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雨涵叶辰〕〔秦爷撒糖甜蜜蜜〕〔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48章 阳县巨变
    小白化形成功,李慕的烦恼也随之而来。

    化形之前,她只是想以身相许,现在已经想给李慕生孩子了。

    柳含烟就站在旁边,李慕语重心长的对小白说道:“其实呢,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非要以身相许,或者生孩子什么的,我曾经救你一命,以后你也可以救我,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修炼,将来为姥姥报仇……”

    小白被他转移了话题,想到死去的姥姥和族人,认真的点了点头,坚定道:“我会好好修炼,为姥姥报仇的!”

    李慕看到了柳含烟嘴角的笑意,真应该让她看看,他当时是怎么义正言辞的拒绝那两条蛇的。

    小别胜新婚,吃过饭后,柳含烟很早就来到了李慕的房间。

    两人手牵手坐在床上,柳含烟忽然问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对小白”

    李慕道:“她现在无家可归,暂时先让她留在家里吧,天狐一族报恩之后,就会离开,这也是她们的传统。”

    柳含烟道:“怎么报恩,难道你真的要她为你生孩子吗”

    李慕又闻到了一丝醋意,笑着说道:“我想让你为我生……”

    柳含烟果然由醋转羞,轻轻掐了李慕一下,说道:“还是让晚晚给你生吧,她最喜欢孩子了……”

    ……

    从阳县回来之后,李慕的生活恢复了难得的平静。

    衙门里没有什么事情,他每天只要看看书,熬到下衙,回家和柳含烟做做菜,双双修,日子过得很舒心。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衙门清闲,无事可做,那条蛇就在李慕眼前晃来晃去,看的他心烦。

    他能够感觉到,这条蛇对他恨意未消,心里指不定在打什么坏主意。

    他刚刚坐下没多久,看了几页书,白听心便又从外面晃进来,问道:“你和我姐姐是怎么认识的,我总觉得你们的关系不太对劲,她上次回家之后,就经常魂不守舍的……”

    李慕道:“碰巧认识的。”

    “怎么碰巧”

    “回去问你姐姐。”

    白听心脸上露出疑色,在李慕面前走来走去,说道:“你们都不告诉我,一定有问题!”

    李慕想了想,说道:“说起你姐姐,我也有个问题。”

    白听心道:“什么问题”

    李慕问道:“为什么你爹是白蛇,你姐姐是白蛇,你却是青蛇,你该不会是从外面捡来的吧”

    白听心怒道:“你才是从外面捡来的!”

    她不再理会李慕,一个人走到外面,脸上也浮现出怀疑之色。

    问出那个问题之后,李慕两天都没看到白听心,就在他以为此妖受不了县衙的无聊,跑回山里的时候,又看到她出现在值房。

    白听心看着李慕,说道:“我告诉你,我当然是我爹娘亲生的,我姥姥就是一条青蛇,我没有随我爹,随的我姥姥……”

    李慕不清楚她们蛇族的遗传规律,只是想过两天安静日子,现在他的安静日子到头了。

    一整个上午,她都在李慕眼前晃来晃去,成心不让他安静看书。

    李慕放下书,说道:“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白听心道:“不能。”

    李慕道:“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你以后别烦我”

    白听心搬了张椅子,坐在李慕对面,说道:“你先说。”

    “从前有条青蛇。”

    “接下来呢”

    “她很喜欢烦人。”

    “然后呢”

    “然后她就死了。”

    ……

    白听心显然对这个故事很不满意,于是李慕扔给她一本云烟阁出版的《白蛇传》,让她自己看。

    白妖王在子女教育上显然做的不错,这条青蛇竟然也能识文断字,捧着这本书,看的津津有味。

    为了让她不来烦自己,李慕干脆将《聊斋》全集也给她搬来,很快的,白听心就沉迷小说,无法自拔,李慕的耳根子,终于清净许多。

    白听心看完了最后一部聊斋,问李慕道:“你们人类都说爱情爱情,爱情是什么”

    李慕没兴趣和她谈论爱情,说道:“等你长大了就懂了。”

    白听心合上书,说道:“爱情真的有那么好吗,我也想找一个人谈谈爱情……”

    她走出值房,在衙门转了一圈之后,又转回来,说道:“这衙门里,就你长得最好看,你和我谈怎么样”

    李慕不假思索道:“不怎么样,我有喜欢的人了。”

    白听心瞥了他一眼,说道:“不谈就不谈,谁稀罕你,看我找一个比你更好看的……”

    她话音落下,外面又有声音传来。

    “柳姑娘来了啊。”

    “李慕在值房,你进去吧。”

