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流放五千里:〕〔修真女配年芳三千〕〔港综从追龙开始〕〔穿成炮灰女配后我〕〔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无敌大师兄〕〔我的危险性竹马〕〔穿书女配她身兼数〕〔四合院:芯生年代〕〔人偶笔记[穿书]〕〔团宠崽崽是只桃花〕〔国运:我开局震惊〕〔影后的嘴开过光〕〔农门姐弟不简单〕〔玄门小国师又在卜〕〔重生之开挂女法医〕〔每次做梦都在拯救〕〔女战神归来:带着〕〔网王之从写轮眼开〕〔晚来风甜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夫人又怀了 第194章 不正常
    原就心头惶恐的保镖看到他发怒,低着头站在那里,更是一声也不敢吱。

    慕晋北看着落了一地的文件,清峻的脸上闪过一抹阴鸷。

    “查清楚幕后指使了吗?”

    徐凉急忙把调查来的资料递上:“是霍靖庭的人。”

    下一秒,“砰”的一声巨响,病床上的小桌板碎成无数片,木屑飞扬。

    满屋子的保镖身子都颤了颤。

    有些木屑刮在男人手背上,立刻划开一道血痕,瞬间有血迹在伤口上蔓延。

    慕晋北毫不在意,眸底尽是阴寒:“那就叫霍家破产吧!”

    既然霍靖庭不讲兄弟情,他没必要惯着他!

    徐凉急忙叫来护士,替他清理手背上的伤口。

    处理完他的伤口后,又急匆匆回到慕氏集团,做计划书。

    ――――

    时念和苏远博坐在靠窗的位置。

    从她这个位置看过去,一眼就可以看到外头的蓝天白云。

    阳光晴好。

    两个人就像是忘年交一样,说着些与爱情无关的话题,却聊的津津有味。

    苏远博翻看着时念递给他的笔记本。

    当他打开第二页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慢慢的,只剩下苍白。

    时念看着他颤抖的双手,不明所以。

    急忙问他:“苏先生,你这是怎么了?”

    苏远博的反应太不正常了。

    除了全身颤抖外,还脸色发白。

    他腾出一只手来,捂着心脏位置,眼底浮荡着雾汽。

    眼神也不在是之前的平和安稳,夹杂着风暴。

    看向时念,一字一顿:“这本笔记真是你外婆的?”

    时念傻眼。

    她不明白苏远博这话是什么意思,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还有些懵。

    看向他的眼神里尽是疑惑:“不是我外婆的,难道还是你的?”

    苏远博摇头:“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想问你的外婆的名字。”

    他迫切的望着时念的眉眼,极力在搜寻着什么,又似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时念,请你一定要告诉我实话!”

    “这对我来说,特别特别重要!”

    时念想了想,还是决定跟他实话实说:“我外婆叫王玉芬,她一直住在乡下,离江城大概四十公里,她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五年前,她因病去世。”

    外婆去世那会儿,她生了烁烁,在坐月子。

    所以……

    外婆的身后事都是慕家老爷子处理的。

    他给外婆买了块风水很好的墓地,有山有水有花。

    每到清明节和外婆的忌日时,她都会回去看看。

    苏远博喘着粗气,不停的念叨那个名字:“王玉芬?为什么是王玉芬?”

    “怎么会是这个名字?”

    时念看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生怕他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立刻安抚他:“苏先生,你别这样,先冷静一下,好吗?”

    “如果你确实认识我外婆的话,清明节我要回去给她老人家扫墓,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苏远博眼圈通红。

    听到她说这话,情绪不再像刚才那么激动。

    他的手收回来,重新落在笔记本上。

    继续翻看。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

    通红的眼睛看向时念:“小时,实不相瞒,这笔记本上面的字,和我的一个故人一模一样。”

    “如果你还知道关于这个笔记本更多的事,请你一定都告诉我,好吗?”

    “当然,我不会亏待你的,只要……”

    不等他的话说完,时念立刻打断了他:“苏先生,我不知道你和你说的那个人有什么样的渊源。”

    “我想告诉你的事――这个笔记本是我外婆给我的,至于她从哪里得到的这个笔记本,我也不清楚。”

    “你说这上面的字和你那个故人一模一样,那麻烦你把那个人请过来,对一对笔迹,不就清楚了?”

    苏远博的反应太奇怪了。

    时念不动声色退了退,无形之中与他拉开距离。

    苏远博深吸一口气,抹掉眼角的泪,恢复镇定。

    “不好意思,刚才的事,吓到你了吧?”

    “我并没有恶意,只是太在意这本笔记的主人是谁,你不要放在心上。”

    时念看着恢复如初的他,这才卸下防备。

    有些同情的望着他,问:“那个人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苏远博重重点头。

    奉若珍宝似的捧着那个笔记本:“不介意的话,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他没有问时念愿不愿意听,兀自说起来。

    目光也变得幽远。

    “那是一个阳光很好的午后,太阳明媚,风很轻,花很香。

    我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医科大学生,走在学校去往研究生考试的路上,突然,有个捧着书不看路的姑娘撞到了我胸口。

    她看也不看,急忙向我道歉:‘对不起。’

    然后,才弯下腰去捡她的书。

    我这个人,一向大大咧咧,对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更何况是这么小的一件事?

    我没打算为难姑娘,所以我也弯下腰去捡那本掉在地上的书。

    当我捡起书要还给她的时候,她那双像小鹿一样清澈无辜的眼睛,突然就扣动了我的心门。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明明很简单的一个还书动作,我却做了很久都没有做出来。望着她,很久都没有说话,大脑一片空白。

    倒是那个姑娘,看着这样傻呆呆的我,笑了起来。

    我从来没有过跟女孩子近距离接触的经历,看着她笑靥如花的面容,我的心,沉沦了。

    后来我知道她姓白,叫白想想,跟我一样学的都是中医,也是来参加研究生考试的。

    那天起,这个姑娘的笑容就一直浮现在我眼前。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时候,我就爱上了她。

    爱情在不经意间来临,我作为一个开窍晚的傻小子,根本不懂得她的心思,我没有向她表白,而是眼睁睁看着别人向她表白。

    再后来,那个姑娘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

    但她似乎不开心,经常在教学楼下和我偶遇,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我。

    我的家族是苏家,虽然算不上豪门,但在当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家里给我相看了一个女生,我觉得不如她漂亮,拒绝了。

    那个傻姑娘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件事,以为我已经订下了婚事,在我们学校的毕业晚会上,她大着胆子吻住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家娘子,不对劲〕〔家父汉高祖〕〔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用闲书成圣人〕〔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诸界第一因〕〔神秘复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