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间朝暮不辞你〕〔超级兵王混都市〕〔团宠小可爱成了满〕〔市井之徒〕〔纯阳剑尊〕〔宴先生缠得要命〕〔超脑太监〕〔医道狂尊林阳苏颜〕〔霍格沃兹上位指南〕〔盛唐陌刀王〕〔村花小妻凶又甜〕〔攻掠天下〕〔被扒马后团宠大佬〕〔作秦始皇的乖女婿〕〔女主夏乔男主司御〕〔我是你的百变女友〕〔上门女婿叶辰〕〔顾先生的娇太太时〕〔上门龙婿叶辰〕〔半岛有妖气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63章 传道
    在大周,治安和税收是地方官员考核的重要标准,柳含烟是云烟阁的掌柜,云烟阁有四家店铺,是阳丘县的纳税大户,因此张县令对此案格外重视,命令李慕对她贴身保护。

    好在她本来就是自己的邻居,李慕回县衙禀报之后,接到张县令的命令,便又回到了家。

    柳含烟和晚晚还没有离开,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她们不敢回自己的院子,一个在厨房洗碗,一个帮着李慕收拾房间,柳含烟将李慕的床铺好,回头看到他走进房间,讶异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慕道:“县令大人很重视这件案子,让我对你贴身保护,这两天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太好了。”柳含烟脸上浮现出笑容,跃跃欲试道:“那你先教我修行吧!”

    李慕懂得两种修行方法,一种是道门,一种是佛门,道门修行之法,是李清教给他的,后来苏禾给他的那半部道书中,也有详细的记载。

    佛门修行之法,源自玄度给他的那一本法经,那一本只是入门法经,没有后续,并不适合教给柳含烟,而且未经玄度的允许,他也不好随便教给别人。

    道门修行,没有秘密可言,一些妖物精怪,崇尚道法,也会修行道家法门,李清传给李慕,李慕再教给柳含烟,并没有什么不妥。

    心中打定主意,李慕看着她,说道:“上床。”

    柳含烟愣愣的看着他,问道:“什,什么?”

    李慕补充一句:“脱掉鞋子就可以。”

    柳含烟有些犹豫,虽然只是脱掉鞋子,但女子的脚,也并不方便让除了丈夫之外的男人看到,她抬头看着李慕,问道:“不脱行不行?”

    李慕摇头道:“导引修行,需要五心向天,五心乃是足心,掌心,以及头顶,需保持特定姿势,你初次修行,姿势一定要正确……”

    柳含烟想到这几日的噩梦,以及那女鬼的恐怖,修行之心立刻坚定,默默的脱了鞋子,坐在床上。

    柳含烟双足白皙,纤细而匀称,脚趾小巧圆润,李慕下意识多看了两眼,柳含烟第一次在男子面前赤足,感受到李慕的视线,俏脸飞红,急忙用裙摆盖住。

    李慕轻咳一声,移开视线,说道:“你将左脚提至右大腿根部,右脚置于左大腿根部,使两足心向天,两掌心向天,置于双腿之上,引气入鼻,再缓缓入腹,一直向下,感到气闷之时,再缓缓从口中吐出……”

    李慕的修行之路,是李清引入的,帮助别人导引入门的流程,他早已轻车熟路。

    在柳含烟尝试着吐纳的同时,李慕伸出食指,轻轻点在她的眉心,将一丝微弱的法力,送进了她的身体。

    他看着柳含烟,问道:“有没有感受到一股暖流?”

