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人公叫叶辰和苏〕〔情深不寿言总宠妻〕〔暗黑神尊〕〔神圣罗马帝国〕〔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从1983开始〕〔大佬甜妻宠上天〕〔我乃衰神附体〕〔我的荒岛余生〕〔何金银江雪最新章〕〔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秦飞超强狂婿〕〔我本凡人陈风李佳〕〔神隐令之路漫漫〕〔龙王之我是至尊〕〔众神世界〕〔剑剑超神〕〔九星之主〕〔医鸣惊人:残王独〕〔当反派逆袭成主角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17章 势不两立!
    李慕走在神都街头,身后跟着王武。

    总是让小白看到他无故殴打别人,有损他在小白心目中高大伟岸的正面形象,所以李慕让她留在衙门修行,没有让她跟在身边。

    王武跟在李慕身后,目光崇敬无比。

    这几日,他对这位新来的捕头,已经彻底拜服。

    为民伸冤,惩奸除恶,守护公道,这才是人民的捕头。

    神都某些官员子弟恶,他便比他们更恶,去刑部如同喝水吃饭,明明打了人,最后还能毫发无伤,大摇大摆的从刑部出来,试问这神都,能如他一般的,还有谁

    “李捕头,来吃碗面”

    “李捕头,吃个梨”

    “楼里新来了两个姑娘,李捕头要不要来玩玩”

    ……

    这些日子,李慕的名气,彻底在神都打响。

    不是因为他为民伸冤,也不是因为他长得俊俏,是因为他多次在街头和官员子弟动手,还能安然从刑部走出来,给了百姓们很多热闹看。

    这位神都衙捕头动手的,都是在神都嚣张跋扈惯了的官家子弟,看着他们受了欺负,还对李捕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百姓们心里简直不要太痛快。

    李慕拒绝了青楼老鸨的邀请,目光望向前方,寻觅着下一个猎物。

    某一刻,他眼前一亮,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眼中。

    礼部郎中之子朱聪,李慕刚来神都没两天,便因为街头纵马一事,和他结怨,朱聪上次在刑部被打了几杖,这才几天,就已经彻底恢复。

    恐怕被打的最狠的魏鹏,现在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杖刑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可能会要了小命,但这些人家底殷实,肯定不缺疗伤丹药,最多就是受刑的时候,吃一些皮肉之苦罢了。

    朱聪也已经看到了李慕,看了他一眼之后,就没敢再看第二眼。

    这几日来,他已经调查清楚,李慕背后站着内卫,是女皇的走狗和爪牙,神都虽然有不少人惹得起他,但绝对不包括父亲只是礼部郎中的他。

    他很干脆的转过身,打算先溜为快。

    朱聪刚刚转过身,李慕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李慕看着朱聪,笑问道:“这不是朱公子吗,这么着急,要去哪里”

    朱聪低着头,不敢看李慕,说道:“随便逛逛。”

    李慕眉头皱起,说道:“你为什么不看着我说话,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朱聪立刻抬起头,脸上露出惨然之色,说道:“李捕头,以前都是我的错,是我有眼无珠,我不该街头纵马,不该挑衅朝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请您饶过我吧……”

    “……”

    李慕看着朱聪,一时愕然。

    如果朱聪和以前一样嚣张跋扈,揍他一顿,也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但他忽然浪子回头,干脆的认错,李慕再动手,便有些理亏了。

    浪子回头金不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他以后真能悔改,今日倒也可以免他一顿揍。

    李慕挥了挥手,说道:“以后收敛一点儿,走吧……”

    “谢谢李捕头。”

    朱聪毫不犹豫,快步离开,李慕遗憾的叹了一声,继续搜寻下一个目标。

    忽然间,一阵急促的马蹄,从后方传来。

    李慕望向前方,看到一名年轻公子,骑在马上,横穿路口,引起百姓慌乱躲避。

    神都街头,当街纵马的情形虽然有,但也没有那么频繁,这是李慕第二次见,他正要追过去,忽然感觉腿上有什么东西。

    他低下头,看到王武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

    李慕问道:“你干什么”

    王武一脸苦涩道:“头儿,不能去,这个人,我们惹不起……”

    以王武的眼力,这几天跟在他身旁,应该早就知道,什么人他们惹得起,什么人他们惹不起,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如此的坚决的拖着李慕,说明此人的背景,的确不小。

    李慕问道:“他是什么人”

    王武道:“周家子弟。”

