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农家娘子种田记赵〕〔快穿之这个反派只〕〔诸天古卷〕〔透视神级狂兵〕〔陆山河江月蓝〕〔透视医武兵王〕〔少侠带我闯江湖吧〕〔顾先生的娇太太〕〔盖世战神萧破天〕〔救世一个魔〕〔祁少深爱:诡计娇〕〔林雨时厉承西〕〔诸天龙行〕〔洪荒之圣道煌煌〕〔陈峰夏梦瑶〕〔实力拒绝被宠爱〕〔江宁和林雨真〕〔炉石之种田领主〕〔夫人她又被全网黑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十一章 夜遇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亮,李慕便早早的起床。

    第一魄和第二魄已经开始凝聚,警觉和意识在逐渐恢复,他整个人已经不像前两天那么浑浑噩噩。

    洗漱之后,李慕直接来到了县衙。

    虽说周捕头允许他带薪休假,但时间对李慕来说就是生命,他现在需要的是能够获取到七情,进而凝练七魄的机会,阳丘县发生的各种事件,都会汇总到县衙,在县衙守株待兔,总比他一个人在外面瞎晃效率更高。

    七魄之事宜早不宜迟,人生而有七魄,正是因为有七魄护体,一般的邪物才无法靠近,没有七魄的李慕,对那些妖邪是不设防的。

    夜路走多了,谁知道会不会遇到鬼。

    早一日凝聚七魄,他便早一日脱离危险。

    进了县衙,李慕敲开左侧一处衙房的门,伏案处理卷宗的中年男子抬起头,看到他时,诧异道:“李慕,你怎么来了?”

    李慕笑了笑,说道:“周捕头,我来报道。”

    周捕头站起身,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李慕道:“已经好多了,闲着也是闲着,我来衙门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周捕头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真的不再休养休养了,就算你不来县衙,这一个月的俸禄,衙门还是会正常发给你的。”

    “不休养了。”李慕不好意思的说道:“无功不受禄,整天待在家里,这钱我拿的也不踏实……”

    白嫖固然爽,但小命更重要。

    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这是眼下李慕境况的真实写照。

    “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胆小怕事,遇到事情能躲就躲……”周捕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如果不是验魂法器没有反应,你也有以前的记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被什么妖物给夺舍了……”

    李慕心中一惊,看来自己的表现还是有些异常,脸上却露出笑容,说道:“上次就是在外面出的事,衙门不是比我家更安全吗……”

    周捕头愣了一下,然后才道:“你果然还是那个李慕,想回县衙就回来吧,现在衙门没有什么事情,你先回自己的值房,有差事的话,清姑娘会传你的。”

    县衙分为外衙和内衙,内衙是县令大人的内宅,未经允许不得进入,外衙则是各官吏办事的地方,有十余个面积不大的值房。

    李慕走到自己的值房外面,还没进门,便听到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一顿响。

    “大,大,大,他娘的,怎么又是小……”这是张山颓废无比的声音。

    李慕走进去,看到张山李肆和一名老吏围在桌前,他看了张山一眼,说道:“你们又骗老王的钱,不怕被头儿知道?”

    张山看到李慕,脸上的表情松懈下来,说道:“你不说,我不说,老王不说,头儿怎么会知道?”

    李慕看了看那老吏,说道:“老王,还不快回去,一会儿我们的头儿来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老王是县衙的书吏,在县衙几十年了,主要负责户籍的编纂,以及一些案件卷宗的整理,他年纪虽然大了,一颗好赌的心却还年轻,经常来这里和张山李肆赌钱,十次有九次是输了钱骂骂咧咧的回去的。

    老王捡起桌上的十几枚铜钱,笑道:“是李慕啊,身体好些了吗,我听张山说,你被妖邪勾了魂儿……”

    “好些了好些了。”李慕对他挥了挥手,又道:“对了老王,你就在值房别乱走,一会儿我找你有事……”

    张山看着老王,挽留道:“哎,老王别走啊,再来两把……”

    “见好就收。”李慕瞥了瞥他,说道:“老王年纪大了,腿脚还不方便,赚钱不容易,你们别总是赢他的。”

    “什么叫我们赢他……”张山一脸不满的说道:“刚才我输了整整十四文,老王今天的运气太好了……”

    李慕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头儿呢?”

