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间朝暮不辞你〕〔超级兵王混都市〕〔团宠小可爱成了满〕〔市井之徒〕〔纯阳剑尊〕〔宴先生缠得要命〕〔超脑太监〕〔医道狂尊林阳苏颜〕〔霍格沃兹上位指南〕〔盛唐陌刀王〕〔村花小妻凶又甜〕〔攻掠天下〕〔被扒马后团宠大佬〕〔作秦始皇的乖女婿〕〔女主夏乔男主司御〕〔我是你的百变女友〕〔上门女婿叶辰〕〔顾先生的娇太太时〕〔上门龙婿叶辰〕〔半岛有妖气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二十二章 别无选择
    碧水湾畔,李慕对苏禾拱了拱手,说道:“多谢苏姑娘传法。”

    苏禾目光望向他,说道:“赵永伏法之后,公子可再来这里,妾身还有一物赠予。”

    李慕疑惑道:“何物?”

    苏禾微微一笑,“到时便知。”

    ……

    韩哲醒来的时候,头还疼得厉害。

    脑海中残存的最后信息,是他伤了那女鬼的根基,正要灭掉她时,湖中又出现了一名鬼物,将他们所有人的拉进了幻境中。

    最后他没有抵抗住幻境的诱惑,彻底沉沦迷失在欲望里。

    他四下里看了看,发现天色已经大亮,几名捕快在他身边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也都还有呼吸。

    他们居然都没有死,只是昏睡了一晚上,这大大出乎了韩哲的预料。

    毕竟,从昨晚那女鬼表现出的实力来看,只要她稍稍动了杀心,他们这些人全部都得死在这里。

    思考一番之后,韩哲便想清楚了他们为什么能死里逃生。

    杀害朝廷官吏,乃是重罪,若是他们这些人全都死在这里,朝廷必定不会罢休,极有可能派出中三境的强者,到时候,任那女鬼道行再深,也只有死路一条,即便她已经死过一次。

    他站起身时,看到了赵永的第二魂,将之收起之后,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那名捕快,说道:“别睡了,都醒醒……”

    那名捕快醒来之后,又唤醒了其他几名同僚。

    张山一摸裤裆,转头对李慕道:“李慕,我昨天晚上做了一整晚的梦,好爽……”

    其他几名捕快脸上也露出会意的笑容,只有李肆背靠着树坐在那里,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着众人的议论,韩哲也摸了摸裤裆,心知昨晚在幻境中损失了不少精元,不知道多久才能补回来,面色一沉,对众人道:“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回县衙!”

    几人走出了林子,沿着官道回城之时,看到一行人匆匆忙忙向山上走去。

    这些人看着都是普通百姓,神色匆匆,却难以掩盖脸上的喜悦和激动。

    本着职业素养,有捕快拦住一人,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甘泉寺啊!”那人一指山腰,说道:“你们不知道吗,昨天晚上寺中佛祖显灵,佛光把天都照亮了,得赶紧去拜拜,让佛祖保佑我明年生个儿子……”

    李慕现在已经清楚,在这个世界,佛门道门信仰不同,修行体系不同,影响也不同。

    道门讲究无为,道门各宗,大都建立在灵气充沛的仙山洞府,和底层的民众接触甚少,只是偶尔会派弟子下山历练,降妖除魔,更是有不少常驻各郡衙门,因此被朝廷所尊。

    佛门虽讲究无欲,但却在民间有诸多寺庙,广积香客,在百姓中的影响力,要远大于道门。

    韩哲是道门弟子,看到这些佛门信徒如此狂热,心中自是不喜,待那几人走后,冷哼一声,说道:“一群愚民,那些秃驴断情绝欲,自己都生不出来孩子,怎么能保佑他们……”

    “头儿说的是……”

    三名韩哲手下的捕快,连连出声附和。

    李慕自己作为华夏儿女,自然更喜欢自家的本土宗教,当然,他对于这里的佛门也没有什么恶感,毕竟金山寺的玄度和尚曾经救过他的命,还送给他法宝防身,他没有讨厌和尚的理由。

    更何况,佛门神通的双重属性,也让李慕艳羡不已,不知道能不能佛道双修,到时候他左手道门手印,右手佛门法决,什么妖鬼见了都得躲着走。

    不过目前没有修行佛门神通的途径,李慕只能将这种想法暂时压下。

    张山走在李慕身旁,不解的问道:“你说那女鬼为什么没有害我们?”

