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狼王出大狱萧战〕〔天命神婿〕〔大元素使〕〔日月神魔情〕〔王爷亲亲,农门肥〕〔凌骞昊〕〔中宫攻略〕〔双心地球〕〔陌南辰再见〕〔不败军王〕〔我在三国当名师〕〔摊牌了!其实我是〕〔噬灵玄尊〕〔仿生纪元〕〔黑礁创世主〕〔大佬退休之后〕〔攻略恶魔冷殿下〕〔总裁爹地惹不起〕〔锦绣弃妻〕〔重生狂妃之明月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二章 以身相许
    蜿蜒曲折的山道上,一道亡命疾行的身影,带起了一路烟尘。

    不知跑了多久,前方已经隐见村落,李慕停下来,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弯腰大口的喘息。

    良久之后,他回头望了一眼,才发现他早已跑到了山脚之下。

    然后他就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他刚才是不是产生了幻听,狐狸怎么可能开口说话?

    会不会是有人在恶作剧?

    虽然依旧觉得这件事情不可思议,但再借他十个胆子,李慕也不敢返回去一探究竟。

    他还没有搞清楚,已经死亡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和这种事情相比,一只会说话的狐狸,也就没什么稀奇了。

    休息了一会儿,李慕坐在树下,开始整理脑海中的记忆。

    被那狐狸吓了一跳,一路狂奔的过程中,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些零散的记忆。

    祖洲,周国,北郡,阳丘县……

    李慕面露疑色,记忆中的这些信息,和他所熟知的任何一个朝代都不重合。

    随着记忆的继续整理,李慕脸上的表情逐渐呆滞。

    十洲三岛,幽都鬼域,万妖之国,四海水族……

    道法,神通,妖鬼,精怪……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并未等李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前方的官道上,已经有数道人影疾行而来,人未到,声先至。

    “大胆妖孽,竟敢侵占县衙公人亡躯,还不速速离去!”

    说话的是李慕刚刚见过的,想要活埋他的那个胖子,他站在远处,警惕的看着李慕,却并不靠近。

    李慕正欲张口,忽有一道白光,从人群中激射而出,打在了他的身上。

    刚刚听到狐狸开口,现在又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李慕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低头看向自己胸口被白光击中的地方,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一名身材高挑的青衣女子从人群中走出,面色略有紧张,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李慕一番,才松了口气,摇头道:“不是妖邪附身。”

    另一名青年手持一个巴掌大的罗盘,围绕李慕走了一圈,诧异道:“怎么可能,早上我查验过,他明明已经死了……”

    而那名目光始终盯着李慕的中年人,缓缓收回视线,眼中幽光逐渐散去,说道:“三魂仍在,应该只是暂时离体而已,不过还要再确认一番……”

    说完,他再次看向李慕,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慕老实的回答:“李慕。”

    中年人继续问道:“你的身份是什么?”

    李慕道:“阳丘县衙,捕快李慕。”

    中年人一指那年轻女子,问道:“她是谁?”

    李慕道:“李清,头儿……”

    这里的所有人里,李慕只记得这位年轻女子,她是原身的顶头上司,也是他一直暗中倾慕的对象,这或许就是李慕唯独记得她的原因。

    “他们呢?”中年人又指了指其他几名捕快。

    李慕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中年人看了李慕一眼,最后问道:“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也不记得了。”

    中年人从怀里取出一块铜镜,对李慕说道:“看着它。”

    李慕看着那铜镜,光滑的铜镜上映照出一张俊朗的面孔。

    中年人抬手一道白光打入铜镜,然后目光便死死的盯着铜镜,见之许久都没有变化,他才松了口气,将铜镜收起,说道:“三魂离体虽不常见,但也偶有发生,身上没有妖邪之气,法器没有反应,能回忆起往常之事,不是被妖邪占据身体,也不是夺舍重生……”

    他看着李慕,再次说道:“三魂离体太久,会失去一部分记忆,但不管怎么样,活着就好,这些天,你先在家里休养,不用来县衙了。”

    说完,他对一众衙役挥了挥手,说道:“没事了,都回去吧……”

    确认了李慕不是被妖邪附体之后,众人的心情明显轻松起来,一胖一瘦两名捕快走在李慕的身旁,矮胖的那位一只手搭着李慕肩膀,问道:“李慕,还记得我们吗?”

    李慕摇了摇头。

    “什么,你竟然连我们都忘了!”

