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人公叫叶辰和苏〕〔情深不寿言总宠妻〕〔暗黑神尊〕〔神圣罗马帝国〕〔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从1983开始〕〔大佬甜妻宠上天〕〔我乃衰神附体〕〔我的荒岛余生〕〔何金银江雪最新章〕〔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秦飞超强狂婿〕〔我本凡人陈风李佳〕〔神隐令之路漫漫〕〔龙王之我是至尊〕〔众神世界〕〔剑剑超神〕〔九星之主〕〔医鸣惊人:残王独〕〔当反派逆袭成主角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14章 你看什么!
    从梅大人这里得到确切的答案之后,李慕便放心了。

    柳含烟不在身边,他的钱要省着花才行,这种公事的花费,必须找女皇报销。

    他走到前衙的值房,找到王武。

    王武起身问道:“头儿,有什么事情吗”

    李慕道:“你对神都的官宦和权贵子弟,熟不熟悉”

    王武点头道:“当然熟悉了,干我们这一行的,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眼力,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心里都要清楚,万一哪天得罪了不该得罪的,这身衣服就穿到头了。”

    看来找王武的确没有找错人,李慕问道:“户部员外郎知道吗”

    王武道:“户部司有两个员外郎,户部下的度支,金部,仓部三司还有三个员外郎,官职比我们都尉大人还高半阶,头儿问的是哪一个”

    梅大人好像早就预料到了李慕会有此疑惑,还贴心的在户部员外郎之后打了一个括号,括号中写了一个“魏”字。

    李慕道:“魏员外郎。”

    王武对朝中官员显然很熟悉,立刻道:“那就是户部司的魏大人了。”

    李慕又问道:“他家里有什么人”

    这次,王武想了一会儿,才说道:“魏员外郎的家中,除了他,还有一房正室夫人,两房小妾,他和正室夫人没有子嗣,第二房小妾给他生了个女儿,第三房小妾给他生了个儿子,魏大人很喜欢那个儿子,平时将他宠上了天……”

    知道户部的官员,李慕并不意外,但知道他家里这么多事情,便有些难以置信了。

    李慕愕然的看着王武,问道:“你怎么对这些这么熟”

    王武悄悄摸摸的回到值房,很快又跑出来,怀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说道:“这可是我这些年来,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

    李慕翻开这本书,一时愕然。

    这本书,显然是王武自己写的,里面详细的记录了神都各大官衙,三省六部九寺二十四司,几乎每一个官衙的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庭情况,甚至对衙门家人的性格都有分析,包括各大官衙的官员调动,都在上面。

    这简直是大周的官场实录。

    李慕问道:“你记这些东西干什么”

    王武叹了口气,说道:“怕不开眼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啊,神都的很多人,动动手就能碾死我们,所以我就提前打听清楚……”

    李慕赞叹道:“你还真是个人才……”

    王武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道:“头儿过奖。”

    李慕从王武口中,很快就找到了这位户部员外郎的突破口,他问王武道:“和我说说,魏员外郎的那个儿子……”

    王武将手中的书翻开几页,说道:“魏员外郎的儿子叫魏鹏,因为是魏家唯一的香火,从小受尽宠爱,所以他的脾气也比较乖张,哪怕是另外一些官宦子弟,也不太愿意和他一起玩,他喜好美食,最喜欢去的酒楼是飘香楼……”

    ……

    飘香楼。

    几名捕快对面前的几道菜垂涎欲滴,王武终于忍不住,问李慕道:“头儿,这些菜,我们能吃吗”

    李慕自己夹了一口菜,说道:“能啊,为什么不能,反正是公费……”

    王武等人纷纷动起筷子,势要有将所有的菜一扫而空的架势。

    飘香楼虽然不是神都最好的酒楼,但对他们来说,也是消费不起的地方,这里的一道菜,就比他们一月的俸禄还多。

    李慕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慢点吃,不要给衙门丢人。”

    吃惯了柳含烟做的菜,这里的饭菜,对李慕来说索然无味。

    无非就是材料昂贵一些,摆盘讲究一些,量少的要命,价格倒是死贵。

    如果不是户部员外郎的儿子,喜欢来这里吃饭,李慕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

    飘香楼,二楼精致的雅阁中。

    魏鹏和几位朋友吃完了饭,走出雅阁,从楼梯下来。

    一人边走边说:“听说朱聪在刑部挨了板子,刑部怎么会对朱聪动手”

    另一人道:“我倒是听说过,朱聪几个人在街头纵马,被神都衙当街抓了,他交了罚银,出去以后,直接给了那捕头一百两,说是要再来十次……”

    他摇了摇头,说道:“朱聪这家伙,真以为他爹是礼部郎中,就能在神都为所欲为,平时也就罢了,这次嚣张的过了头,不是骑在朝廷头上拉屎吗,刑部不打他打谁……”

    另一人道:“该收敛的时候,还是要收敛,和神都衙过不去,就是和朝廷过不去……”

    三人走下了楼,魏鹏见坐在门口的位置吃饭的一名捕快一直看着他,目光也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几眼。

    下一刻,那捕快便猛地将筷子拍在桌上,站起身,看着魏鹏,大声问道:“你看什么”

    几人愣了一下,魏鹏更是一脸的不知所以。

    他只不过是看了对方一眼,对方就摆出一副挑衅的姿态,这名小捕快,脾气比他还大……

    今日他心情不错,倒也没有发火,而是嘲讽的看了那捕快一眼,问道:“看你怎么了”

    那捕快面露怒色,说道:“你再看一眼试试!”

