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难不过说爱你时〕〔三国:开局成为大汉〕〔泡面首富〕〔余生愿得你〕〔我真的很想堕落啊〕〔龙婿〕〔苏少的情深你不懂〕〔太初符神〕〔悠然山村(农家奶〕〔我成了卡普的双胞〕〔剑宗旁门〕〔考试结束!奖励顶〕〔我真的是反派啊〕〔挂机死神就能变强〕〔重生之再战魔兽世〕〔天真有邪〕〔江湖岁月〕〔夫人她马甲又轰动〕〔我能看到准确率〕〔开局就碰瓷首富当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28章 吃醋
    从小楼下来,李慕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此楼共有四层,每一层上都有一个方正的木匾,从上到下,分别是“天”“地”“玄”“黄”。

    这是郡衙的藏宝阁,用来存放郡衙的奖赏。

    根据差吏的贡献,将赏赐分为四个等级,楼层越高,其中的法宝,品阶越高,据说天字楼中,有天阶符箓,天阶法宝,道术级别的赏赐。

    当然,这种级别的物品,不会存放在这里,需要请示朝廷,由皇帝亲自批准,再由朝廷下发。

    天级功劳,李慕连想都不用想,除非他一个人斩杀千幻上人或是幽冥圣君那种级别的魔宗长老,或是以一己之力,灭掉某个魔宗分宗。

    能做到这一切的人,不在乎这些赏赐,在乎这些赏赐的人,又没有得到它的能力。

    李慕不再去奢望这些,想到刚才在后堂的一幕,疑惑问赵捕头道:“郡尉大人,好像非常痛恨楚江王的样子……”

    赵捕头叹了口气,摇头道:“郡尉大人和楚江王有着血海深仇,他的父母妻儿,都是死于楚江王之手。”

    想到郡尉刚才的样子,李慕面露惊愕,赵捕头继续说道:“郡尉大人刚来北郡之时,身先士卒,遇到危险的差事,他总是一个人冲在大家前面,楚江王手下的十八鬼将,在北郡十三县无恶不作,被郡尉大人在半个月内,接连斩杀了五个,就连楚江王最看重的第一鬼将,也被郡尉大人打的魂消灵散。”

    想不到郡尉还有如此往事,李慕想起刚才的醉鬼,根本无法将他和这种勇猛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赵捕头面露哀伤,说道:“五名鬼将被杀,楚江王大怒,亲自出手,灭了郡尉大人满门,从那以后,大人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他对楚江王恨之入骨,否则,以你斩杀一只恶灵的功劳,还无法在玄字间挑选资源。”

    李慕心中叹息的同时,也提起了足够的警惕。

    作为捕快,他的职责是守护辖区百姓的安全,时常要与这些妖鬼邪物拼命,就算是他自己不惧,也要提防他们对身边的人下手。

    提高柳含烟和晚晚她们的实力,迫在眉睫。

    他从县衙后门离开,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李慕的差事,就是调查那间叫做“春风阁”的青楼的隐秘。

    为了不引人注意,他将不用再来衙门。

    从后街绕到主街,路过一家首饰店铺的时候,李慕犹豫一瞬,走进去,又买了一只钗子。

    然后他去了菜场,买了晚晚喜欢的猪蹄,小白喜欢的烧鸡,拎着回了家。

    柳含烟今天意外的没有出门,看到李慕,惊讶道:“今天怎么这么早”

    “今天衙门没什么事情。”李慕将东西放在厨房,问道:“你没去店铺”

    “有张山在,不会出什么问题。”柳含烟瞥了他一眼,说道:“再说,不是你让我回来早一点吗”

    李慕没有再说什么,将那只玉簪取出来,递给她,说道:“这个给你。”

    柳含烟没有立刻伸手去接,问道:“你忽然送我东西做什么”

    她看了李慕一眼,见他表情如常,心中狐疑,他到底知不知道,男子送女子簪钗之类的物品,意味着什么

    李慕道:“你不要的话,我就给晚晚了。”

    柳含烟终于伸手接过,李慕看着一旁露出失望之色的小丫鬟,走过去,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说道:“当然也有你的。”

    他从袖中取出一个锦盒,递给她,说道:“看看喜不喜欢。”

    小丫鬟脸上又绽放出笑容,急忙接过锦盒,打开之后,一时愣在那里。

    锦盒之中,静静的躺着一只玉钗。

    这玉钗做工精美,钗体上雕着好看的花纹,顶部是一朵漂亮的珠花,下方还坠着漂亮的流苏。

    怎么看,这只玉钗,都要比刚才那只漂亮得多。

    和这只玉钗相比,柳含烟的那只,就只是一根普通的白玉,后面嵌着一颗珠子。

    晚晚低下头,犹豫了一瞬,捧着那玉钗,走到柳含烟面前,说道:“小姐,这支给你……”

    柳含烟也捏了捏她的脸,说道:“既然是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李慕知道晚晚和柳含烟的感情很深,如果不是柳含烟收留,她早就因为被父母抛弃,饿死野,所以她总想将最好的东西给柳含烟,看到自己的钗子比她的漂亮,第一时间想的是和她换。

