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苍龙狂战〕〔岳知菀凌昭〕〔星月迢迢只为君〕〔龙国战尊〕〔震惊,我被女帝抢〕〔全能千金燃翻天〕〔抗战之铁血救国〕〔超神学院之异能者〕〔农园医锦〕〔我就是庄始〕〔药植空间有点田〕〔极品上门女婿〕〔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开局无限一元秒杀〕〔忘川花未央〕〔最豪赘婿(又名:〕〔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修罗剑神〕〔富婿奶爸〕〔威龙狂少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49章 举头三尺有神明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那女子临死前喊出的这一句,正是《窦娥冤》中的内容。

    《窦娥冤》李慕只在云烟阁讲过一次,后来担心指天叫骂遭雷劈,就再也没敢讲过,怎么可能从阳县的一名女子口中讲出来

    李慕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此女和他来自同样的世界。

    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看向赵捕头,问道:“那冤死的女子,是不是我们在阳县遇到过的那位小乞丐”

    赵捕头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调查清楚。”

    李慕喃喃道:“一定是了……”

    他此刻终于明白,那天郡城那场莫名其妙的大雨,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在另一个世界,《窦娥冤》是虚构的,冤死枉死者,大都没有沉冤得雪之日,更不会有临死之前发下誓愿,便能感天动力,誓言一一应现……

    但这是一个玄奇诡异的世界,这个世界,有着各种难以解释的,神奇力量。

    这个世界的天道,有着独特的运行规律,虽难以理解,却又真实存在。

    无论是神通还是道术,都是以咒语或真言沟通天地,得以运用那种神奇的力量。

    修行者以道誓沟通天地,若是违背誓言,真的会被天地惩罚。

    在这里,举头三尺有神明,说话要小心,天地更不能乱骂。

    那两句话中,一定有哪一句,和道术真言一般,能够沟通天地之力,引起天地共鸣,生生将一只阴灵,提升到了这种恐怖的境界。

    李慕之所以没能像那女子一般,是因为他没有怨气,滔天的怨气,加上天地的共鸣,才造就了这样一位绝世凶灵。

    李慕心绪难平时,忽有一位捕快疑惑道:“奇怪了,这两句怎么这么熟悉……”

    忽然间,他一拍脑袋,说道:“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在郡城新开的茶馆听书,这句话是那说书郎说的,这件案子的罪魁祸首,是那说书郎,头儿,我们要不要先把那说书郎抓来”

    “抓抓抓,抓你妈个头啊!”

    赵捕头忍不住在他头上狠狠的敲了一下,怒骂道:“重点是那说书郎吗,重点是那女子蒙冤而死,怨气惊动天地,获得了天地认可,你还敢乱抓人,是想再造就一个凶灵,屠了郡衙吗”

    那捕快哆嗦了一下,抱着脑袋,再也不敢多说话了。

    赵捕头深吸口气,说道:“阳县县令恶事做尽,自有天收,但终究是朝廷命官,李慕,林越,你们两个准备准备,一会儿随两位大人前往阳县……”

    李慕问道:“我们要去铲除那名凶灵吗”

    赵捕头叹了口气,说道:“谁铲除谁,还不一定,我们需要提防的,是楚江王,如此凶灵出世,楚江王一定会极力拉拢,一旦她被楚江王收服,这对于整个北郡来说,都是一场浩劫……”

    李慕想到那小乞丐清澈的眼睛,拳头便不由紧握。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千幻上人也和他说过同样的话,那个时候李慕对此嗤之以鼻,此刻才深刻的体会到,这看似光明的世界,一直都隐藏有不为人知的黑暗。

    古今皆是如此。

    一县县令被灭门,县衙也被血洗,这种事情,自大周立国以来,也没有发生过几次,必定会引起朝廷的极度重视。

    北郡是压不下这件事情的,郡衙已经将消息由驿馆传往中郡,相信朝廷很快就会做出反应。

    凶灵作乱,阳县县衙已毁,这一次,北郡郡丞,郡尉,将带领六大捕头,以及十余名捕快,前往阳县,维护阳县安定。

    他们要对抗的,不止那凶灵,还有极有可能会趁火打劫的楚江王以及他手下的鬼将。

    李慕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他得回家告诉柳含烟一声。

    片刻后,柳含烟站在院中,不满道:“才刚回家没几天,怎么又要走……”

    李慕握着她的手,解释道:“阳县忽然发生了一件大案,必须要马上赶过去,否则,可能会有更多的百姓陷入危险。”

    柳含烟问道:“那这次去几天”

    李慕道:“还不知道,不过只要阳县的事情解决,我就会立刻赶回来的。”

    柳含烟叹了口气,默默帮李慕收拾好行李,轻轻抱着他,将脑袋靠在他的胸口,说道:“注意安全。”