    矮胖捕快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亏我们兄弟两个为你收尸,还给你买了草席,累死累活的抬你到山上,你是不知道,那草席可贵了,要五十文一张,你知不道这五十文钱我昨天要的有多难……”

    ……

    回去的路上,李慕得知了这两名捕快的名字。

    矮胖的这位叫张山,高瘦的那位叫李肆,两人和李慕一样,都是县衙的捕快,李慕的后事,就是他们帮忙料理的。

    虽说他差点被两人活埋,但这都是误会,李慕对两人拱了拱手,说道:“麻烦两位了……”

    “都是同僚,应该的。”张山挥了挥手,随后又道:“刚才说到草席,一张草席五十文钱……”

    “刚才有说到草席吗?”

    “没有吗?”

    ……

    穿梭在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李慕的表情有些恍惚。

    一个小时之前,他还在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身边是充满现代化气息的仪器设备,此刻眼前所见,却尽是古朴的建筑,古装的人群,熙攘的闹市……

    仿若置身梦境一般。

    如果这真的是梦,李慕希望他永远都不要醒来,真实的世界,对他来说更加残酷。

    张山和李肆跟在李慕身旁,因为李慕回家要还他们的那张草席钱。

    李慕之所以让他们跟着,一来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二来则是因为,他根本记不起来家在哪里。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他需要从两人口中,询问一些关于李慕,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李慕的身世很简单,母亲在他小时候便去世了,他的父亲是县衙一名捕快,两年之前,因公殉职,李慕子承父业,在一年之前,和张山李肆成为同僚。

    至于这个世界,在李慕旁敲侧击的询问之下,脑海中那些零碎的记忆也逐渐被证实。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玄奇世界,有修士追寻长生之道,能使道法神通,也有妖鬼横行作祟,能用妖法鬼术……

    海上有十洲三岛,周国位于祖洲,十洲之上,除人族国家外,还有幽都鬼域,万妖之国,四海之内,则是水族的领地……

    “修行之人,可祈晴祷雨,借风布雾……”

    “修行至高深处,还能移星换斗,斡旋造化……”

    “那些道行高深的妖鬼也非常厉害,连修行之人也不是它们的对手……”

    ……

    勾人魂魄的妖鬼精怪听起来有些可怕,但作为一个从小受华夏神话文化熏陶,妖鬼神仙这些东西,不仅不能让李慕心生恐惧,反而让他感到刺激。

    “这里就是你家了。”

    张山指着街边的一座宅院,李慕从腰间摸出钥匙,打开了宅子的大门。

    这座宅院是李家的祖宅,位于县城繁华地段,虽然面积不大,只有一进,但李慕一个人居住也足够了。

    张山和李肆站在院子里,李慕道:“你们等一下,我去取钱。”

    他循着记忆,从卧室的床下取出一个箱子,可箱子之中,除了房契地契之外,空空如也。

    在房间里仔仔细细的搜寻了一遍,李慕硬是一个铜子都没有找到,甚至连米缸都是空的。

    他走到院子里,对两人歉意的说道:“抱歉,我忘记钱放在哪里了,要不等过两天发了月俸再还你们?”

    没两天就是发月俸的日子,张山点了点头,说道:“行,那我们先去巡街了……”

    李慕挽留道:“吃过饭再走啊……”

    李肆抬头看了看偏西的太阳,说道:“也好,正好到饭点了……”

    两人向里屋走去的时候,李慕微笑道:“家里好像没米了,要不你们再借我点钱……”

    两人的脚步忽然一顿。

    张山回过头,对李慕拱了拱手,“我忽然想起来,娘子还在家里等我吃饭……”

    李肆接着道:“我也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辞……”

    “告辞!”

    ……

    张山和李肆头也不回的离开,李慕收起二十枚铜钱,站在院子里,望着西边即将落下的太阳,表情迷茫,目光游离……

    短短的时间,他经历了包括死亡在内,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他需要足够的时间,调整心态,去面对即将到来的,新的人生……

    就在李慕迷茫前路的同时,阳丘县外,深山某处人迹罕至的幽谷。

    几只狐狸在溪边的草丛中蹦跳嬉戏,口中发出“嘤嘤”的欢快叫声。

    “你中了猎人的陷阱,一个人类公子救了你……”溪边一棵老树下,一只老狐狸惊吐人言。

    腿上有伤的小狐狸趴在草地上,点了点头,说道:“他为我包扎了伤口,还让我以后小心……”

    “这可麻烦了……”老狐狸脸上露出忧愁的表情,说道:“救命之恩,这是大因果啊……”

    小狐狸抬起头,问道:“姥姥,您常说,狐仙一族有恩必报,我应该怎么报答他呢?”

    一只狐狸跳过来,嬉笑道:“当然是以身相许啊……”

    “去去去……”老狐狸赶走了它,这才叹道:“狐仙一族,要想修成九尾天狐,便要全那世间因果,活命之恩,乃天大因果,不可不报,可你如今道行太浅,还是先在山中专心修炼,报恩的事情,等到日后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