    魏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嚣张的捕快,双手环抱,说道:“你待怎样”

    砰!

    那捕快干脆的一拳砸在他脸上,魏鹏一个趔趄,被打的向后退去,眼睛上出现了一团乌青。

    魏鹏愣了,他身后之人愣了,飘香楼的客人,掌柜,伙计,都愣住了。

    只是因为多看了他一眼,就对别人拳脚相向,神都居然还有这么嚣张的人

    哪怕是那些官宦权贵子弟,欺负人的时候,也有一个理由,这捕快的理由,有些许草率……

    不过,那一拳,在场的不少人,心中倒是挺过瘾的。

    毕竟他打的是魏鹏,众人平日里见惯了他嚣张跋扈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被人欺负。

    几名捕快也愣在了那里,王武根本没有想到,李慕向他打听卫员外郎的信息,居然是为了这个……

    眼睛上传来的疼痛,让魏鹏短暂的愣神之后,就醒转过来,随后便清楚的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他被人打了。

    他被一个小捕快打了。

    对方打他的理由,就是因为自己多看了他一眼。

    他平日里习惯了以权势压人,出行带着两个护卫,而此时,那两人也已经意识过来,伸手向李慕抓来。

    这两人,倒是都有凝魂的修为。

    李慕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看了他们一眼。

    两人伸过来的手停在半空,额头瞬间有冷汗渗出,并未再攻击,而是退到魏鹏身边。

    另外两人吃惊的看着李慕,李慕目光望向他们,问道:“你们看什么”

    想到魏鹏的下场,两人立刻移开视线,摇头道:“没看什么,没看什么……”

    魏鹏捂着一只眼睛,用一只眼睛看着那两人,怒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一名护卫道:“公子,他是第三境,我们不是对手。”

    李慕最后看了几人一眼,在魏鹏愤恨,周围众人震惊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魏鹏身后的三名年轻人,表情茫然,一时不知应该怎么办。

    毕竟,以往都是他们掌握了主动,扬长而去的也是他们。

    此刻被别人欺负,打也打不过,骂的话,恐怕还得再挨一顿打。

    那人不讲道理到了极点,哪怕是多看他一眼,也会遭来一拳,骂一句,恐怕就不是一拳两拳的事情了。

    一人看着魏鹏,问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魏鹏阴着脸,说道:“去刑部!”

    李慕出了酒楼,悠哉悠哉的向都衙走去。

    王武跟在他身后,张大嘴巴问道:“头儿,您这是干什么”

    李慕懒得和他解释,说道:“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王武焦急道:“还一会儿什么啊,一会儿刑部的人该来了,这次我们可是不占道理……”

    王武预测的很对,刑部的人来的很快,甚至比李慕到衙门还快。

    他回到衙门时,刑部的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几名刑部差役,李慕已经见过两次,为首之人冷笑的看着他,说道:“李捕头,恐怕要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了。”

    李慕也并未抗拒,说道:“走吧……”

    小白从衙门里跑出来,小声问道:“恩公,怎么了”

    李慕道:“没事,你先待在衙门,我一会儿就回来。”

    那刑部差役脸上露出嘲讽之色,上次是他占着道理,在内卫的威胁下,郎中大人不敢乱判,这一次,是他殴打别人在先,道理在刑部,郎中大人只需公正办案,他就得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李慕本想让小白待在衙门,但她非要跟着,李慕也就随她去了。

    刑部公堂李慕是第二次来,刑部郎中坐在上面,魏鹏和他的几个狐朋狗友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李慕。

    刑部郎中敲了敲惊堂木,问道:“李慕,魏鹏说你无故殴打他,可有此事”

    李慕解释道:“谁让他看我。”

    刑部郎中沉声道:“他只是看你一眼,你便要殴打他”

    李慕看了看魏鹏,问道:“这种事情,他们以前做的还少吗”

    刑部郎中又敲了敲惊堂木,说道:“本官不管以前,只问现在,刚才在春香楼,你是否无故殴打魏鹏”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是。”

    “既然你认罪,那便没什么好审的了。”刑部郎中冷笑一声,说道:“来人,将他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再打入刑部大牢,关上七天!”

    他看着李慕,面露痛快之色。

    上次是有内卫在,又是朱聪犯错在先,他没办法,只能让他大摇大摆的走出衙门。

    但这次不同。

    这次是李慕殴打魏鹏在先,而从始至终,魏鹏都没有动手,此案再也简单不过。

    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有罪!

    两名刑部差役上来的时候,李慕忽然伸出手,说道:“等等!”

    刑部郎中道:“你还有何话说”

    李慕抬起头,说道:“根据《大周律》,第二卷,第十三条,无辜殴打他人者,根据伤情严重程度,可处二十以下杖刑,七日以下囚刑,魏鹏眼睛乌青,只是轻微小伤,郎中大人判我杖二十,囚七日,属滥用刑罚,根据《大周律》,第二十五卷,第四十七条,凡官员滥用刑罚者,轻则罚俸一月,重则革职查办,郎中大人你想好再判……”

    刑部郎中看着一脸淡然,和他讲《大周律》的李慕,只觉得似乎有一口气堵在胸口,咽不下去,但也吐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