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亲妹妹〕〔假千金也要当七个〕〔枭龙战神〕〔无限卧底:高冷女〕〔美漫位面交易器〕〔三国之植掌天下〕〔守寡后,我靠种田〕〔诡异入侵〕〔女富婆的神级村医〕〔逍遥渔场〕〔诡异模拟:我的词〕〔三国最强霸主〕〔秦时天行者〕〔神医毒妃有点狂〕〔神医狂妃之冷王请〕〔电子竞技存在一见〕〔我的七个女徒弟风〕〔穿成大佬的契约兽〕〔重生之工业狂潮〕〔我的武技发愤图强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八十章 海盗信条
    :[]

    ://../!!

    科罗娜岛北侧的一片礁石滩上,阿塞洛斯张开嘴,吐出舌头,先前在它嘴里的人全都走了出来。

    阿塞洛斯嘴巴里有一层粘膜区域,人进去后,这一层粘膜就会闭合隔绝外面的水流,每次换气时会再开启让新鲜空气流入。

    这块区域内很干燥,只可惜没有家具陈设,大家只能坐在行李箱上。

    在普洱的记忆中,当年阿塞洛斯的父亲嘴里这个位置,是有桌椅海图沙盘的,艾伦家族当年可是把阿塞洛斯当海盗团的旗舰来使用。

    然而现在,在它儿子嘴里一模一样的位置,连一张板凳都没有。

    上岸后,詹妮夫人面向阿塞洛斯:

    “感谢您的帮助,艾伦家族将一直珍视与您的友情。”

    阿塞洛斯没做回应,直接下潜进了海中,不见了踪影。

    昔日的宠物,然后的伙伴,一直到现在的还人情;

    这是一条关系曲线,也是艾伦家族落魄进程的最好诠释。

    远处山坡上,出现了几个人影,少顷,一群穿着皮夹克腰间配着枪的人向这里走来,为首者,是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

    一秒记住.42zw.

    “詹妮,你们回来了,哦,我的宝贝尤妮丝,你更漂亮了。”

    络腮男子和詹妮与尤妮丝热情地打招呼,但他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卡伦身上。

    “大哥,辛苦您亲自来接我们。”詹妮夫人说道。

    “大伯。”尤妮丝问好。

    “这位,就是卡伦少爷了?”络腮男子向卡伦伸出手,“你好,茵默莱斯家的少爷,以后你可以叫我伍德。”

    “您好。”

    卡伦伸出手和他握手,但下一刻,却感到手掌处传来一阵火烧一般的灼痛。

    阿尔弗雷德见状当即上前,双眸血色正欲泛起;

    但伍德却在此时松开了手,卡伦有些吃力地甩了甩手掌。

    “还真的是位少爷。”伍德嘴角带着一抹笑意。

    卡伦则拦下了阿尔弗雷德,表情依旧温和,道:

    “让您失望了。”

    卡伦肩膀上坐着的普洱,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伍德。

    来了,来了,来了!

    只要有愚蠢的可能那么艾伦家族必然会去做愚蠢事的定律要开始了!

    自己在客轮上提了一路的猫气,

    詹妮与尤妮丝没有给自己掉链子,

    可这刚到科罗娜岛,傻子就现身了!

    白痴,弱智,蠢货,

    你是在铺垫么,

    给卡伦铺垫一个合理离开艾伦家族的理由?

    旁边的金毛,收起了刚登岸时的嬉皮笑脸,嘴巴闭合,盯着伍德。

    伍德把目光挪向阿尔弗雷德,对他笑了笑;

    然后又看向地上的金毛,伸手逗了逗,但金毛根本就不理会他,反而嘴角露出了牙齿。

    “这条狗,很有脾气的样子。”

    随即,

    他又伸手指了指卡伦肩膀上的普洱,道:

    “有件事卡伦少爷可能不知道,那就是艾伦家族不允许养猫。”

    卡伦依旧微笑点头,道:

    “但这只猫对我们的意义不一样。”

    卡伦用的是“我们”;

    毕竟,这是你们艾伦家族的祖宗,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艾伦家族不允许养猫的传统,应该也和普洱有一定的关系。

    “就算是鲸鱼进入浅海时,它也需要收起它的肚皮。”伍德微笑道,“我相信卡伦少爷会尊重我们艾伦家的传统。”

    “大伯,我觉得这些事情应该由我父亲和爷爷他们来决定。”

    尤妮丝走到卡伦身边,很自然地搂住卡伦的手臂,这是社交场合下,女伴对男伴的标准姿势。

    普洱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尤妮丝,

    老祖宗心怀大慰,

    乖曾曾曾曾侄女儿,只要你不傻就好;

