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猎户家的锦鲤小娘〕〔开局签到万能空间〕〔他说我又软又乖〕〔我捡了个南宋少女〕〔奶团小天师:掌门〕〔我在黄泉当教主〕〔被前夫甩后我成了〕〔乡野小刁民〕〔一切从众生世界开〕〔我的玩家都是演技〕〔魔窟入侵〕〔华娱从07快男开始〕〔斗罗之保护我方武〕〔七位神〕〔穿越从语文书开始〕〔他真不想当明星〕〔逆猎轮回〕〔逃荒种田:穿成反〕〔全球神祇之我信徒〕〔诸天替代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七十五章 狄斯的,真正实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教堂外面,西蒙揭开了自己的黑色蒙面,单膝跪伏了下来,同时,将自己的手掌贴在了地面。

    “以吾尊奉之神的名义,望您赐予贯彻您意志的枷锁,锁缚一切秩序之外。”

    那群围绕着教堂两圈的穿着黑衣的神职人员,确切地说,是秩序之鞭的人员,全部一起单膝下跪,做出了一样的动作,齐声道:

    “以吾尊奉之神的名义,望您赐予贯彻您意志的枷锁,锁缚一切秩序之外。”

    每个秩序之鞭成员的身下,都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锁链阴影,一齐延伸向了面前的教堂。

    从远处看去,

    好似一条条黑色的锁链,将这座教堂连同教堂上方的秩序王座,一同锁死!

    ……

    拉斯玛站起身,他有些无奈地咬了咬牙,道:

    “狄斯,你已经疯了,知道你现在在我眼里像谁么?就像是光明神教覆灭前的那位最后一代疯教皇。”

    “你们都觉得他疯了,可如果他是真正的清醒呢?他曾站在塔尖,大喊他根本就不相信光明之神的存在。

    一秒记住.42zw.cc

    我现在,有些理解他的感受了。

    无论你的想法有多准确,当你不随大众时,大众就能把你定义成一个疯子。

    拉斯玛,

    你还没能体会到这种感觉,但你应该能想象。

    最后一代光明神教教皇,明明发自内心不相信光明之神的存在,却能够一步步走上教皇的宝座;

    你心里一直坚定信仰着秩序之神,

    可眼前站在你面前,

    不停亵渎神的我,

    却已经凝聚出了神格碎片。

    那年,

    在我儿子和儿媳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之后,我最终选择帮他们结束了生命。

    自那之后,

    我就选择了消沉。

    在我心里,已经没有了秩序之神的存在,我也不再信奉他。

    但偏偏是我选择发自内心地去唾弃秩序之神时,

    秩序信仰之力,却开始不断快速地累加,秩序信仰体系的枝蔓,在我体内不断地茁壮成熟。

    拉斯玛,

    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个笑话么?”

    “狄斯,是秩序之神在宽恕你,他希望能够以他的仁慈,将你从迷途之中感召回来。”

    “不,不是因为他的原因,我唾弃的是秩序之神,但我一直信奉着秩序。

    他创造出了一道虚伪的秩序之光,他伪造出了一条本不存在的秩序;

    但正因为我们一代代坚信着,

    所以,

    虚伪的秩序之光已经变成了真实的秩序之光,本不存在的秩序规则,也已经成为了真正的秩序规则。

    他欺骗了我们,

    但我们,

    却因为自己的真实信仰,

    让虚假的,逐渐变成真实的。

    所以,

    在秩序规则上,并没有神的存在。

    你,

    我,

    以及你们三位,

    我们,

    和秩序之神,其实都是站在这条规则旁,顺着这条路往下走的人。

    他可能比我们走得更快一些,他可能就在前面,或许我们可以去选择眺望一下他的背影,但根本就没有顶礼膜拜的必要。

    因为,

    当你向他跪下时,

    他会笑,

    然后,

    把你吃掉。”

    拉斯玛摆了摆手,那本《秩序之光》也落在了地上。

    “好了,狄斯,现在我既不是秩序神教的大祭祀,我们也不是拥有同一个信仰的伙伴。”

    拉斯玛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三位神殿长老。

    自始至终,除了西蒂长老出来说过一句话,其余时候,他们都显得格外安静。

    拉斯玛又重新看向狄斯:

    “你就当我是一个强盗,你手里有我们所需要的珠宝,现在,你需要将这枚珠宝交给我们,因为我们对你的那块珠宝,势在必得。

    现在,

    你可以说出你的条件了,我们可以谈谈,好么?”