    李慕随口道:“可是能怕衙门追究吧。”

    “这倒也是。”张山点了点头,说道:“但他为什么要让我们做那样的梦呢,昨天晚上我折腾了十几次,现在腿都是软的……”

    想到昨天的幻境,李慕的目光便不由的望向李肆。

    他原以为李肆是众人最好色的那个,必定是最先经受不住色欲诱惑的,事实却是,最好色的李肆,在面对美色诱惑时,比他们所有人,包括韩哲这种修行之人都坚定。

    如果李慕不懂《清心诀》,下场不会比张山他们好到哪里去。

    而据李慕所知,李肆从来都没有修行过,如此一来,昨夜幻境中发生的事情,便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从醒来开始,李肆就没有说一句话,李慕走过去,疑惑问道:“昨天在那幻境中,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肆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阳丘县的青楼,我比自己家还熟,闭上眼睛也能走,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姿势没玩过,也就是你们这些没见过的世面的才会被诱惑……”

    李慕一时竟无言以对。

    李肆却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一丝讶异,说道:“不对,昨天你也没有中招,你一个雏儿,在那种场面下,怎么可能把持的住,难道……,难道你不行?”

    “……”

    李慕恼羞成怒,问道:“你以为你没有被诱惑?”

    李肆淡然道:“事实已经证明。”

    李慕问道:“青青是谁?”

    ……

    李肆身体一震,然后便低下头,陷入了沉默。

    张山将李慕拉到一边,责怪道:“好端端的,你提青青做什么?”

    李慕疑惑道:“青青是谁?”

    张山诧异道:“你忘了?”

    李慕道:“我应该记得吗?”

    “我把你那档子事情忘了……”张山拍了拍脑袋,总算想起李慕曾经失忆过,又道:“总之,绝对不能在李肆面前提“青青”的名字,甚至连带“青”的字,带“青”的音都不能提……”

    “那李清呢?”

    “你敢当着头儿的面叫她名字?”

    “不敢。”

    ……

    李肆走在前面,张山故意落后他几步,然后才叹了口气,对李慕道:“其实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路过青楼,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李慕问道:“和那个叫青青的姑娘有关?”

    张山点了点头,说道:“青青是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很小的时候就定下婚约,后来,后来……”

    “后来青青跟着有钱人跑了?”

    张山诧异道:“你想起来了啊……”

    不是李慕想起来了,而是世间套路莫过于此,没跑过一两个未婚妻,曾经的纯情少年李肆又怎么会性情大变,成为如今的模样。

    没有人天生就渣,每一个滥情的男女,往往都有过最专情的时候。

    虽然李肆逛青楼就像是回家,但在李慕眼里,他依然比为了前途,便将未婚妻杀害的赵永高尚了几百上千倍。

    想到赵永,李慕便有些头疼。

    他之所以要帮助林婉,一是真的可怜她,二是为了自己的小命,说几句大义凛然的话简单,但这件事情真做起来,却十分艰难。

    如果林婉只想报仇,那直接灭了赵永的第二魂,赵永虽然不会死,后半辈子也只能当一个傻子。

    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她和苏禾,都会受到朝廷的通缉,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通过律法来复仇,看上去合情合理,但李慕作为捕快,深知大周的律法,明面上看起来,是保护弱者的,实际上,律法能惩处的,也只有弱者。

    大周各郡高度自治,一郡长官,对本郡的百姓,拥有生杀大权,想要惩处赵永,便绕不过郡丞,这种案子,恐怕连县令大人都不敢接……

    他昨晚接下的,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只是他别无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