    只要你一直坚持这样,这个姓茵默莱斯的就没理由单飞。

    伍德耸了耸肩,没有对自己侄女的话感到生气,转而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人过来帮忙搬运行礼,而后对詹妮夫人道:

    “詹妮,我们需要再走一段路,等到了镇上我会安排你们休息。”

    “劳烦你了。”詹妮夫人对伍德的态度也冷淡了不少。

    在伍德的带领下,众人走了一段山路,进入了科罗娜小镇。

    小镇是靠着港口建立的,现在港口上还有几艘中型货船停靠在那里,至于那些小船就更多了,密密麻麻的全都聚集在港口外围。

    伍德这帮人在小镇里很有地位,当他带着人大摇大摆地进入小镇时,小镇上各式各样的人都很尊敬地向他问好。

    众人今晚留宿的地方是一栋会馆,属于艾伦家族的旅店。

    嗯,对面也是艾伦家族的产业,有四层楼,一楼是酒馆,二楼是赌场,三楼和四楼则是妓院。

    进入会馆后,卡伦走入自己的房间中,先去卫生间里尝试开了一下喷头,过了会儿发现居然有热水流出,当下就脱去衣服洗了个澡。

    洗完澡,整个人舒服也清爽多了,坐在床上整理枕头时,发现枕头下面放着一个宣传册,打开一看,里面是妓女名列,标了价格与服务,价格最贵的那一批是有照片的,后面的只有文字介绍,不仅各色人种都有,甚至最后几页还有标注“男性”的服务者。

    卡伦将名册丢到床头柜上,自己靠着床背坐着。

    金毛趴在沙发上,面朝这里。

    普洱则跳到床头柜上,开始翻阅名册的最后几页。

    “这是个走私岛么?”卡伦问普洱。

    普洱用爪子翻了一页,

    道:

    “现在应该是的。”

    “那么以前呢?”

    “以前这里是艾伦家族的封地,几百年前,维恩还不是强国时,曾靠着民间自发组建的海盗团体对外进行扩张和袭扰,那时威名赫赫的海盗军团头子还能得到皇室的爵位册封。”

    “艾伦家族就是靠这个起家的?”

    “严格意义上,并不算,但那段时间确实是艾伦家族的巅峰,我离开维恩时,科罗娜岛属于艾伦家族的封地,整个岛上的百姓,都是艾伦家族的封民。

    当时,艾伦家族把这里当作基地,海盗大船在这里休憩,海盗和海盗船的战斗力,不逊真正意义上的皇家海军。

    现在嘛,你也看到了,没了;

    这里只能算是家族的走私中转站了。”

    “这里距离维恩本土,远么?”

    “不远了,应该是和明日的货船一起出发,约克城靠海,到时候走海路直接到约克城上岸,再从约克城坐车出城去郊外就能到艾伦庄园。

    到了这儿,基本算是到家了,我以前就是这么觉得的。”

    “好的。”

    “另外,别和伍德一般见识。”普洱提醒道,“我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他,但我很清楚,能被家族派遣到这个小岛上来当走私点的负责人,证明他在家族里肯定没什么地位。

    估计是被尤妮丝的父亲和爷爷流放到这里来的;

    这种人嘛,脾气差一点,阴阳怪气一点,就很正常,不是么?”

    卡伦把右手放在自己面前,这会儿手背处还有些许的泛红:

    “我对他没什么恶感。”

    普洱停顿住了,冷哼道:

    “甚至还挺喜欢他的做派,对吧?”

    “那是因为我对艾伦家族一直抱有充足的友善。”

    “卡伦,在罗佳时怎么没感觉你这么虚伪呢?”

    “因为在家里,我只需要真诚。”卡伦后背往后面靠了靠,寻找到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当真诚够用时,谁又愿意捡起虚伪。”

    “你现在真像一个诗人。”

    “那是因为大部分诗人都是在离家后才写出华美的诗篇。”

    “哆哆多…”

    房门被敲起。

    卡伦起身,下了床,没等他去开门,门就被从外面推开了。

    伍德斜靠在门框边,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看着卡伦。

    金毛下了沙发,瞪着伍德;

    普洱低下头,心道:这傻侄子又来送助攻了。

    门外,伍德身后,住在卡伦隔壁房间的阿尔弗雷德已经走了出来。

    “伍德先生,有事么?”卡伦主动问道。

    伍德看着卡伦,摘下雪茄,吐出一口烟圈:“我是来请你吃饭的,晚餐。”

    “好的,谢谢伍德先生。”

    卡伦没说什么,到了人家地盘上,肯定听人家安排,他拿起外套,一边穿着一边问道:

    “詹妮夫人和尤妮丝小姐已经去了么?”