    “我有三个条件。”

    狄斯开口了。

    当他开口说这句话时,拉斯玛长舒一口气,他相信后方站着的三位神殿长老也是一样,有条件,就证明有的谈。

    他真害怕狄斯在一连串颠覆教义如同末代光明教皇疯言疯语之后,走向极端。

    “第一个条件,我不会进入秩序神殿,因为我不会允许自己去侍奉一个根本不是神的骗子,我更不会允许自己,主动上门,把自己送给对方吃下去。”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西蒂开口道,“你进入神殿,是我们的底线,秩序神教不可能允许你继续逗留在外面。

    所以,我们会选择将你镇压。

    运气好一点的话,将你镇压后应该还能取出一点残破的神格碎片;

    运气不好,秩序神殿就将失去一名新晋长老。

    我们会认定这个结果,也愿意承担这个代价。”

    “西蒂,再等等。”盖勒开口道。

    “盖勒,我已经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他根本就没有谈判的打算!”

    “再等等。”盖勒劝阻道。

    “等,还要等?”

    “听他把话说完。”

    盖勒看向狄斯,开口道:“狄斯,一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当初你在我面前说出那句话后我没有选择惩戒你,是一件令我值得骄傲的事。”

    狄斯双手放在胸前,向盖勒行礼。

    盖勒也以一样的动作,进行回礼。

    在场五个人里,

    三位神殿长老的年纪,比他们现在的模样看起来,要大太多太多,狄斯和拉斯玛虽然都是老人,但在他们三位面前,其实很“年轻”。

    “请你继续说完。”盖勒说道。

    “我可以把神格碎片,交给你们,但我本人,绝不会进入秩序神殿。”

    “呵呵。”西蒂笑出了声,“盖勒,动手吧,将他镇压,你还没看清楚么,他在以戏谑我们为乐!神格碎片交出去,他本人还能活么?”

    狄斯很平静地看着西蒂,

    道:

    “神格碎片,我不止一个。”

    “……”西蒂。

    盖勒与尼文也是面色大变。

    而距离狄斯最近的拉斯玛,则是嘴角开始抽搐。

    作为年轻时的竞争对手,我在那里努力,你在那里颓废;

    本以为最大的打击是,我通过努力好不容易爬到大祭祀的位置,而你在颓废中偷偷成了神;

    实则更打击人的是,你居然偷偷成了不止一次的神。

    盖勒开口道:“虽然这让我很震惊,但我感觉,你应该不是在欺骗我们,因为谈完条件后,你会证明给我们看的。”

    “我会的。”狄斯说道。

    “好,如果你能交给我们一枚神格碎片,你可以不用进入秩序神殿。”盖勒给出了答复,“现在,你可以说第二个条件了。”

    “第二个条件是,茵默莱斯家,自我之后,不会再有家族人员入教,茵默莱斯,将彻底与教会割裂,变成普通人的家族。”

    尼文开口道:“很少有人能拒绝神赐予的家族福祉,狄斯,如果你进入秩序神殿,你的家族后人将成为秩序之神的宠儿。你确定你要放弃?”

    “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仅仅是放弃福祉,而是要家族自此隔绝于教会世界。”

    “我答应你。”盖勒说道,“现在,可以说第三个条件了。”

    “第三个条件是,你们三位,以自己的神性起誓,不会将先前我说的关于秩序之神的话,从记忆中抹去。拉斯玛,你也是,用你的信仰起誓。”

    尼文开口道:“你是想污染我们么?那你也太小瞧我们的信仰了,我们对秩序之神的忠诚,不是凭你一番话就能动摇得了的。”

    盖勒叹了口气,道:“狄斯,在我眼里,你依旧只是一个迷途的人,我依旧希望你可以早日醒悟,重回秩序的怀抱。”

    西蒂冷哼一声:“我们的信仰,早已坚贞不催。”

    拉斯玛等到三位神殿长老说完后才开口道:“我当然也是。”

    狄斯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说道:

    “第三个条件,可以现在完成。”

