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狼王出大狱萧战〕〔天命神婿〕〔大元素使〕〔日月神魔情〕〔王爷亲亲,农门肥〕〔凌骞昊〕〔中宫攻略〕〔双心地球〕〔陌南辰再见〕〔不败军王〕〔我在三国当名师〕〔摊牌了!其实我是〕〔噬灵玄尊〕〔仿生纪元〕〔黑礁创世主〕〔大佬退休之后〕〔攻略恶魔冷殿下〕〔总裁爹地惹不起〕〔锦绣弃妻〕〔重生狂妃之明月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69章 凝聚雀阴
    苏禾愣了一下,问道:“什么?”

    她歪头望着李慕,“娘子?”

    “呸!”

    刚才太过激动,一时口误,李慕老脸一红,连忙说道:“不好意思叫错了,苏姑娘,苏姐姐,拜托你了!”

    苏禾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幻术是魅惑人心的法术,不仅可以用来魅惑别人,也能用来魅惑自己……”

    魅惑人心之法,是鬼术的一种,市面上的志怪中,常有书生被女鬼魅惑,吸干阳气精血的桥段。

    不同的是,李慕魅惑的是自己。

    他知晓梁祝的故事,只要催眠自己,告诉自己,他就是梁山伯,自然能沉浸到梁祝的情境中去,成为角色本身,而不是单纯的表演。

    李慕用苏禾教他的方法,失败数次之后,终于找到了诀窍,很快就能轻松进入剧情。

    “多谢苏姐姐……”李慕对她抱了抱拳,说道:“等我凝聚了第三魄,再好好谢谢你。”

    “呸!”

    苏禾啐了一口,问道:“第三魄是雀阴,凝聚了雀阴之后,你想怎么谢我?”

    “当然是做------菜了!”

    李慕意识到刚才话里的漏洞,连忙解释道:“下次你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我一定给你带……”

    苏禾给了他一记白眼,又有些遗憾的说道:“真想看看你在戏台上演戏的样子,可惜……”

    “可惜什么?”李慕诧异道:“你可以去看啊,到时候我给你留个好位置。”

    苏禾已经算是鬼修,而不是低级鬼物,就算是在人间游走,只要她不主动害人,官府也不会去招惹她。

    “我就不去了。”苏禾微微一笑,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说道:“祝你早日凝聚雀阴,早日成为顶天立地的真男人……”

    李慕收拾好食盒,说道:“那我走了,改日再来看你。”

    “等等。”苏禾忽然叫住他。

    “还有什么事?”李慕回头问道。

    苏禾对他嫣然一笑,说道:“又是送《聊斋》,又是叫娘子的,你要是真的对我有什么想法,不如我帮你成为鬼修,这样不就可以……”

    李慕知道她是习惯性的调戏自己,无所谓道:“如果哪天我真的死了,魂魄没散,就来碧水湾陪你……”

    每次来苏禾这里都有收获,李慕决定以后要常来。

    他从碧水湾回去,走在街上时,远远的看到柳含烟在门口徘徊。

    柳含烟看着他手中拎着的食盒,疑惑道:“你去哪里了?”

    李慕道:“去看望了一个朋友。”

    柳含烟也没有多问,说道:“你回来了就好,我们继续排练吧,早一日练好,便能早一日登台,你也能早一日脱离生命危险……”

    在凝魄这件事情上,柳含烟似乎比他还着急,李慕回家换了身衣服,便和她在院子里对词。

    柳含烟很快就进入了祝英台的角色,握着他的手,偏过头去,哀声道:“梁兄,英台今生不能与你婚配,只等来世再结良缘吧!”

    李慕对自己施展魅惑之术,化身梁山伯,捂嘴咳了几声,悲怆道:“天地无情,人间无礼,也罢也罢,花轿抬你马家去,秋风送我赴黄泉……”

    柳含烟愣愣的看着李慕,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词。

    倒不是她临场忘词,而是一夜的时间,李慕的演技,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他的台词还有些生硬,表演和略显浮夸,但此刻,他的台词之流畅,动作之纯熟,比那些几十年的老师傅有过之而无不及,险些让柳含烟以为他就是梁山伯本伯。

    李慕好不容易进入状态,被柳含烟的停顿所打断,他从魅惑状态中出来,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柳含烟抬头看着他,诧异道:“才过了一个晚上,你的进步怎么这么大?”