    “没有,就我和你,怎么,你介意么?”

    “不,这是我的荣幸。”

    卡伦跟着伍德出了房门,普洱跳到他身上爬到肩膀处坐下,金毛也跟在卡伦身后,再后头,则是阿尔弗雷德。

    看着少爷肩上的猫与脚下的狗,阿尔弗雷德微微皱眉;

    以前的他,能上壁画就满足了;现在的他,开始考虑位置和角度了。

    他也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膨胀了还是自己有了梦想;

    只是看了看也是自己“亲手”封印的那条狗,阿尔弗雷德的眉头又舒展开,没那么抑郁了。

    伍德带卡伦进的地方应该是他的办公室,空间很大,靠窗户位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白兰地和大块烤肉,烤肉上还淋着黑乎乎的酱。

    原本卡伦肚子挺饿的,看到这一大盘的粗犷食物,竟然有了些饱腹感。

    伍德切下一块肉,直接丢给了金毛。

    “它叫什么?”

    “凯文。”

    金毛看都不看地上的那一大块肉。

    “你让它吃肉吧。”

    “吃吧,凯文。”

    金毛叼起肉,匍匐在那里吃了起来。

    伍德又看向跟着卡伦一起过来的那只黑猫,此时这只黑猫正趴在窗台上,猫眼有些忧郁且神伤地看着自己。

    很难想像,一只猫的眼睛竟然可以表达出这么丰富的情绪;

    伍德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就先帮卡伦倒酒。

    “会喝酒么?”

    “不会。”

    “嗯,第一杯,得喝完。”

    “好。”

    伍德一饮而尽,卡伦也一饮而尽。

    “这是不会?”伍德笑道,拿起酒瓶准备继续给卡伦倒上,卡伦伸手轻轻遮住杯口。

    “有橙汁么?”

    伍德愣了一下,继续拿着酒瓶,看着卡伦。

    卡伦依旧遮着杯口,面带礼貌微笑。

    二人,僵住了。

    普洱叹了口气,有些不忍直视,扭头看向窗外热闹的小镇街面:累了,毁灭吧。

    谁料,

    伍德笑了笑,放下酒瓶,对门口喊道:

    “找橙汁,其他果汁也可以,汽水也可以,快点拿过来。”

    “少喝点酒好,尤其是年轻时。”伍德说着给自己倒满后,又干了一杯,“年轻时,需要做的事多,等上了年纪后,就随意了。”

    “其实任何时候,喝酒都不好,对身体不好。”卡伦提醒道,当然,他清楚自己这种提醒对爱喝酒的人来说,很容易引起对方反感。

    “嗯,你说得对。”伍德伸手指了指远处的码头,都这个点了,但码头上还有很多搬运工人正在卸货,“但有时候,人活着不可能真的完全舒服,搬运东西的这类重体力劳动也很容易对身体造成损害,我就当拿这个弥补了。”

    “您说得也确实很有道理。”

    一个极为风韵的紫发妇人端着三种果汁走了过来:

    “您想喝什么?”妇人问道,“这里有橙汁、苹果汁、葡萄汁。”

    “橙汁就好。”

    “需要加冰块么?”

    “那最好了。”

    “好的。”

    妇人先帮卡伦杯子里放冰块,然后倒入橙汁。

    “谢谢。”

    “不客气。”

    伍德指了指妇人,道:“艾琳娜,我的妻子。”

    卡伦站起身,向女人半鞠躬:

    “夫人,您好。”

    “您请坐,不用这么客气。”妇人嗔了一眼自己的丈夫,“我在厨房里熬汤,待会儿给你们送来。”

    “辛苦夫人了。”

    “亲爱的,我们这位英俊的小伙可真是有礼数得很呢。”

    “哈哈哈。”伍德也笑了。

    “父亲,你找我过来做什么?咦,母亲也在这儿。”

    这时,一位穿着火辣打着鼻环的女孩儿走了进来,女孩儿的胯间系着两把刀,刀上带着特殊的纹路。

    “来,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女儿,卡密拉。”

    卡密拉看见了坐在父亲对面的卡伦,当卡伦向她转过来向她问好时,这个平日里很是泼辣的女孩儿一时间竟有些紧张和扭捏起来。

    科罗娜镇这个地方,最多的就是粗鄙的水手和醉醺醺的酒鬼,哪里见过有着这般清澈气质的男孩,当他站在你面前时,你仿佛是在欣赏着一幅画。

    “咳咳。”伍德咳嗽了一声,提醒道,“卡密拉。”