    盖勒摊开手掌,在他掌心处浮现出一块黑色的发光晶体。

    尼文也是一样,摊开手掌后,也浮现出一块相同的晶体。

    西蒂的那块晶体,是从眉心处飞出,悬浮在她的面前。

    “吾以神性立誓,今日所见所闻,不会抹除。”

    “吾以神性立誓,今日所见所闻,不会抹除。”

    三位神殿长老已经起誓完毕,拉斯玛则闭上眼,在他身前浮现出了一道黑色的花朵,上面条纹无比清晰:

    “吾以信仰立誓,今日所见所闻,不会抹除。”

    其实,誓言有时候效果并不是很大。

    哪怕立誓之后,也有各种方法可以完成规避,或者只付出极少的代价,就从誓言的缝隙之中钻出去,但无论是神性还是信仰,它们都会一直记着这句誓言。

    所以,哪怕他们以后真的想办法将先前一段记忆抹除掉了,可时不时的,这段誓言还是会在他们心中浮现,也因此,被抹去的记忆也将跟随重现。

    盖勒开口道:“该答应的,我们已经答应了,该做的,我们也已经做了。狄斯,现在该轮到你践行诺言了。”

    狄斯摇了摇头,

    道:

    “我不相信你们的诺言。”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西蒂怒喝道。

    狄斯眼底出现了一抹金色,他的气息也在随之提升,那晚橡木墓园的一幕,正在重新上演。

    “诺言,是靠不住的,所以,我需要一些保证。”

    “保证?”盖勒皱眉,“你还有什么条件。”

    “不是条件,这保证,我自己来给。”

    狄斯眼中的金色,正在逐渐弥漫,到最后,完全充斥了整个眼眶。

    这一次,他完全踏入了这个境界,在他胸膛口,有一道黑色的晶体正闪烁着光芒,这是他凝聚出的神格碎片。

    “嗡!”

    但下一刻,

    让在场众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在狄斯的身体左侧,出现了一名年轻狄斯。

    他的目光锐利,他的气息强横,他的胸口位置,有一枚像是钉锥一样的黑色晶体。

    年轻时的狄斯,被普洱称为是它这辈子从未见过的真正天才,而那时的狄斯,对秩序神教对秩序之神对家族传承,有着绝对的忠诚。

    老霍芬曾说过,狄斯为了压制自己的境界,非常辛苦,因为他不想走到那一步,但可能连老霍芬本人都没能预料到,狄斯压制境界的方法就是将自己分为了过去和现在去进行分担,最终无法分担的结果就是,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竟然都走到了那一步。

    当然,老霍芬就算知道了怕也不会太吃惊,因为任何事情出现在狄斯身上,都会显得很正常,他是狄斯,是他霍芬这辈子最崇拜的人。

    这时,

    狄斯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那年轻时的自己,

    开口道:

    “去吧。”

    年轻狄斯向前迈出一步,体内的黑色晶体光泽开始流转,在他面前,出现了一道漩涡,漩涡之中,有一扇黑色的巨石门。

    尼文开口道:“这是秩序神殿的大门!”

    秩序神教体系下,谁凝聚出了神格碎片,那么就相当于拥有了呼应秩序神殿的资格,秩序神殿会主动为其打开大门,形成一种类似传送阵法的媒介,接引其进入。

    年轻狄斯身体内的黑色晶体开始燃烧,转瞬间,这股火焰就遍及他的全身。

    西蒂惊呼:“他在燃烧神格碎片!”

    下一刻,

    全身正陷入一种燃烧状态的年轻狄斯,径直走入了面前的这扇黑色的巨石门。

    几乎是须臾之间,

    年轻狄斯的身影出现在了一片迷雾之上,

    在他脚下,

    是一座巍峨的神殿。

    而此时,神殿广场上,还有其他身影已经出现,正抬头看着天上。

    “盖勒他们已经完成接引了么?”

    “应该是的,这是新的气息,应该是那个家伙终于醒悟了。”

    “呵呵,他除了醒悟,还能有其他选择么?”

    “不管了,能够进来就好,接下来,我们也都能轻松一些了。”

    “你们难道没有发现,新来的这位,气息有些过于强大了么?而且,非常地不稳定。”

    站在空中的年轻狄斯,开始向下坠去。

    与此同时,

    身体内的那枚黑色晶体,也彻底消解,其整个人,化作了一团极为庞大的火球!