    和柳含烟温存片刻之后,李慕便以最快的速度赶赴郡衙,这次郡丞大人和郡尉大人都要前往阳县,不能和上次一样迟到。

    他重新赶回县衙的时候,人还没有来齐。

    让他意外的是,李肆也站在人群中。

    李肆指了指他的脸,对李慕眼神示意了一番。

    李慕擦掉脸上的唇印,也指了指李肆的脸,他左右两边的脸上,都有一个巨大的唇印。

    李肆伸手搓了搓脸,李慕问道:“你也要去阳县”

    李肆轻叹口气,说道:“岳父大人说,我的道行来的太快,让我出去多磨练磨练,以后才能保护妙妙。”

    李肆的法力,都是依靠魄力和魂力强行提升的,空有凝魂的法力,却没有凝魂的实力,外强中干,的确需要磨练。

    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那青蛇看到院内的一幕时,诧异道:“你们要去哪里”

    李慕道:“阳县。”

    “我也要去!”她面露喜色,说道:“终于有事情可以干了,这些天,我都无聊死了。”

    赵捕头走上前,说道:“此去阳县,危险重重,可能会有性命之忧,为了听心姑娘的安全,你还是留在郡衙吧。”

    白听心皱起眉头,问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实力太弱吗”

    赵捕头无奈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白听心哼了一声,瞥了李慕一眼,说道:“李慕会保护我的,你答应过我爹。”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我自身都难保,更保护不了你。”

    白听心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唔……”

    李慕捂住她的嘴,说道:“你想去就去,如果真遇到什么危险,我只能保住你一条蛇命,到时候缺胳膊少腿了,你自己承担后果。”

    这一青一白两条蛇,简直是两个极端。

    同样是一个娘生的,白吟心单纯的像一朵小白花,怎么她的妹妹就这么绿茶

    白听心拿开李慕的手,怒道:“下次再捂我的嘴,我就咬你,毒死你!”

    李慕瞥了她一眼:“你下次少乱说话。”

    这蛇妖显然不知道礼义廉耻,动不动就是床上怎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人妖不忌,继傍上柳含烟之后,又傍上了白妖王。

    白听心在李慕这里闹了一会儿之后,就不再理他,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时而在捕快们的眼前停留,仔细端详。

    众人被她看的心里发毛,碍于她的背景,也不敢说什么。

    白听心一边看,一边小心嘀咕。

    “这个太老了。”

    “这个太丑了。”

    “这个又老又丑。”

    “这个太胖。”

    “这个太瘦……”

    ……

    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之后,她再次来到李慕和李肆身旁。

    她先是看了李肆一眼,摇头道:“长得倒是可以,就是太瘦,阳气也不足,一看就不是处了……”

    她最后来到李慕身前,在他身边转着圈,一会在他手臂上戳戳,一会又拍拍他的胸口,说道:“不高不瘦又有肉,阳气比他们加起来都多,元阳肯定还在……”

    她舔了舔嘴唇,对李慕说道:“要不你抛弃那个大胸女人,和我在一起吧,我家有数不尽的灵玉,你想用多少就用多少,我爹还有很多宝物,你随便挑……”

    如果让柳含烟听到这句话,晚晚和小白今天可能会吃到蛇羹。

    李慕微微一笑,凑近她的耳边,说道:“抱歉,我就喜欢大胸女人。”

    白听心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一马平川,不甘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除了胸大一点,一无是处……”

    李慕不再搭理她,柳含烟的好,他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足与外蛇道也。

    众人在郡衙院子里又等了一刻钟,两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

    一位正是李慕已经熟悉的沈郡尉,另一位中年男子,身上虽没有法力波动,给李慕的感觉却深不可测。

    他的身份不用猜测,陈郡丞,陈妙妙的父亲,李肆的岳父,郡衙两位造化境强者之一,实力比沈郡尉还要高一个境界。

    赵捕头先是将白听心的事情告诉了沈郡尉,沈郡尉看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

    陈郡丞手一扬,一道白光从袖中射出,化作一个巨大的飞舟,漂浮在众人头顶上空。

    他纵身跃上舟首,说道:“都上来吧。”

    众人纷纷跃上飞舟,陈郡丞手结法印,李慕察觉到,飞舟外围,出现了一个无形的气罩,随后这飞舟便冲天而起,直向城外而去。

    李慕站在飞舟上,非常平稳,脚下的景物,在飞速的后退,这飞舟的速度,比高阶的神行符,还要快上一倍有余。

    小半个时辰之后,阳县,飞舟从天而降,落在阳县县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重生啊〕〔第一战神杨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是我的星球〕〔北玄门〕〔我的孝心变质了〕〔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