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战神归来:带着〕〔网王之从写轮眼开〕〔晚来风甜〕〔不朽祭司〕〔探天问道〕〔赘婿芳华〕〔被迫成为大佬后我〕〔三寸永恒〕〔重生之套路之王〕〔被迫嫁给山野糙汉〕〔太荒吞天诀〕〔他怎么可能是魔尊〕〔医婿下山〕〔青藤心事——中学〕〔九转霸体〕〔诸天:开局对抗天〕〔斗破之我的马甲都〕〔我的学霸人生模拟〕〔模拟人生:我的亿〕〔顾少别来无恙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婚后夫人又怀了 第83章 晋北,是时念先动的手
    时念在生气。

    转身背对他的时候,动静闹得也大。

    似在无声诉说她的不满。

    慕晋北看着她的后脑勺,突然笑出声来。

    “嘁……”

    任由手机继续响。

    迈步走向时念,停在她背后,弯下腰来轻轻推她。

    “不高兴?”

    被他一碰,时念动作更大。

    触电似的躲开他的手,离他更远。

    仍旧不出声。

    “苏青禾”三个字,是她心头永远的刺。

    深深扎在皮肉里,陷入其中,扎得她疼了六年多。

    慕晋北俯下脖子,靠她更近。

    菲薄的唇瓣就贴着她的耳垂:“那不接?”

    时念被他这暧昧的动作气得不轻。

    拉过被子,把头蒙起来。

    恶声恶气说道:“谁管你!”

    “爱接不接,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算是看出来了:慕晋北那厮蔫坏蔫坏的,一肚子坏水。

    明是他想接电话,非要逼着她同意。

    就在两人闹别扭的时间里,手机铃声已然消失。

    病房里重新归于寂静。

    时念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他……

    没生气?

    慕晋北在拽时念头上的被子。

    时念力气不如他,挣扎没几下,就被扯走了头上的被子。

    气呼呼坐起来,拿眼睛瞪他。

    “慕晋北,你什么意思?”

    男人在她身边坐下来,抓过她的手,放在手机上。

    点开通话界面。

    “刚才没接着。”

    “现在,由念念决定回不回电话。”

    沈北川跟他说过:跟时念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把她不喜欢的东西都摒除在外。

    尤其是苏青禾!

    关于这点,慕晋北记的很是清楚。

    因此……

    苏青禾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没有接。

    存心逗弄时念。

    现在时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慕晋北就是故意的!

    拍开他的手,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可恶!

    竟然被慕晋北给耍了!

    可……

    这样的被耍又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还有那么一丝窍喜。

    心甘情愿。

    慕晋北心情很好。

    看着她气鼓鼓的模样,没有再逗弄她。

    脱下大衣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贴着她躺下来。

    时念惊了一跳,想跳床。

    被他结实有力的大掌扣住。

    “念念,我禁欲很久了。”

    “你知道我的实力。”

    “再动的话,我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时念哪里还敢再动?

    气呼呼骂了一句:“神经病!”

    闭上眼睛,逼自己入睡。

    啪……

    床头灯熄灭,一室黑暗。

    有夜盲症的时念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慕晋北搂住她纤瘦的腰肢,薄唇在她后颈的嫩肉处轻轻一吻。

    “别怕。”

    夜风吹来,带进外头的雪花香气,安抚着她躁乱不安的心。

    有了那人的体温,从前令她惊恐的黑暗也变得没那么可怕起来。

    甚至还暖暖的。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甜香气。

    和着那人身上好闻的薄荷香气,好闻的让人放松。

    时念昏昏欲睡。

    这样温柔的慕晋北,是她从不曾见过的。

    她怀疑这是一场梦。

    却又那么真实。

    ――――

    时念在市妇幼医院住了两天。

    卜一得到医生允许,立刻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趁着慕晋北没到的时候,提前离开。

    这两天,慕晋北就跟二十四孝老公似的,贴身照顾。

    弄得她很是不自在。

    总是提心吊胆,好怕他突然变脸。

    可……

    事实就是那样,慕晋北虽然清冷,却对她格外有耐心。

    既没发过脾气,也没大声冲她说过一句话。

    白天上班,让护工照顾,晚上则是他亲自陪床。

    弄得时念那颗已经死寂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昨天晚上,她睡得迷迷糊糊,甚至还回搂住了他劲瘦的腰。

    这些,对于时念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慕晋北,就没有再跟他继续纠缠下去的必要。

    远离慕晋北保平安!

    时念离开市妇幼医院后,打了个车,直奔市中心医院。

    先去了自己的办公区,没有穿白大褂。

    换了身衣服,穿着普通人的衣服,行色匆匆。

    深吸一口气,直奔骨科vip病房。

    苏青禾这会儿正在跟霍靖庭哭诉自己有多不幸。

    这几次她给慕晋北打电话,那人连接都不接了。

    一边哭一边说两人幸福的过往。

    汪晴因为家里有事,没医院陪着。

    时念推开平房门的那一刻,就看到苏青禾窝在霍靖庭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看到时念,二人匆匆忙忙分开。

    “你怎么来了?”

    “时念?怎么是你?”

    时念冷冷一笑,突然靠近苏青禾。

    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揪到沙发上坐着。

    以最快的速度捏住她下巴:“怎么?你害怕了?”

    “找刘月农构陷我的时候,怎么没害怕呢?”

    说话间,拧开手里的瓶子,直直朝着苏青禾嘴里塞进去。

    “我找人泼你猪血是吗?”

    “我不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你的构陷?”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霍靖庭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瓶红褐色液体已经倒数进了苏青禾的胃里。

    时念倒倒瓶子,发现还有一点,便倒在了苏青禾脸上。

    “去告我吧!这回的的确确是我泼得你!”

    丢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苏青禾整个人都是懵的,根本来不及做反应。

    直到时念走远,她才像是大梦初醒般大叫:“时念,你个小贱人!”

    “你给我灌的什么?”

    霍靖庭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急忙来到她跟前,把她从地上抱起。

    “苏苏,你怎样?”

    苏青禾嗓子里全是血腥味道,又腥又臭,呛得她连连咳嗽。

    脸上沾了不少暗红色,透着腥味儿。

    那浓重的血腥味道刺得她连连掉眼泪,恶心不已。

    “靖庭,时念那个小贱人害我!”

    “你快给晋北打电话!”

    霍靖庭很是疑惑:“不应该报警吗?”

    苏青禾被他气得够呛:“你是蠢吗?”

    “我脸上就这么点血,她完全可以说是不小心溅在我脸上的!”

    “至于灌进我嘴里的那些,早被胃吸收了!根本什么都查不出来!”

    一想到那些又腥又恶心的鲜血进过她的胃,她就呕吐不已。

    “呕……”

    趴在马桶上,久久没能出来。

    霍靖庭按着她的吩咐,给慕晋北打电话。

    一再强调:先动手的人是时念。

    慕晋北来的很快。

    今天有事外出,两更都上午更新了哈。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夏文圣〕〔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家娘子,不对劲〕〔家父汉高祖〕〔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用闲书成圣人〕〔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诸界第一因〕〔从观想太阳开始无
  sitemap