    “该死的,他在自爆神格!”

    “快,撑起防御阵法,他来了!”

    “疯了,疯了,疯了,真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巨大的黑色火球,

    撞击在了神殿上,

    随即,

    “轰!”

    秩序神殿所在的结界开始剧烈的摇晃,秩序神殿各处也出现了明显的龟裂。

    ……

    “你刚刚,做了什么?”西蒂不敢置信地看着狄斯。

    盖勒语气很是沉重地说道:“他燃烧了一枚神格碎片,在秩序神殿上方,选择了自爆。”

    “你疯了!你疯了!”西蒂身上的气息瞬间暴增,恐怖的威压袭来,但盖勒直接横亘在了她的身前,拦住了她,“西蒂,你冷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他就是个……”

    西蒂的声音,卡住了;

    因为他看见台上,狄斯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狄斯,那是……中年狄斯。

    中年时的狄斯经历了亲手杀死儿子儿媳的变故,彻底放弃了对秩序之神的信仰。

    他的目光,是冰冷的,带着一种漠视。

    尼文不敢置信道:“不是两枚神格碎片,他……他有三枚!”

    盖勒也是张开了嘴:“三枚!”

    西蒂也冷静了下来,收敛回了自己身上的气息。

    因为那一晚,在橡木墓园内,老狄斯曾一只脚踏入那个境界,证明他本体,也凝聚了一枚神格碎片。

    就算自爆了一枚,他还有两枚。

    再加上秩序神殿对凝聚神格碎片者近乎无条件地开放接引,也就意味着,只要狄斯愿意,他还能再像刚才那样,对秩序神殿所在的结界空间进行两轮的自爆冲击。

    在这一局面下,即使脾气最为暴躁的西蒂,在此时也害怕了。

    她之前很有自信,认为对付一个晚辈,很容易,哪怕这个晚辈很棘手;

    但一切的一切,都在年轻狄斯直接选择自爆时,让她认清楚了现实。

    很多时候,说再多的话,也没有一巴掌来得简单有效。

    “撤开秩序王座,撤开秩序锁链!”狄斯开口道,“否则……”

    中年狄斯的身前,也开始出现漩涡,这意味着秩序神殿的大门,即将再度开启。

    “撤开封印!”盖勒喊道。

    拉斯玛马上下令:“秩序神教序列,我以大祭祀之名,命你们撤去一切封印!”

    先前秩序神教神职人员在教堂外布置下了两道封印,目的是防止狄斯外逃。

    但秩序神殿自己的巨门,却能无视这种封印阻隔。

    所以,当狄斯选择以最为刚猛的姿态完成了第一记自爆后,一切就变得很简单了。

    既然你不让我离开教堂,那我就只能去秩序神殿自爆了。

    “嗡!”

    庞大的秩序王座虚影直接崩散。

    “嗡!”

    密密麻麻的黑色锁链也全部崩散。

    因为撤除得太快,不少红衣神职人员和秩序之鞭人员,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教堂内,

    中年狄斯脚下所站位置的地板裂开,露出了里面的一道传送阵法。

    这自然是老霍芬的手笔,传送阵法其实很复杂,哪怕是对于老霍芬来说,因为它需要完成对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

    但老霍芬设计的这个传送阵法,目的地很近,只是传送去秩序神教瑞蓝大区的传送阵。

    阵法光芒闪过,

    中年狄斯的身影随即消失。

    下一刻,

    中年狄斯出现在了瑞蓝大区管理处的阵法处,旁边几名负责维护阵法的神职人员看见了他,都懵了。

    狄斯目光一扫,气浪席卷而过,将他们全部掀翻。

    然后,他探出手,调制了阵法,重新启动。

    短时间内两次使用阵法会给阵法带来极大的负荷伤害,但这显然不是狄斯在意的。

    伴随着光芒再次闪烁,他的身形再次消失。

    ……

    “你是谁?”

    “你是谁!”

    中年狄斯看了一下四周环境,直接走出阵法,身形自原地消失。

    他已经来到了维恩。

    如果不是因为艾伦家族的传送阵法早就损毁无法使用,他也不用借用秩序神教各大区的阵法处来进行传送。

    “请你仔细看好了,这是我们拉斐尔家族最珍贵的一件藏品,它在遥远的过去曾经属于艾伦家族,但现在,却是我们拉斐尔家族崛起的象征!”