    “头儿刚才出去了。”张山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找头儿干什么?”

    李清不在,李慕挥了挥手,说道:“算了,我找老王也是一样。”

    老王在县衙不止管户籍,阳丘县百姓报案的卷宗资料,也都会由他经手,李慕想从里面找一些简单,没有危险,且难度不大的事情做,以寻找收集七情的机会。

    转身离开时,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正在无聊摆弄骰子的张山,说道:“我陪你玩两把怎么样?”

    “你?”张山愣了一下,诧异道:“你以前不是从来都不玩的吗?”

    李慕道:“今天忽然想玩玩……”

    “好啊!”张山大喜,问道:“玩什么?”

    李慕道:“就比大小吧。”

    不多时,值房之中,就频繁传来张山的笑声。

    “哈哈,一二三,小,我赢了!”

    “五五六,大,我又赢了!”

    “六六六,哈哈,你输我两文!”

    ……

    不一会儿的功夫,李慕便输了十几文钱。衙门里的捕快平日里玩的也都是一文钱一文钱的小数额,输也输不了多少钱,其他人都当这是消遣,偶尔玩之,唯独张山乐此不疲。

    赢了钱的张山,心情大悦,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李慕又递给他一枚铜钱,问道:“还玩吗?”

    “不玩了,不玩了……”张山收起骰子,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怎么回事,和你玩多了头晕,脚也有些软,下次,等下次再玩……”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说好了,明天再继续,我先去找老王……”

    片刻后,另一间值房,老王抬起头,诧异的看着李慕,说道:“今儿个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出来了,李慕你居然会主动找活干?”

    李慕不客气道:“少废话,快点帮我看看有没有。”

    县衙的捕快衙役中,老王是和李慕三人厮混最多的,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李慕和他说话的语气也十分随便。

    老王也并未察觉到异常,一边翻阅桌上的卷宗,一边道:“你等等啊,我找找……”

    翻了几页,他抽出一张纸,说道:“这里有一个,张家村出现了一桩怪事,几个村民家里的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死了,浑身一滴血都没有,县衙还没有派人去查,你要去吗?”

    李慕毫不犹豫的说道:“下一个……”

    家畜被吸干了全身的血液而死,这明显是妖鬼之类的东西干的,李慕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犯不着为了一点喜悦的情绪而把自己的命搭上。

    老王继续搜寻,片刻后,又抽出一张纸,说道:“这儿还有一个,碧水湾附近的几名渔夫上报县衙,说碧水湾中有水鬼作怪,你要不要去看看……”

    “下一个!”

    “张员外老爹刚下葬七天,坟就被人掘了,尸体也不翼而飞,你要不帮忙找找……”

    ……

    “停停停……”李慕对老王做了一个手势,问道:“别总是妖啊鬼啊尸体的,你这里就没有正常人能查的案子吗?”

    “这已经算是很正常的了。”老王摊了摊手,说道:“隔壁周县闹僵尸,一整条村子的人都尸变了,郡守大人正在召集附近各县修行者前去镇压,你要去吗?”

    李慕连连摆手:“不了不了,告辞……”

    事实证明,在这个玄奇的世界,没两把刷子,连捕快都当不好,李慕也想做好事,也想为民除害,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

    既然衙门里没有他能胜任的差事,李慕只好先从送迷路的老太太回家开始,一点儿一点儿的积攒喜悦之情,慢慢凝魄。

    可惜,迷路的老太太不是每天都能碰见,李慕在外面转到天黑,也没有遇到一位。

    别说人了,他连鬼都没有遇到一只。

    黑夜中,李慕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即将走到家门口时,忽然感觉到浑身一阵发冷。

    李慕愣了一下,现在正是夏日,夜晚的风吹在人的身上,应该是温暖柔和的,可刚才那阵风,却吹的他遍体生寒,汗毛直竖。

    蓦然间,李慕心生警兆,猛地转过头,望向后方。

    街道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李慕施展导引之术,迅速将李清留在他身体里的那一丝法力运转到眼部。

    一张苍白的面孔,陡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一张没有任何血色的脸,距离李慕极近,已经快要贴在他的脸上,一双白色的眼珠,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