    李慕道:“可能是昨天晚上,我悟到了演戏的本质。”

    柳含烟疑惑道:“是什么?”

    “真实。”李慕解释道:“当我不是在表演梁山伯,而是将真实的梁山伯展现在众人眼前,没有任何演戏的影子,自然也不会让人感到生硬。”

    “这个道理谁都知道,但做起来却没有那么容易。”柳含烟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他,说道:“李慕,你真是个天才,不去演戏可惜了……”

    李慕的梦想是成为真男人,可不是当一个戏子,摇头道:“不说这些了,我们继续……”

    ……

    阳丘县的百姓,平日里并没有多少娱乐休闲的项目。

    那些读过书,认识几个字的,无聊之时,还能通过各种话本,来慰藉心中的烦闷,绝大多数人,只能喝喝茶,听听故事或者曲子,生活奢侈一些的,才愿意多花几个铜子,去戏楼听听戏。

    云烟阁的戏楼之外,一群客人结伴走进去。

    戏楼今日推出了一出新戏,名为《化蝶》,因为《化蝶》的故事之前便在茶楼风靡过一阵子,后来书铺更是出了书,阳丘县的大部分百姓,就算是没有看过,也从别人嘴里听到过。

    此次戏楼推出《化蝶》戏剧之前,就提前几天做了宣传,很多听过《化蝶》故事的,提前数日便买好了票,等着看新戏第一次演出。

    “两个可怜的人啊,怎么就没有好结果?”

    “那马家真不是个东西,净干一些棒打鸳鸯的事情!”

    “梁祝化蝶,看得我心里难受……”

    ……

    即便是早就知晓故事的内容,但听到和看到所产生的感触,却全然不同,伶人们饱含感情的演绎,将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演绎的活灵活现,淋漓尽致……

    当看到山伯病死,英台在出嫁路上,跃入坟墓,两人变成蝴蝶飞走时,众人心中更是弥漫出浓浓的悲哀,一些感性的看客,甚至已经流下了泪水。

    大幕缓缓拉下,《化蝶》的首次表演,到此结束。

    观众们坐在台下,被凄美的哀情所感染,伤心落泪。

    李慕站在台上,吸收着源源不断的哀情,笑的合不拢嘴。

    他的想法果然是对的,单纯的将梁祝当做故事来讲,吸收不到别人的哀情。

    但若是他自己化身梁山伯,用精湛的演技,让观众代入了情境中去,认为他就是梁山伯本身,自然就能吸收别人的情绪。

    适当的导引别人情绪是修行,过度的掠夺便是采补,经过了无数次的试验,李慕已经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在保证自己需要的情况下,不对那些人的身体造成任何损害。

    这样一来,随着客人的增多,最多只需十天,他就能积累到足够的哀情,一举凝聚雀阴。

    《化蝶》在阳丘县,本就是脍炙人口的故事,在云烟阁将它搬到戏台之后,客人们蜂拥而至,即便是云烟阁每天安排两场,也无法满足所有客人的需求。

    直到十日之后,大部分人都看过一遍甚至两遍《化蝶》戏剧,戏楼的客流才逐渐稀少。

    ……

    清晨。

    李慕从床上弹起来,下意识的伸手向被子里探去。

    这一刻,他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这十天里,他向李清请了假,和柳含烟每天表演两场,吸取了几百上千人的情绪,用了整整十天,才收集到了足够的哀情,在昨天晚上,成功凝聚出第三魄。

    李慕心心念念了好久的第三魄。

    今天早上,他再次找回了男人的尊严。

    两个月来,心头的积郁一扫而空,李慕打开院门,感觉世界都美好了许多。

    吱呀……

    旁边的院门打开,柳含烟端着一盆水走出来,看到李慕时,明显愣了一下,随后便讶异道:“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李慕长舒了口气,说道:“以后早上都能起来了……”

    “不就是早起一天吗,这么得意做什么?”

    柳含烟瞥了瞥他,忽然道:“对了,从哀情中诞生的那一魄好像叫雀阴,听起来很奇怪,这一魄是做什么的?”

    李慕摆了摆手,说道:“姑娘家家的,问那么多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