    卡密拉的母亲艾琳娜这时搂着自己女儿的肩膀对卡伦道:“请别见怪,我的女儿自幼在这座岛上长大,没见过像你这么英俊的小伙子。”

    “啊,母亲,你在说什么!”卡密拉终于回过神来,一张脸通红。

    还好这一幕没有被她那帮手下看到,要是他们知道:喜欢亲自挑断不守规矩走私客手脚筋作为享受的大姐头竟然也有这么小女人的一面,他们会发疯的。

    “你好,卡密拉,我叫卡伦,来自隔海的瑞蓝。”

    “你……你好,我叫卡密拉,来自隔海的科罗娜岛。”

    嗯,我到底在回答什么!!!

    “好了好了,让你父亲和客人吃晚餐,我们先出去。”艾琳娜搂着自己女儿离开。

    卡伦重新坐下。

    “让你见笑了。”伍德说道。

    “没有,卡密拉很可爱。”

    “我有快十年没听到有人夸赞她可爱了,或许,上次听到还是她在襁褓中的时候。”

    “每个女孩都是用水做的,其实都有可爱与温柔的一面。”

    旁边普洱扭头看着卡伦,真的,他自从出门后,越来越像一个诗人了!

    “很有哲理的形容。”伍德再次举起酒杯,卡伦也举起橙汁,“我相信,肯定不缺女孩子喜欢你。”

    “没有。”卡伦摇了摇头,“在以前,我精神方面有一些问题,自闭症您听说过么,我有好些年都喜欢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喜欢社交。”

    普洱皱眉:你需要对每个艾伦家族的人都这么真诚么,连自己以前得过什么病都要坦白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我相信走出来,肯定很不容易。”伍德说道。

    “事实是,没人确定是否真的已经走了出来,也有一定可能会再次回去,这种病,没人能说的准。”

    普洱:“!!!”

    “唉。”伍德叹了口气,道,“我要为我下午刚见面时的举动向你道歉。”

    说着,伍德站起身,向卡伦鞠躬。

    卡伦也马上站起身,却又被伍德伸手按住肩膀;

    普洱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着伍德,心里微微升腾起了些许希望。

    伍德坐下,也招呼卡伦坐下;

    “我是从詹妮口中才得知你爷爷和茵默莱斯家现在的状况的,我在这座岛上,很多时候通讯并不便利。

    下午初次见面时,我是想要杀一杀你的威风,因为在我看来,你是从伟大的茵默莱斯家来的少爷,我担心你会瞧不起我们艾伦家。”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是,现在我知道了,是我这个人心眼儿小了。你知道么,这座岛南面,还有一个小岛,岛上也有一个小镇,那是拉斐尔家族控制的小镇。

    但在前些日子,拉斐尔家族发生了巨大的变故,导致现在他们家一团混乱,各方开始争斗,在前天,我带人上了那座岛把那个镇给抢夺了过来,让这两座岛,重新属于艾伦家族,虽然法律上不可能是这样。”

    “恭喜。”

    “这没什么难度,因为他们内部已经分裂了,我带人去时,里面早就有人提前做了接应,其实,赶跑他们本来就不难,之前一直忌惮的是来自拉斐尔家族的报复,现在他们自顾不暇,自然就不可能有报复了。

    弟弟上次给我的来信中,提到过一点,说接下来一个月内,拉斐尔家族可能会出乱子,让我早点做好准备。

    虽然弟弟没有和我明说什么,但当我得知詹妮探亲回来后,还让尤妮丝带着一个姓茵默莱斯的小伙一起时,我就猜到了些什么。

    是么?”

    卡伦没有回答。

    “那看来我猜对了。”伍德说道,“这是交易,是么?”

    “是的。”卡伦说道,“一个交易而已。”

    爷爷,给了詹妮夫人一张紫色书签,不出意外,上面应该写着拉斐尔。

    “嗯。”伍德点了点头,“但我还是要感谢你的家族,要知道,这些年拉斐尔家族在各方面都在挤压艾伦家族的生存空间。我在这座岛上,也有很多兄弟死在了和拉斐尔家族的争斗之中。

    其实早些年时,我是有机会回去继承家主位置的。”

    “嗯?”