    周家子弟,虽然只有四个字,在神都百姓,以及官员、权贵心中,都重若万斤。

    虽说皇家无亲,自从女皇登基之后,与周家的联系便不如以前那么紧密,但如今的周家,毫无疑问,是大周第一家族。

    周家以及附庸周家的势力,掌控着半个朝堂。

    周家老祖宗,是第六境巅峰强者,家族招揽强者无数,其中亦是有洞玄。

    在神都,连萧氏一族,都要逊色周家三分。

    张大人曾经告诫李慕,神都最不能惹的人和势力中,周家排在第一位。

    那是即便李慕身后有内卫,也不能招惹的家族。

    王武紧紧抱着李慕的腿,说道:“头儿,听我一句,这个真的不能招惹。”

    李慕很清楚,他借着内卫之名,可以在这些五六品小官的儿子、孙儿面前嚣张嚣张,但暂时还没有在这些人面前嚣张的资格。

    说到底,在没有绝对的实力权力之前,他也是欺软怕硬之辈而已……

    他走了几步,很快就看到了下一个目标。

    那是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似乎是喝了不少酒,醉醺醺的走在大街上,时不时的冲过路的女子一笑,引得她们发出惊呼,慌忙躲开。

    一名老者不远不近的跟在他的身后,应该是护卫之流。

    王武顺着李慕的视线看了一眼,本来已经松开他大腿的手,又再次抱了上去。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大人,这个,这个也不能惹!”

    和当街纵马不同,醉酒不犯法,醉酒对女人笑也不犯法,如果不是平日里在神都嚣张跋扈,欺压百姓之人,李慕自然也不会主动招惹。

    他只是好奇,这个有着第五境强者护卫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背景。

    他看着王武问道:“这又是什么人”

    王武道:“平王世子,前太子的族弟,萧氏皇族中人。”

    前太子一般是指大周的上一任皇帝,不过他只在位不到一月,就暴毙而亡,神都百姓和官员,并不称他为先帝。

    萧氏皇族中人,在张大人对李慕的提醒中,排在第二,仅在周家之下。

    大周朝廷,从三年前开始,就被这两股势力左右。

    萧氏皇族,想要在女皇退位之后,重夺帝气,让大周的权力重回正轨。

    周家,则是想要让女皇传位周家子弟,从此让大周皇族改姓。

    这两股势力,有着不可调和的根本矛盾,神都各方势力,有的倒向萧氏,有的倒向周家,有的攀附女皇,还有的保持中立,即便是周家和萧氏,在朝政上争得不可开交,也会尽量避免在朝政之外得罪对方。

    有的人暂时不能招惹,能招惹的人,这两日又都闭门不出,李慕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回衙!”

    刑部。

    数名官员聚在一起,气氛颇为沉闷。

    “岂有此理!”

    “太嚣张了!”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

    ……

    刑部郎中看着暴怒的礼部郎中,户部员外郎,太常寺丞,以及另外几名官员,揉了揉眉心,并未开口。

    儿子被打了一百大板,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小妾在家里天天和他闹,户部员外郎气愤的看着刑部郎中,问道:“杨大人,你难道就没有办法,治一治那李慕吗”

    “本官能有什么办法”

    刑部郎中这两天心情本就无比烦躁,见户部员外郎隐隐有责怪他的意思,不耐烦道:“刑部是大周的刑部,又不是我家的刑部,刑部官员做事,也要依据律法,那李慕虽然嚣张,但做的每一件事,都在律法允许之内,你让本官怎么办”

    礼部郎中道:“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刑部郎中怒道:“那小子比狐狸还狡猾,对大周律,比本官还熟悉,背后还站着内卫,除非废除了代罪银,否则,谁也治不了他!”

    众人互相对视,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浓浓的无奈。

    以往家中的子嗣惹到什么祸情,不占理的是他们,他们想的是如何通过刑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这几日,受欺负的,却是他们。

    这种明明是朝廷官员,自家孩子受了欺负,还不能通过律法,惩治那罪魁祸首的感觉,让他们每个人都憋闷到了极点。

    太常寺丞问道:“难道除了废除代罪银,就没有别的办法”

    刑部郎中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修改律法,向来是刑部的事情,太常寺丞又问道:“侍郎大人和尚书大人怎么说”

    刑部郎中道:“两位大人日理万机,怎么会在乎这些小事……”

    代罪银之事,对他们来说是大事,但对于侍郎和尚书大人来说,帮助萧氏皇族,重新掌权才是最重要的,一条无关紧要的律条修改,根本没有让他们特别关注的资格。

    户部员外郎咬牙道:“他们肯定是为了废除代罪银法,当日在朝堂上反对废除此法之人,都遭到了这样的报复!”

    礼部郎中问道:“那封提议废除代罪银法的折子,是谁递上去的”

    刑部郎中道:“神都尉,张春。”

    户部员外郎猛地一拍桌子,怒道:“这该死的张春,竟然给我们设下如此圈套,本官与他势不两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