    柳含烟当她是妹妹,她自己心里,却一直以丫鬟自居。

    小白虽然羡慕柳含烟和晚晚有礼物,但也知道,在她化形之前,这些漂亮的衣服,首饰,只能看着。

    吃过饭后,她就迫不及待的回到房间修炼了。

    李慕和柳含烟一起洗了碗,说道:“和我出城一趟。”

    柳含烟问道:“出城做什么”

    李慕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嘱咐好晚晚和小白在家看门,李慕和柳含烟走出家门,一路出了城。

    柳含烟一路上都没有说几句话,李慕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事情,解释道:“你的簪子,和晚晚的钗子不一样。”

    “我知道不一样。”柳含烟撇了撇嘴,说道:“你喜欢晚晚和李捕头嘛,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给她们,她们挑剩下的才给我,毕竟我没有李捕头能打,也没有晚晚乖巧听话,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如果能回到几个月前,李慕一定会狠狠的抽自己的脸。

    现在,他只能轻咳一声,说道:“其实那只是玩笑话,头儿除了比你能打,晚晚除了比你听话,还有什么比得上你,你多才多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又漂亮有钱,修行天赋还高,哪个男人不喜欢你这样的……”

    柳含烟美目中闪过一丝光彩:“你真这么想”

    李慕伸手指天,说道:“我以道心发誓。”

    柳含烟低下头,说道:“呸,谁让你发誓了……”

    李慕微微一笑,问道:“现在不吃醋了吧,真是的,连晚晚都醋都吃……”

    柳含烟脸色一红,轻哼道:“谁,谁吃醋了……”

    李慕意识到,他以前对柳含烟的认知,还是有些错误,她可爱起来,一点儿都不输晚晚,而以她的天赋,超越李清,只是时间问题。

    当初一心想着凝魄,真是瞎了他的狗眼啊……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已经离开了官道,四下空无一人。

    若是其他人,柳含烟自然不会跟他们来到这种僻的地方。

    她只是疑惑的看着李慕,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李慕确定四周无人之后,说道:“你把那簪子拿出来吧,我说过,你们的簪子不一样,但不是你想的不一样。”

    柳含烟拿出簪子,李慕手掐“兵”字诀,心念一动,那簪子便从柳含烟手中飞出,在空中飞舞不停,李慕心念再动,此簪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直刺向不远处的一颗大树。

    “噗”的一声,那棵树的树身之上,出现了一个透光的小洞。

    柳含烟红唇微张,惊愕道:“这是法宝吗”

    李慕将那簪子召回,问道:“还吃醋吗”

    柳含烟俏脸飞霞,在他腰间拧了一下,说道:“不许提了!”

    李肆说过,当女子开始不避讳这种肢体接触的时候,哪怕是**上的虐待,也说明两人的距离,已经拉近了一大步。

    若是一个女子不喜欢你,她连看都懒得看你。

    李慕揉了揉自己腰间的软肉,心中微喜,继续说道:“我先教你禁言之法,再教你这一式道术,你平日里多加练习,以后遇到危险,可以出其不意……”

    “兵”字诀的作用,是用极少的法力,催动法宝,这一神通,本来只有神通境以上的修行者才能掌握。

    柳含烟的玉簪,相比于李慕的白乙剑,更加轻巧灵活,也更加隐蔽,这簪子本身就是法宝,若是穿透人的心脏或是脑部,能做到一击必杀。

    即便是聚神修行者,一个不备,被此簪穿过要害,**也会在瞬间死亡。

    柳含烟笨拙的控制着簪子,问道:“这簪子你从哪里得来的”

    李慕道:“我上次斩杀了一只恶鬼,用功劳在衙门换的。”

    柳含烟目光游移,问道:“你,你怎么不换些别的”

    李慕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说道:“你专心练习,这一式道法,我连头儿都没有教。”

    柳含烟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喜色,嘴上却道:“你教不教别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女人总是口是心非,上次李清生气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练习了一会儿,见柳含烟已经能够稳定的控制此簪,李慕手结六丁玉女印,说道:“这一式神通,你看好了,配合我刚才教你的,可以斩杀第三境……”

    轰!

    他话音落下,一道雷霆,从空中落下。

    经过李慕这段时间的琢磨,研究出了“临”字诀和“兵”字诀的配合用法。

    以柳含烟的玉簪为例,先用“兵”字诀,出其不意的毁敌肉身,不管是妖还是人,被贯穿要害,**会在瞬间死亡。

    而第三境的妖物,和聚神修行者,在肉身死亡后,魂魄还能离体存活。

    “兵”字诀后,再接“临”字诀,一个毁身,一个灭魂。

    这种组合,干净利落,一般情况下,敌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便会魂飞魄散。

    柳含烟的法力到底不如李慕,只练习了十余次,便耗尽法力,扶着树,连站都站不稳了。

    李慕走到她身边,说道:“忘记告诉你了,道术虽然不怎么消耗法力,但你的法力还是太弱,不能长时间的练习,最好从射箭,投壶之类的练起……”

    “你怎么不早说……”柳含烟扶着树,胸口微微起伏,不满道:“我现在腿都是软的,怎么回去”

    李慕想了想,问道:“要不,我背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