    柳含烟走到值房,看到白听心时,微微愣了一下,问李慕道:“快下衙了吧”

    她有时候会来衙门,等李慕一起回家,李慕站起身,说道:“走吧。”

    虽然还不到下衙时间,但他在衙门也没有什么事情,早一刻钟两刻钟回去,赵捕头也不会说什么。

    白听心看着柳含烟,问道:“她就是你喜欢的人”

    柳含烟看向白听心,问道:“这位是”

    李慕道:“不用理她,我们走。”

    白听心眼珠一转,忽然抱着李慕的胳膊,扭着身子道:“那天晚上在床上的时候,还说最喜欢人家,现在有了新欢,就不理人家了……”

    李慕将胳膊从她胸口抽出来,牵着柳含烟的手,在白听心幸灾乐祸的眼神中,淡然的走出去。

    他和柳含烟相处这么久,经历过多少误会,两人之间,怎么可能连这一点儿信任也没有。

    柳含烟和他手牵手走出郡衙,才看着李慕问道:“你怎么得罪她的”

    李慕道:“一条蛇妖,在我手下吃了点亏,从那以后就结下梁子了。”

    柳含烟诧异道:“蛇妖怎么会在县衙”

    李慕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回去慢慢说。”

    说起白听心,就不得不说起白吟心,提起李慕和白吟心认识的过程,又不得不说起苏禾,直到晚饭过后,李慕才将所有的事情和柳含烟说清楚。

    柳含烟听完之后,关注点已经不在白听心了,问李慕道:“你还有另一位蛇妖朋友,和一位女鬼朋友”

    李慕立刻解释道:“你可别误会什么,我对你的心意,天地可鉴,和她们只是朋友,如果有半句假话,就让我天打雷劈……”

    轰隆隆!

    话音落下,一阵闷响,忽然从李慕的头顶传来。

    他吓了一跳,抬头望去时,发现原本晴朗的天空,在短短的时间内,忽然卷积起了乌云。

    乌云之中,电光闪烁,随后便传来阵阵轰鸣之声。

    李慕看了看柳含烟,喉咙动了动,说道:“相信我,我没有这个本事……”

    “我也没说不信你。”柳含烟握着他的手,忽而感觉脸上一凉,抬起头时,惊喜道:“下雪了……”

    李慕抬头望天,看到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空飘落下来。

    北郡的冬天,虽然寒冷,但往年很少会下雪。

    今年这一场雪,下的格外的早,而且诡异,没有任何征兆,只过了一刻钟,天上的乌云便莫名的散去,落在地上的雪花,也消融的不见踪影。

    如果不是地面上还有片片湿痕,没有人知道刚刚下了场雪。

    晚晚和小白已经兴奋的跑出来,准备堆雪人了,大雪忽然停止,又失望的走回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李慕来到衙门,发现值房中的气氛十分凝重。

    他刚刚走进值房,赵捕头便立刻说道:“准备一下,半个时辰后,我们要去阳县。”

    上次阳县瘟疫,他们才刚刚回来没几天,便又要去阳县,而且这么急,李慕疑惑问道:“阳县发生什么事情了”

    赵捕头肃然道:“昨天晚上,阳县出了一名厉鬼,屠了阳县县令满门,县衙十余名捕快,以及阳县某富商父子……”

    李慕一时惊愕,朝廷命官被屠满门,县衙被血洗,大周有多少年,没有出过这种恶劣的案子了

    他下意识问道:“是楚江王干的”

    “不是。”赵捕头摇了摇头,说道:“阳县传来的消息,说是阳县县令,连同那富商父子,官商勾结,让一名女子蒙冤致死,却没想到,那女子死前,含有滔天怨气,当夜便化为绝世凶鬼,将迫害过她的人,屠杀殆尽……”

    以县衙的防御力量,哪怕是第四境的鬼物,也不可能攻破,而一般人死后,最多化为阴灵,怨气极重,像林婉那种,蒙受巨大的冤屈而死,在苏禾的帮助下,也只是第二境怨灵,李慕难以置信道:“那凶鬼什么境界”

    赵捕头沉默片刻,说道:“第五境。”

    李慕一脸难以置信,脱口道:“这怎么可能!”

    楚江王修行了多少年,也才第五境,怎么可能会有人刚死,就能立刻拥有第五境道行

    赵捕头道:“据县衙幸存的捕快说,那女子临死之前,仰天悲凄,喊出了一句话。”

    李慕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不妙的预感,问道:“什么话”

    赵捕头回忆片刻,说道:“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李慕傻傻的站在原地,脑海嗡鸣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