    “但在一次出海航运中,我遭受了来自拉斐尔家族麾下强盗的偷袭,我的船毁了,我是负伤跳海才得以逃生,最后被艾琳娜的父母救了下来。”

    “很惊险的经历,但也是一段美好爱情的开端。”

    伍德苦笑了一下,继续道:

    “拉斐尔家族的人开始在附近海岛上搜捕我,艾琳娜的父母为了掩藏我,被拉斐尔家族的人杀了。”

    “抱歉。”

    “没事。当时艾琳娜比我小好几岁,在我眼里就像是我的小妹妹一样,但我知道,我欠她的,欠她很多,后来,我被家族里的人营救了回来,我坚持带着艾琳娜回家,见了我的父亲,并向父亲提出,我要娶艾琳娜。

    可一来当时父亲是把我当作族长接班人培养的,二来,艾琳娜是外来移民,不是维恩人不说,甚至不属于马克莱裔。”伍德指了指自己的头发,“你刚刚也看见了,她的头发是紫色的。”

    卡伦点了点头。

    “我的坚持触怒了父亲,自此我被剥夺了族长接班人资格,被打发到了科罗娜岛来负责这块的生意,除了每年偶尔一两次可以回庄园见一下家里人,大部分时候我都得留在这座岛上。但是……”

    伍德笑了:“我和艾琳娜一直幸福地生活在这里。”

    “您是一位有担当的男人。”卡伦举起手中橙汁。

    伍德也举起酒杯。

    “其实我配不上任何褒奖,我只知道也只记得一件事,欠了人家的人情,无论怎样,都得还。”

    窗台上的普洱慢慢站起了身子,满怀希翼地看着伍德,它忽然觉得这个络腮胡子的后人,有那么一点点可爱了。

    “所以,原本我以为你是从大教会家族里走出来的少爷,但当我知道你爷爷和你家的事后,我觉得自己必须过来向你道歉。”

    “真的不用的,伍德先生。”

    “不,这是必须的!”伍德伸手用力敲了敲桌面,“我有太久不和父亲以及弟弟相处了,父亲那个人,有点刻板,弟弟那个人,当了族长后,我也不是很了解,但他们既然坐在家族的那个位置上,肯定会更多的考虑家族的利益。”

    “是的,我能理解。”卡伦微笑道。

    “啪!”

    “去他妈的理解!”伍德直接将还剩下半瓶的白兰地酒瓶摔碎在了地上,“我无法理解,我也不想理解!”

    窗台上的普洱举起肉爪:很好,大胡子,继续,继续,继续!

    伍德站起身,走到卡伦身旁,一把搂住卡伦,脸和卡伦凑得很近,卡伦能够闻到他呼出的酒气;

    “答应我,等你去了家里庄园后,发现我那父亲和我弟弟对你不好或者轻慢你时,你不要搭理他们,直接回科罗娜岛上。

    我会把我在这里的位置和积攒的财富都交给你,这里的产业,我的那些手下,我的那些船,我有的,都给你!

    另外,

    我还要把卡密拉送给你当妻子!”

    卡伦:“………”

    卡伦眨了眨眼,为什么事情会走向这个奇怪的方向?

    普洱几乎站起来:大胡子,好样的,姑奶奶以你为荣!

    “伍德先生,其实不用这样的,我只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卡伦解释道。

    他有钱买个小公寓,然后可以发展一些副业,同时,可以尝试“信仰体系”修习了。

    普洱其实一直说得很对,相较于所谓的“政治联姻”,卡伦更希望自己一个人在一个角落里,慢慢地发育。

    伍德有些不好意思道:

    “那个,其实我知道,卡密拉没有我那侄女尤妮丝好看。”

    “不是的,伍德先生,卡密拉很可爱。”

    “当一个男人形容一个女人只是用‘可爱’时,证明她不是你的菜。”伍德拍了拍卡伦肩膀,“我也年轻过。”

    “额……”卡伦。

    “或者,你喜欢文静一点的?我会让卡密拉把鼻环取下来的,那些奇怪的饰品也不准她带了,让她变得文静些。”

    “真的不用这样,伍德先生。”

    “怎么能不用这样,就必须得这样!你的家族帮了我们,你不知道拉斐尔家族这个曾经艾伦家族的家奴一族,现在到底发展成怎样的大患了。

    现在,你那位伟大的爷爷陷入了永久的沉睡,你的家族人也不能再进入教会体系了。

    你失去了一切;

    你来到了维恩;

    你来到了艾伦家族,

    我决不允许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情在我面前发生!

    因为,我的很多族人,可能包括我的父亲和我的弟弟都已经忘了;

    艾伦家族当年纵横大海时的家族信条,

    那就是……”

    伍德握紧右拳,拍打在自己的右胸位置:

    普洱也举起右爪,拍在了自己的猫胸位置:

    “艾伦家族,有恩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星门老鹰吃小鸡〕〔道诡异仙〕〔牧龙师〕〔家父汉高祖〕〔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