传来阿尔弗雷德的声音:

    “先生,我要帮你脱去衣服。”

    “好的,麻烦你了。”

    “先生,这是一次性的内裤,我帮你穿上。”

    “额……好的,真的是太麻烦你了。”

    “先生,您胸前的体毛太丰盛了,我来先帮您备皮,您不会介意吧?”

    “额……好的,当然不会。”

    “少爷,都准备好了。”

    “好。”

    卡伦转过身,看着躺在书桌上的麦克,胸膛很干净。

    其实剃不剃毛,并不影响治疗,主要是卡伦的手指会在他胸口处进行牵引。

    卡伦看了一眼站在那里清理剃刀的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只是继续认真地收拾着东西,装作没看见少爷的赞许目光。

    麦克抬起头:“卡伦少爷,还需要准备什么么?”

    卡伦走到书桌边,伸手按了一下桌铃。

    站在外面的博格打开书房门,走了进来,来到了书桌前。

    “麦克先生,有一件遗憾的事需要告诉你,水与火并行的局面,你是没办法再继续了,我需要把你的一种属性力量从你体内抽出来,我建议选择抽出火,这样把握更大一些。”

    “好的,火,就抽出火吧。”麦克说道,“大哥是火,那我就坚定走水,谢谢你,卡伦少爷。”

    “嗯。”

    卡伦对着博格打了个响指,等卡伦将火属性能量抽出后,这一部分能量不能浪费,得过度到博格体内去。

    博格马上脱去了自己的衣服,脱下后才发现,他居然早早地就把一次性内裤穿好了。

    阿尔弗雷德扫了他一眼,博格脸上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准备,要开始了。”

    卡伦将自己的左手的五根手指,放在了麦克先生的胸口处,没有胸毛的触感,确实踏实多了。

    闭上眼;

    下一刻,

    卡伦的左手开始在麦克胸口处来回移动,一直保持着匀速。

    “麦克,运转你的信仰体系。”

    “是。”

    渐渐的,麦克身上呈现出红色与蓝色的光泽,二者杂乱交织在一起,而麦克的脸上也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阿尔弗雷德拿过来一根钢笔,示意他可以咬着。

    麦克咬着牙,摇了摇头。

    卡伦则继续按照记忆中背诵的普洱给自己的运行图,继续在麦克的胸膛处画着圈。

    其实,整个过程中,卡伦根本就没有施加任何特殊的能力,他只是在用指尖触感来告诉麦克按照他的指尖轨迹来运转自己体内的力量;

    换言之,就算是来一个普通人照着他的这个动作来,也能完成,只不过没完成净化的卡伦无法晓得什么时候该进行下一步而已。

    这就像是针灸,把一根针插进去,难度不大,难度是……你得知道往哪里插以及插多深。

    普洱已经帮自己解决了最大的难题,卡伦这边所需要做的事自然就轻松很多。

    终于,

    在麦克先生胸口处,红色与蓝色逐渐被各自分为一团,虽然依旧是水火不容的态势,但至少在眼下,它们是彼此分开了的。

    而另一边,博格因为早就看了属于他的运行图,所以已经运转好了,只不过他胸口上的红色没有麦克先生那么深,这就是境界的差距,而且,博格只运转了红色。

    这也是为什么卡伦先前会建议麦克选择放弃火属性力量的原因,因为在家族信仰体系名单记录上,博格记录的是一级,火属性。

    其实,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大难点就是,你需要根据每个人不同的家族信仰体系情况以及身体情况设计这个运行轨迹。

    所以现阶段,还真只有曾达到过家族信仰体系九级的普洱才能做这个,其他人,就算他很强,不是艾伦家的也无法做到。

    “博格,手放上去。”

    “是,少爷。”

    博格走上前,将自己的手掌放在了麦克先生的胸膛上。

    两股运行轨迹,像是两种相互吸引的阵法,在接触的瞬间,就产生了反应。

    麦克身上的红色开始快速地转移到了博格身上,而博格,则在快速地吸收着麦克身上积攒的火属性力量。

    卡伦在此时松开手,后退了两步。

    因为这是火属性力量的传导,所以在下一刻,两个人身上都“燃”起了火。

    麦克先生的头发被点燃,博格的头发也被点燃;

    紧接着,双方各自的一次性内裤也随之燃烧。

    一次性内裤的作用一是遮羞,二则是它能很快就烧完,不至于留下什么烫伤。

    麦克脸上逐渐从痛苦转为平和,

    而博格脸上则逐渐从平和转为痛苦,但他却一直咬着牙,只凭着鼻子用力喷吸强忍着。

    卡伦看着博格,说句心里话,这个少年出身自妓院,却又自己抓住机会回归了艾伦家摆脱了原本的宿命,眼力见又好,关键时刻又很会决断与抓住机会……

    这样的少年,在戏剧舞台上,妥妥拿的是主角剧本。

    昨晚自己躺在床上睡前与睡在床尾的普洱还特意聊过这个话题,因为把麦克身上准备放弃的火属性力量过渡给博格本就是普洱自己提出来的。

    它是觉得这个“少年”自带白眼狼属性,但它又一边很看重这个家族的未来希望。

    只不过,当卡伦调侃博格是“主角剧本”后,

    普洱只是笑了一声,

    反问道:

    “那您呢,少爷?”

    “啊!”

    “啊!”

    伴随着麦克与博格两个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传导仪式结束。

    麦克双眸之中被清澈的蓝色完全覆盖,随即他的身体上也出现了一层水雾,逐渐凝实后,宛若套上了一具铠甲。

    下一刻,

    麦克站下了书桌,铠甲下方,像是为他支起了两条腿一样,完全不影响他行动,但这种状态自然不可能持久。

    “噗通!”