    庄园书房内,拉斐尔家族的族长正在向另一位家族的族长进行着炫耀;

    “艾伦家族早就不行了,那一群蠢货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经营家族,现在,是时候彻底将他们驱赶出约克城了。”

    “我觉得,我还需要考虑一下。”

    “您还想考虑什么呢?完全不用考虑。”

    “是的。”

    “你是谁!”

    中年狄斯的身形出现在了这间办公室里,这处庄园外围有着很精锐的保镖队伍,庄园里面还有神职人员以及异魔的气息,可以说防备极为森严。

    只可惜,

    他们面对着的是一位神殿长老!

    “自然女神——焚化!”

    贝瑞教的术法被狄斯用出,这是贝瑞教最简单的一个术法,但效果,很好用,尤其是在狄斯已经完成了对这两个人的禁锢时;

    他们现在相当于只能一动不动地被火烧。

    而因为不知道哪位是拉斐尔家主哪位不是,狄斯就把他们两个,全都烧了。

    书房内,就剩下两团灰烬。

    紧接着,狄斯的身影自这里消失。

    他又回到了维恩大区管理处的阵法处,几名神职人员刚刚赶到这里查看被入侵情况,但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被狄斯全部掀飞。

    阵法再次启动,中年狄斯去了下一个地方,然后,又是下一个地方,之后,又是下一个地方……

    事实证明,当自家神殿长老发疯想玩传送阵法时,各大区,一时间真的无力阻拦,只能任凭他玩下去。

    而在事情的原点,

    这座明克街的教堂内,

    真正的狄斯摊开自己的左手手掌,

    右手则拿着一把剑柄;

    剑柄流转出黑色的烟雾,在狄斯左手手掌处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直流。

    “血祭,以吾茵默莱斯族长之名义,自今日起,断绝茵默莱斯家族成员以及后代之灵性!”

    这里的灵性,指的是入教的天赋,而非其他。

    茵默莱斯家之所以能够在秩序神教传承几百年,这个家族血脉之中时常孕育出拥有充沛灵气的家族成员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别家的祖宗,是为了自家后代祈福,甚至不惜成为可被召唤的存在;而狄斯,则是对茵默莱斯家,下达了诅咒!

    自今日起,从根子上剥夺了茵默莱斯家成员进入神教的可能。

    鲜血开始在狄斯脚下流转成一个血祭阵法,

    他以家主之名,

    进行诅咒!

    ……

    “卡伦,当你看到这里时,请你打开左手边的抽屉,戴上他,然后,等我回来。”

    卡伦打开了那个抽屉,抽屉里面,只有一张银白色的面具,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心里发瘆。

    那种冰凉的触感,让人很不舒服,眩晕、恶心等感觉随即袭来。

    但卡伦还是强忍着这些不适,将面具拿起,戴在了脸上。

    因为一直以来,他对来自狄斯吩咐的回应,向来是:

    “好的,爷爷。”

    面具,戴了很久,快一个小时了。

    既然爷爷吩咐说要戴着等他回来,卡伦就不会提前摘,戴上去后,他就这样靠在椅子上,连头都不动。

    这时,

    在家里面,

    一条条不可见的血线出现在了梅森叔叔脚下,出现在了温妮姑妈脚下,也出现在了米娜、伦特以及克丽丝的脚下。

    它们先附着在了他们身上,随后,又抽离开,当事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也没有丝毫的不适。

    与此同时,在三楼书房里,普洱忽然抬起头,它看见一条血线忽然出现,蔓延向了卡伦。

    然后,在触碰到卡伦时,卡伦脸上戴着的这副银白色面具直接发出死灰色的光泽,血线直接崩散。

    卡伦这会儿感觉到身上有一股被火灼烧的感觉,但很快,自面具上散布下来的凉意,开始浸润他的全身。

    这时,

    卡伦脑海中忽然回想起自己和狄斯坐在灵车时说过的那句话:

    “秩序,其实就是一副面具。”

    ———

    求月票,呼唤月票,抱紧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星门老鹰吃小鸡〕〔道诡异仙〕〔牧龙师〕〔家父汉高祖〕〔宇宙职业选手〕〔大夏文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