    柳含烟点了点头,惊讶道:“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

    李慕一边控制法力在她体内游走,一边说道:“集中注意,紧守心神,记住这一丝法力在你体内循环的路径,试着用意念去引导……”

    为了帮助她记住法力运转的路线,李慕足足让这一丝法力在她体内循环了半刻钟,才缓缓收回点在柳含烟眉心的手指,面色苍白道:“我留了一丝法力在你的身体里面,你只要在导引之时,将它按照刚才的路径运转就行,等到你修行出了自己的法力,我再教你如何炼魄……”

    这一丝法力,不会在柳含烟体内存在太久,如果她天赋一般,或是偷懒懈怠,等到这一丝法力散去的时候,还是没有修行出自己的法力,几次之后,依然如此,便说明她与修行无缘,李慕也帮不上她什么忙了。

    柳含烟取出手帕,擦了擦李慕额头的汗水,感激道:“谢谢你。”

    “没什么。”李慕挥挥手,说道:“我先休息一会儿,再去帮晚晚。”

    教会柳含烟导引之后,李慕来到外面,看着坐在树下荡秋千的晚晚,想起昨晚之事,疑惑问道:“晚晚,昨天晚上那只女鬼,你是怎么看到的?”

    昨天晚上那只怨灵,并没有主动显形,若不是李慕给柳含烟开眼,她根本看不到,但李慕对晚晚什么都没有做,她是怎么看到的?

    说起昨天晚上那只女鬼,晚晚小脸便忍不住一白,从秋千上跳下来,拽着李慕的袖子,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

    李慕一时想不通,打算回衙门的时候问问老王。

    他暂时不再想这件事情,说道:“和我来房间吧,我教你修行,等你修行有成,以后就可以自己抓鬼了……”

    听李慕要教她修行,晚晚屁颠屁颠的跟着他来到房间,李慕走到床前,说道:“把鞋脱了,上床。”

    晚晚没有柳含烟那么扭捏,很快便脱了鞋袜,爬到床上。

    李慕站在床前,说道:“你将左脚掰到右大腿根部,然后将右脚掰到左腿根部。”

    晚晚抱起胖胖的脚丫,努力了一会儿之后,苦恼道:“掰不过去……”

    五心向天的动作,对身体的柔韧性有一定的要求,一般人并不容易做出来,晚晚的小短腿,没有柳含烟双腿那么修长,努力了好久,也没有做出盘腿的动作。

    她裙子下面就是腿,李慕不好帮她,只能转过身,说道:“你试着用力,这是修行的固定姿势,必须要这么做……”

    晚晚抱着小脚,使劲掰了掰,哭着道:“疼……”

    李慕安慰道:“忍着点,一会儿就不疼了。”

    片刻后,小丫鬟声音里面带着哭腔:“还是疼……”

    这短短的一会儿,柳含烟在门外探了三次头,李慕实在受不了,走到门外,说道:“你来帮她……”

    小半个时辰之后,李慕走到院子里,长舒口气,教她们修行,和比妖鬼斗法还累,不过总算是给她们主仆二人的体内都渡过去了一丝法力,接下来,就靠她们自己了。

    教柳含烟和晚晚修行,对李慕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具体能不能成功,还要靠她们的天赋和努力。

    哪怕是她们只有一点儿修行天赋,这样修行一些时日,也能有些小小的道行,多一些自保的实力,李慕不能一直都在她们身边,两个弱女子,孤身在外,若是一点儿手段都没有,也实在是太危险了。

    缠着柳含烟的女鬼,被李慕暂时守在养魂袋里,它和此案的背后之人,是单线联系,此时,对方根本不知道这女鬼已经落入李慕之手。

    吃过午饭之后,为了不引起幕后之人的怀疑,李慕先让柳含烟去店铺,自己随后才离开了家。

    虽然张县令让他对柳含烟贴身保护,但未免打草惊蛇,李慕还是和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他走在街上,张山李肆两人正在街边吃面,远远的瞥见李慕,张山对李慕挥了挥手,说道:“李慕,这里!”

    李慕走过去,张山对摊主招了招手,说道:“老板,再来碗面。”

    李慕摆摆手:“不用,我在家里吃过了。”

    今天中午是柳含烟下的厨,只有菜是李慕洗的。

    张山奇怪道:“怎么回事,你都好久没有和我们一起吃饭了,你是家里有人还是怎么的……”

    李慕在他身边坐下,说道:“少废话,吃完饭跟我走,有件案子需要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