    麦克重重地向卡伦跪下,

    诚声道:

    “感谢您,少爷,是您,给了我新生!”

    而另一边,博格的身体皮肤开始转为深红,但很快,他双臂举起,深红色开始褪去,肤色开始逐渐化为正常的颜色。

    他的右眼中,赤色的火焰一闪即逝,这种颜色,意味着家族信仰体系二级!

    他靠着麦克体内抽出的火属性力量,晋级了。

    随即,博格也向着卡伦跪了下来:

    “少爷!”

    博格没有说其他话语,只是用拳头猛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卡伦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位,

    微笑道:

    “你们可以先把衣服穿上。”

    ……

    “卡伦少爷,无比感激您治疗好了麦克,真的。”老安德森跟在卡伦身后一边说着话一边抹着眼泪。

    卡伦相信,这位擅长演戏的老人,这一刻是发自内心的感动。

    “这是我应该做的。”卡伦很平淡地说道。

    “不,这是您对艾伦家族的恩德,艾伦家族以后就是您的马蹄,就是您的训鹰,您的意志,就是艾伦家族的方向!”

    “您言重了。”

    如果自己现在撒手离开,再过阵子,艾伦庄园估计都要没了。

    不过,普洱有句话说得很对,在收集材料和跑腿方面,真的是需要一个家族的供养。

    卡伦真的没料到,在自己开始研究阵法时,哪怕一个初级小阵法,也需要准备那么繁复的材料。

    这时候,卡伦已经和安德森来到了古堡门口,远处的演艺厅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哀悼馆,而亨利亲王的葬礼,则定在三天后。

    亨利亲王的尸体剩余部分,是真的找不到,所以特意用银子,为他重新打造了身躯,到时候穿上衣服,只把头露在外面即可。

    如果玛丽婶婶在这里,肯定会很喜欢这个极为省事的活儿。

    这时,卡伦看见演艺厅那里有一群身穿着王族宫廷服饰的人正和艾伦家族的工人争吵着;

    一个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正与贝德先生大声说着什么。

    “怎么回事?”卡伦问道。

    老安德森回答道:“少爷,是这样的,我们是按照少爷您的设计要求与流程做的准备,但王宫内的事务官却觉得有些地方违背了王族的礼制,一直要求我们整改。”

    “那就告诉他们,要在我们这里办,就必须遵照我们的规矩,否则,请他们把亲王的脑袋带回王宫去办。

    放心,王宫那里最后肯定会认怂的。”

    因为那位女王老太太,还想着葬礼那天下榻这里呢。

    老安德森愣了一下,但还是马上点头道:“是,我这就去亲自说。”

    卡伦干脆在台阶上坐了下来,看着老安德森去训斥那位王宫来的事务官,连带着把他带来的王宫里的那群礼官全部命人轰了出去。

    阿尔弗雷德与博格站在卡伦身后;

    外头的风,有点大,尤其是门口这个位置,有些穿堂风,卡伦默默地把衣领子往上提了提;

    他的目光,看向重新恢复准备阶段的演艺厅,看着一群群女仆拿着各种所需的用品去摆设,看着男仆们去对庄园入口到演艺厅的这段路进行整修;

    耳朵里,听到了身后庄园内正在进行大扫除的声音。

    其实,自己的很多设计,并不符合维恩真正贵族的礼制,自然就更别提维恩王族的礼制了。

    因为茵默莱斯丧仪社,在罗佳市,只是中等档位的丧仪社,强行硬套的话,肯定会有很多地方不搭。

    但卡伦就是想这么地任性一下,

    一方面是因为他清楚女王无论如何都会答应,另一方面,卡伦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家了。

    婶婶在地下室,哼着歌,庆幸这个钱多事儿少的活;

    叔叔在前面忙前忙后,安排布置;

    罗恩在偷懒,打盹儿;

    温妮姑妈比对着茫茫多要出席的达官显贵名单;

    米娜伦特克丽丝他们充当着服务生准备着酒水;

    楼上三楼书房里……卡伦下意识地抬起头,随即,又缓缓地再次低下头,爷爷还睡着。

    “咳咳……”

    卡伦开始咳嗽起来,他下意识地用手捂着自己的嘴,阿尔弗雷德上前,帮卡伦披上了一件外套。

    这时,

    詹妮夫人与尤妮丝从演艺厅那边走了过来,看见坐在门口台阶上的卡伦,詹妮夫人笑着对卡伦道:

    “少爷,这次葬礼的布置,可真是好符合我们瑞蓝的风俗啊。”

    詹妮夫人本就是罗佳市人,自然能够看得出这次葬礼的细节到底从哪里来,

    “那位王宫的事务官也是看出来了,一直说这不符合传统,但被父亲大人呵斥走了。”

    说到这里,詹妮夫人忍不住带着快意地加了点私货:

    “维恩人,可是一直都瞧不上我们瑞蓝人的风俗和习惯呢,总觉得我们瑞蓝人是乡巴佬。”

    显然,詹妮夫人自从嫁进艾伦家后,在社交场合可没少遭受来自维恩贵人的那种“地域歧视”。

    卡伦笑道:

    “既然葬礼是由我这个瑞蓝人来设计,那肯定得遵从我们自己的规矩……”

    说到这里时,

    卡伦忽然愣住了,

    因为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句低沉且陌生的话语;

    仿佛很遥远,

    又好像非常非常地近,

    像是在山林那一头对你呼喊,又如同就凑在你耳旁对着你细语;

    这是,

    来自神的呢喃:

    ———

    爆发了,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星门老鹰吃小鸡〕〔道诡异仙〕〔牧龙师〕〔家父汉高祖〕〔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